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試閱】《想成為一次元》 ❷

網上分享

  教室裡的氣氛與平時沒什麼不同。班上的孩子裡,有一半的同學穿著便服,其餘同學則穿著校服,這是由於每個學校的春假開始日期都不一樣。我放在桌上的巧克力盒子已經不見了。他有順利收到嗎?還是被紋紋拿走了?我完全無從得知中間發生了什麼事,稍早決定鼓起勇氣面對的心情也轉瞬即逝。我忽然又焦慮不安起來。

  雖然這堂課是我喜歡的英語課,但是我完全無法集中精神。我輪觀察著他(巧克力的主人)和紋紋,但兩人都沒有表現出異常的舉動,紋紋甚至還在課堂中打瞌睡。雖然她不可能知道我已然一片狼藉的內心,但是看著她一副沒事人的樣子,我還是無來由地火冒三丈。為什麼只有我要承受這種痛苦?我只是喜歡上一個人罷了,這就是我的罪!我在上課教材《英語文法應用》的角落裡,畫著毫無意義的四角形與圓圈,然後把畫好的圖形塗成黑色,努力要壓下那分緊張感。

 

  三個小時的課程結束後,學生三三兩兩走出教室。我慢吞吞地收拾書包,同時一面環顧四周。沒有人用怪異的眼神在看我。幸好,我擔心的最糟情況似乎沒有發生。全部的人都走出教室後,我嘆了一口氣,傾身趴到桌子上。我決定相信巧克力盒與我投注其中的真心已經暗中傳達到他手上。然而,這件事本身也是個問題。他會去想送巧克力的人是誰嗎?哪怕只有一次,他會想到我嗎?還是完全沒有想到我這個人,只單純以為是哪個女孩子給的,而且為此覺得開心呢?我曾經苦惱過,我今天的行為會為我們之間的關係,乃至於我的生活,帶來怎樣的變化?當然,全部的問題都沒有答案。

 

  我收拾完書包就走出教室,卻看到讓我驚嚇的一幕,因為紋紋就那樣光明正大地杵在走廊正中央。我壓下吃驚的心情,裝出若無其事的樣子與她擦身而過。紋紋對著我的背影說:

  「你沒有話要對我說嗎?」

  我就像個白癡一樣,立刻在原地停下腳步。我應該假裝沒聽見,直接離開才對。向我走來的紋紋像是終於忍不住,倏地放聲大笑。

  「你這人肯定當不了間諜,還真是不會說謊,全都寫在臉上了。」

  我不知道自己在其他方面如何,但是在說謊這件事上,我可是非常有自信。整個人生就