試閱
特價

日本神話:從創世神話到妖怪物語,奇巧、炫麗的神鬼世界

NT$330NT$261save21%

網上分享
  • 書號

    EF9205

  • CIP

    283.1

  • ISBN

    978-986-489-484-0

  • 頁數

    288頁

  • 印刷

    黑白

  • 出版日期

    2021-06-07

  • 裝訂

    平裝

  • 出版社

    MYTHO神話,

    漫遊者文化

內容簡介

《犬夜叉》、《火影忍者》、《鬼燈的冷徹》、《流浪神差》、

《元氣少女緣結神》、《陰陽師》、宮崎駿動畫中奇幻世界的設定源頭

 

高天原創世諸神的身世與恩怨糾葛百鬼夜行於人間的奇詭傳說

收錄七十幅插圖,神祇系譜

 

妮柯基慢(地方宅女) 、胡川安(國立中央大學中文系教授)、鐘穎(《故事裡的心理學》作者/愛智者書窩主持人)  共同推薦

八百萬神明無處不在

神明相互聯姻,繁衍後代,生生不息,最終造就了大量的神明,再加上各種方式新誕生的神明,形成了日本的「八百萬神」。到了後來,神明的出現更加隨意,不論被信仰的是人、鬼、妖、物品,甚或是自然現象,都可以成為神明,得到參拜與祭祀。

 

怨靈成神的御靈信仰

人死為靈,這靈要是死時懷著怨念,就會變成怨靈,如果怨氣是對著某個人也就罷了,但怨氣大了,直接危害社會,就成為「祟」。成為「祟」的怨靈,如果形成一定規模,就會帶來水災、火災、瘟疫,干擾民生,而國家就會出面鎮慰怨靈,平息其怒火,為其加封官爵,按照神明的待遇進行供奉,從而使「怨靈」變成有益於民的「御靈」,也由此,日本產生了將怨靈當成神明崇拜的御靈信仰。

 

獨特的陰陽師職業

唐朝時期,日本遣唐使和留學生將道教的方術和神仙思想引入日本,經過重新加工,與其他學派和本土信仰整合,出現了一個新職業——陰陽師。道家的法術也傳入日本,被神道教整合,變成了陰陽道。陰陽師作為陰陽道的法師,會幻術和咒語,能夠驅使式神與亡靈,可以抓鬼除妖、相面算卦。更重要的是,陰陽師還能為朝廷確定戰事吉凶,觀星以測國運,甚至進行遷都的風水勘定。他們集術士、觀星師、風水先生等諸多職業於一體,是日本歷史上非常神祕的一群人。

 

融合外來文化的各路神明

日本除了本土的創世神話,也有受到外來文化影響的神明:

佛教:地藏、觀音、藥師佛、摩利支天、不動明王

道教:太乙神、泰山府君、鍾馗,天后甚至關帝(漁民、城鎮和商人的守護神)

基督教:德川時期具有神魔之力的悲劇英雄天草四郎

日本獨特的七福神信仰中,只有惠比壽是日本土生土長的神明,大黑天、毘沙門天、弁財天來自印度的婆羅門教,福祿壽、壽老人來自中國道教,布袋和尚是佛教菩薩,這些都是在亂世中久經信仰考驗、人氣最高的幾位民間神明,百姓們將他們聚在一起,以祈求帶來福氣。

 

日本神話是無數日本文學、動畫、漫畫、影視與遊戲的養分,從這些故事中可以了解日本人的民族思維、事死如生的態度與敬鬼的程度,以及各種敬拜的習俗,是認識日本文化精髓的方式。本書包含日本的創世神話、妖怪傳說與民間故事,從高天原系統的創造神,到天津神、國津神、三大妖怪、四大怨靈、七福神、付喪神、各種光怪陸離的自然神話等,以一個個故事帶領讀者進入大和民族草木皆神靈的神話信仰中。

 

【世界神話系列】開啟探索之門!

凱爾特神話、埃及神話、北歐神話、印度神話、日本神話、中國神話……還有更多

作者簡介

李潔

浙江大學歷史學碩士,曾擔任《今古傳奇》雜誌原創文學編輯,武當與央視合作動漫《武當虹少年》編劇,《中國動畫》特約動漫專題評論員。了解日本ACG流行元素,熟悉日本文化,著有《日本味兒》(合著本)、《小說、動漫和遊戲中真田形象的變遷》、《太閣興衰:寧寧和茶茶》等。

目錄

第一章 神出高天原

別天神與神世七代

造神運動:八百萬神

從碧落到黃泉:由愛生恨的天神

 

第二章 天津神

三貴子

天照大神的隱與現

素盞鳴尊的過與功

三大神器

 

第三章 國津神

大國主神

葦原中國的諸神之戰

天孫降臨葦原中國

山幸彥與海幸彥

 

第四章 現人神

神武天皇

倭建命

一言主神、住吉神與八幡神

 

第五章 怨靈神

菅原道真

平將門

早良親王

崇德天皇

 

第六章 外來神

日本佛教中的神明

道教神明與陰陽師安倍晴明

天草魔王

 

第七章 草子物語(上)

輝夜姬

酒吞童子

浦島太郎

無耳芳一

 

第八章 草子物語(下)

瓜姬物語

舌切雀

一寸法師

 

第九章 民間神話

桃太郎

雪女

招財貓

天狗

玉藻前與稻荷神

第十章 百鬼夜行(上)

付喪神:成精的鍋碗瓢盆

逢魔時分青行燈

河童

百鬼夜行之「火」

日和坊與小雨坊

牛鬼

 

第十一章 百鬼夜行(中)

鐮鼬

犬神

青坊主、海坊主與泥田坊

以津真天與姑獲鳥

滑頭鬼

道成寺鐘

 

第十二章 百鬼夜行(下)

文車妖妃與塵塚怪王

橋姬

青女房與丑時之女

絡新婦

座敷童子

 

第十三章 七福神

七福神

惠比壽

大黑天

毘沙門天

弁財天

福祿壽與壽老人

布袋和尚

 

第十四章 土神

阿伊努族的神

注連繩

疊石頭的神仙

鳥居

神宮、神社與神龕

 

第十五章 光怪陸離的自然神話

各種鳥

內容連載

造神運動:八百萬神

伊邪那岐與伊邪那美望著淤能碁呂島,十分開心,他們從天浮橋上走下來,輕盈地跳到了淤能碁呂島上,感覺新奇而有趣,同時又非常興奮。這是神聖的創造,是他們帶給世間的第一塊土地。為了紀念這次偉大壯舉,二神在淤能碁呂島上立起了一根巨大的圓形柱石,並給這塊聳立在島上的巨石取名為「天之御柱」。

伊邪那岐與伊邪那美在淤能碁呂島之上,縱情歌舞,歡喜地擁抱在一起。忽然,他們又像觸電般快速跳開了。

此時萬籟俱寂,有一種難以言說的氣息彌漫在這對男神與女神之間。二神呆呆地站在孤島之上,凝望著彼此的身體。伊邪那美與伊邪那岐的眼中,不約而同地綻放出激蕩之情,胸中的欲望之火難以遏制地翻滾沸騰。伊邪那岐好像第一次看到伊邪那美的體態:亭亭玉立,婀娜曼妙。伊邪那美也好似第一次看清伊邪那岐雄壯的身姿:充滿陽剛,挺拔健美。

伊邪那岐含情脈脈地問伊邪那美:「我可愛的妹妹,你如此美妙迷人的身姿,是如何長成的?」

伊邪那美被看得有些羞澀,她低聲回答:「我親愛的哥哥,我這美麗的姿色是與生俱來的,即使這樣,我還是有點苦惱,不知為何,我的身體上有一處永遠也無法癒合的凹陷,使我的身體不夠完美。」

伊邪那岐卻說:「伊邪那美,你看看我,這副雄健的身體上,也有一處多餘的隆起,這個凸出之處,令我十分羞愧與難堪,不知道它有什麼用。今天才恍然大悟,原來這都是天意,上天給了我們各具形態的身體,均有神妙的趣味。我身體的這部分凸起,與你身體的凹陷處相合,如此成為完美體態,豈不妙哉?」伊邪那岐一臉誠懇地望向自己的妹妹。

伊邪那美十分認同:「你這主意甚好。」

這是天作之合,是高天原的神聖旨意,需要有隆重的儀式來與之相配。伊邪那岐與伊邪那美再三商量後說:「伊邪那美啊,我倆不如圍繞著天之御柱舉行我們的結合儀式,你從右走,我從左走,男左女右,環繞此柱,相遇之後,我們就可以開始結合了。」

蒼茫大海碧波萬頃,在二神合力創造的淤能碁呂島上,伊邪那岐與伊邪那美開始了莊嚴神聖的結合儀式。他們繞著巨大的天之御柱,向相反的方向奔跑,終於迎面相遇。伊邪那美氣喘吁吁,欲火無法壓抑,於是高聲叫著:「伊邪那岐,你真是個偉岸剛健的好男子!」伊邪那岐也欲望勃發,勢如奔馬,撲向伊邪那美,他讚歎著:「伊邪那美,我親愛的妹妹啊,你是如此出色的女子!」

在這高高聳立的天之御柱下,伊邪那岐與伊邪那美陰陽合璧,終於在天之御柱下結合在一起。

沒過多久,伊邪那美就懷孕生子了。這是一對雙胞胎,第一個孩子沒有發育完全,是一個天生軟骨的水蛭子。而第二個孩子也並不稱心如意,性別不詳,二神為其取名淡島。

伊邪那岐與伊邪那美非常難過,他們十分困惑,如此神聖的創造性活動,為何卻產生了這麼悲涼的後果?他們將水蛭子裝入蘆葦船,推入茫茫大海,漂向遠方。至於淡島,自然也被遺棄,任其自生自滅。

二神為這件事苦惱了很久,終歸還是無解。他們向高天原諸神問詢,眾神焚燒了朱櫻樹皮,烘烤鹿的肩胛骨,根據裂痕來占卜,最終得到了上天的啟示。

原來,他們的誠心與嚴謹的儀式都無可厚非,但在儀式中女性先開口說了話,這非常不合規則,觸犯了忌諱,遭到了報應。高天原諸神告誡他們要吸取教訓,命令他們重新來過。伊邪那岐和伊邪那美從此以後,嚴格遵循這條規則,不論做什麼,都是男先女後,男人主動,女子被動。

伊邪那岐與伊邪那美重新開始繞著天之御柱奔走。在這次相遇之時,伊邪那岐先開口了:「美麗聰慧的伊邪那美,請你做我的妻子。」伊邪那美回答他:「勇敢偉大的伊邪那岐,只有你才配得上我。」兩位神明再次進行了神聖的夫妻行為,這次結合後效果很好,順利產子。後來伊邪那美生下了八個稱心如意的子女,這些孩子後來成了日本各地的國土,他們就是八大洲,也稱八大島國。

首先是大日本豐秋津洲(奈良縣),其意為「上天保佑五穀豐登的大和國」。然後是伊予之二名洲(四國島)。此後是筑紫洲(福岡縣)、隱岐洲(隱岐島)、佐渡洲(新潟縣)、越洲(日本西部地區)、大洲(山口縣的屋代島)、吉備子洲(岡山縣的兒島半島)。這八大洲都是伊邪那岐和伊邪那美所生的神國。

自八大洲誕生後,伊邪那岐與伊邪那美開始了幸福美滿的生活,他們在高天原上眺望自己的兒女,心滿意足,但同時又有些替他們擔憂,怕他們的生活單調乏味,沒有情調,也怕土地貧瘠無法好好養育兒女。二神再次進行創造,他們造出高山丘陵、湖泊河流,再添置花草樹木,使大地生機勃勃,綠意盎然。此後,兩位神明又生育了其他神祇,為天地設立秩序,為萬物擬定規則。

最初誕生的是家宅六神,他們都是與居住有關的神明。先有了石頭與泥土之神石土毘古和石巢比賣,他們提供建築房屋的材料地基。然後又生下了門板之神大戶日別、屋頂之神天之吹男、構造房屋之神大屋毘古,以及防範風災、保護房屋的風木津別之忍男神。

之後誕生的是海神大綿津見與河神速秋津日子、速秋津比賣。在父母之命下,海神與河神又聯姻生下了八位神明。其中,沫那美使大海與河川洶湧激蕩,浪濤起伏,沫那藝則負責平息大海與河川的風浪。水利神天之水分在天空管理灌溉用水,國之水分管理地上的水利灌溉。水利神天之久比奢與國之久比奢在乾旱之時,教會人們獲取水源來拯救大地,頑強地生存下去。水泡神頰那藝與頰那美負責照顧江河湖海中的生命,為它們提供氣息與食糧。

在山川中有樹神久久能智,掌管植物的茁壯成長,枝葉長青。山神大山津見是山中精靈和萬物的管理者。平原神名為野椎神,又名鹿屋野比賣,是所有平原的主宰者。伊邪那岐與伊邪那美又讓山神與平原神結合,生下了八位新的神明。

首先是掌管山坡路的天之狹土和國之狹土,他們為人們修築通往深山峻嶺的道路,使人們能從深山中獲得生存所需的東西。

天之狹霧神與國之狹霧神,負責將山地與平原一分為二—人們從此有了農耕與狩獵兩種生存模式。

天之暗戶與國之暗戶負責管理山中的溪谷,守護著大山中的峽谷與山溪。

大戶惑子和大戶惑女是一對方向神,幫助人們在山谷中找到方向。

此時世間終於誕生了一位非自然神明,他就是鳥之石楠船神,也就是傳說中的天鳥船,這是一艘可以凌空飛起的神船,他能載著地上諸神,去平定世界上諸多事端。

還有一位非自然神名為大宜都比賣,她是一位女神,為人類提供各種食物。

從此,伊邪那岐與伊邪那美創造的世界裡,天上有日月星,地下有水、火、風,還有高山平原。人們有了房屋和食物,能夠沿著山路進入深山,駕著船舶縱橫滄海,一個嶄新而又豐富多彩的世界已經開始運行了。

體貼的父神與母神又想讓子女過得更加舒適,他們希望房屋能夠在冬天也溫暖起來,讓人們能吃到煮熟的食物,讓夜晚也有光芒。由此降臨的是帶著光芒而來的神明,他就是火之迦具土神,又稱「火之夜藝速男神」,他具有無邊威力,帶著熊熊烈火,降生世間,為世間烘烤食物,提供溫暖。

這些神明相互聯姻,繁衍後代,生生不息,最終造就了大量的神明,再加上各種方式新誕生的神明,形成了日本的「八百萬神」。到了後來,神明的出現更加隨意,只要能夠受人崇拜,得人香火,便可被尊為神明。各種各樣的神明開始在日本安家落戶,在不同時代各領風騷,演繹著各自的神話故事。

 

從碧落到黃泉:由愛生恨的天神

 

火之迦具土神出生的時候渾身帶著火焰,燒傷了伊邪那美的身體。女神重傷不癒死去了。伊邪那美臨死前的嘔吐物生成了礦石神,名為金山毘古和金山毘賣;她因痛苦而腹瀉出的糞便,變成了肥料神,名為波邇夜須毘古和波邇夜須毘賣;她的尿生成了另一種肥料神,名為彌都波能賣與和久產巢日神。這兩位神明結合,生出了農作物之神,名為豐宇氣毘賣。

美麗的女神伊邪那美去世後,伊邪那岐痛哭失聲,他失去了最愛的妻子,卻沒有任何辦法,只能哭訴衷腸:「我親愛的妻子,你怎麼能用自己的性命換這個孩子呢?這不值得。」

雖然如此悲傷,伊邪那岐仍舊不忘造神。他的淚水變成了哭神—泣澤女神。這位女神此後隱居在香具山畝尾的木本。伊邪那岐無法喚醒死去的妻子,心灰意冷,帶著已經沒有了氣息的伊邪那美,來到了出雲國和伯伎國之間,將伊邪那美埋葬在了比婆之山上。

離開了心愛的伊邪那美,伊邪那岐心中的悲痛無以復加,他尋根溯源,由悲轉怒。造成伊邪那美死亡的直接原因是燒傷她的火神迦具土。儘管火神的火是其天性,但被憤怒沖昏頭腦的伊邪那岐無處發洩,他拔出了十拳劍,走向他和伊邪那美剛出生的兒子火之迦具土神。

「雖然你是我和伊邪那美的孩子,但是你害死了你的母親、我的妻子,你的罪孽不可饒恕!」伊邪那岐揮舞十拳劍,劈向火神。無辜的火神並沒有抵抗之力,當場被父親殺死,他血濺三尺,這些血隨即變成了新的神石拆神、暗御津羽神等八神,他的屍身又變成了正鹿山津見神、戶山津見神等八神。

然而,即使殺死火神,也無法再回到從前。伊邪那岐日夜思念著伊邪那美,他下定決心,要去黃泉國尋找他美麗溫柔的妻子。

伊邪那岐來到黃泉國的大殿門前,竟看到妻子伊邪那美開門相迎。伊邪那岐激動萬分,他想帶妻子回家,於是和妻子商量:「伊邪那美,我們共同創造的國土還沒有完成,請你跟我回家。」

伊邪那美也很想家,想她的丈夫和孩子,但她回不去了,陰陽相隔,人鬼殊途,即使是神,死後也要受到規則的約束。

伊邪那美對伊邪那岐說:「真是太可惜了,伊邪那岐,你來晚了一步,我已經吃了黃泉的食物,難以返回陽間。你如此愛我,還追到黃泉國來尋我,我很感動,然而,我現在受黃泉之神的管轄,需要黃泉之神的許可才能離開。所以請你在門前等我,在這期間千萬不要進去找我。」

伊邪那美說完,就回到殿裡,再沒有出來。

伊邪那岐等了很久,這麼長時間,在這幽暗的黃泉,伊邪那美究竟和黃泉之神說了什麼?黃泉之神同意她回家了嗎?還是她沒有得到黃泉之神的許可,觸怒了黃泉之神?伊邪那美不會是出事了吧?或者,伊邪那美根本就是在騙他,她並不想回到自己的身邊?

伊邪那岐心焦如焚,雖然記得伊邪那美的叮囑,但是他實在等得太久,害怕發生什麼變故,於是他取下了左髮鬢上的多齒木梳,點燃一根梳齒,照亮了黃泉之路,進入黃泉國度。他終於看到了他所牽掛的伊邪那美,然而,眼前的一幕讓他又驚又懼:伊邪那美赤裸裸地躺在黃泉大殿中,身上爬滿蛆蟲,這些蟲子在啃食伊邪那美的身體。大雷、伏雷等八個雷神也附在伊邪那美身上,情形十分詭異可怖。伊邪那岐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個美麗賢慧的妻子,竟然變成了這種齷齪骯髒、不堪入目的樣子,這讓他實在無法接受。

伊邪那岐退縮了,他不顧妻子的心情轉身就走,逃跑一樣離開了黃泉國,曾經想帶著妻子一起回家的執念已經煙消雲散。伊邪那美已經不再是他所愛的那個女人了,她變成了醜陋的怪物。伊邪那岐拋棄了他的妻子,落荒而逃。

伊邪那美為了與伊邪那岐一同回家,飽受了諸般痛苦,然而伊邪那岐違背了約定,他那種嫌棄的目光,讓伊邪那美羞憤交加。伊邪那岐的決然離去,讓伊邪那美備受打擊,被丈夫拋棄的怒火使她對伊邪那岐的愛意全部變作恨意。

伊邪那美派出黃泉巫女追趕伊邪那岐。倉皇中伊邪那岐取下頭上的黑髮飾丟到了地上,黑髮飾落地生根,瞬間長成葡萄藤,生出多汁甜美的野葡萄。生長在黃泉國的巫女從未見過這般美食,放棄了追趕伊邪那岐,在葡萄藤下痛快地摘吃起了葡萄,使得伊邪那岐趁機逃走。

黃泉巫女的追捕失敗了,伊邪那美又派出八大雷神,率領著一千五百名黃泉大軍,追趕伊邪那岐。伊邪那岐揮舞著十拳劍,將黃泉軍和八雷神打得落花流水。伊邪那岐且戰且退,終於到了黃泉國與葦原中國的邊界比良坂。

黃泉軍再次追來,伊邪那岐又一次施展神術,從比良坂的桃樹上摘下三枚桃子,用桃子猛砸黃泉軍。桃子帶著辟邪的神性,是黃泉軍的剋星。黃泉軍見到砸來的桃子,慌忙逃竄,最終撤軍。伊邪那岐十分感激桃子:「你剛剛救了我,我封你為大仙桃神,今後,如果葦原中國的眾生遇到了苦難,你也要像剛才一樣拯救他們。」

伊邪那美見黃泉軍大敗而歸,只好御駕親征,伊邪那岐則在黃泉比良坂立起了千引石。隔著千引石,這對昔日的恩愛夫妻相望而立,彼此之間卻再沒有愛,只有相互之間無窮無盡的恨意。伊邪那美咬牙切齒:「伊邪那岐,你對我如此絕情,我不會放過你,即使無法殺掉你,我也會每天殺死上千葦原中國的人。我要讓你嘗嘗背叛我的苦果。」伊邪那岐卻凜然不懼:「伊邪那美,我的妻子,如果你這麼對我和我的國人,我就要每天造就一千五百個新生嬰兒,以延續我的國度。」

從此,父神與母神夫妻二人陰陽永隔,勢不兩立。伊邪那岐在葦原中國統治生者,伊邪那美在黃泉國管轄死者,又稱黃泉津大神。黃泉比良坂,就是夫妻二人最後的決裂之處,那塊巨大的千引石,也成了神,名為道反大神,又名「塞坐黃泉戶大神」。

從黃泉歸來,伊邪那岐非常悲傷,決心和這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告別,開始新的生活,於是他進行了一番儀式,要洗掉在黃泉國沾染到身上的污穢之氣。伊邪那岐來到了筑紫日向國橘小門的阿波岐原,進行了此世的第一次祓禊,以水潔淨身體,去除穢厄。現代的日本人去神社參拜時,先用水洗手漱口,便是源自這一最初的祓禊。洗浴需要脫掉身上的衣服飾物,在這一過程中,伊邪那岐又生出了諸多神明。他丟下的手杖,變成了陸地上的引路神,名為衝立船戶。他解開的衣帶變成了護佑出行者旅途平安的神明,名為道之長乳齒神。他脫下的衣裳變成了時辰神,名為時量師,為人們確定旅途行止的吉日佳期,以避免災禍,帶來好運。伊邪那岐脫下的華麗外套,變成了解憂神,名為「和豆良比能宇斯能」,為人們驅散旅途中的煩惱與憂思。伊邪那岐的褲子變成守路神,名為道俁,專為旅人消災解難。他的冠飾變成了飽咋之宇斯能神,為旅人消除旅途疲勞,讓其重整旗鼓。伊邪那岐左手的玉串,散落在地,變成三位海路神,他們是奧疎神、奧津那藝佐毘古神和奧津甲斐辨羅神,他們在廣闊的深海標明航路,使人們能避開暗礁險情,平安出海。他右手的玉串也變成另外三位海路神,他們分別是邊疎神、邊津那藝佐毘古神和邊津甲斐辨羅神,他們在近海海域為漁民指明方向,使漁民避開風浪海嘯並獲得豐收。

由於要洗浴的河流上游湍急,下游又太緩慢,都不適合洗浴,伊邪那岐來到了河流的中游,進入河水中,開始沐浴。

伊邪那岐身上洗下來的污穢之物變成兩位神明,名為八十禍津日和大禍津日,他們是伊邪那岐從黃泉帶回來的穢物,這兩位神明,造成了後世諸多的災難與瘟疫。

第二次洗滌身體,伊邪那岐造就了三位神明,名為神直毘神、大直毘神和伊豆能賣神,他們是伊邪那岐被黃泉軍追殺時沾染的穢物,這三位神明是後世所有不幸與苦難的根源。

滌淨所有穢物,伊邪那岐身心舒泰,暢遊於河水之中。他鑽入河底,由此而誕生了兩位水底水產神,名為底津綿津見與底筒之男命。伊邪那岐上升到水中層,由此生出兩位魚神,名為中津綿津見和中筒之男命。伊邪那岐浮出水面,生出了水面水產神,名為上津綿津見和上筒之男命。

「綿津見」是「大海」的古語,三位綿津見神是後世的航海、漁業之神。「筒之男」是獵戶座的三顆明星,可以作為暗夜航海的標識,三個筒之男命成為後世的海上保護神,是水手所尊奉信仰的海洋守護神。

洗淨了身軀,伊邪那岐開始洗刷面部。他清洗左眼,生成了天照大神;清洗右眼,生成了月讀命;清洗鼻子,生出了素盞鳴尊,又稱「須佐之男」。這三位神明得到伊邪那岐的重視與寵愛,後世將這三位身分極其尊貴的神明合稱為「三貴子」。

Reviews

There are no reviews yet.

Be the first to review “日本神話:從創世神話到妖怪物語,奇巧、炫麗的神鬼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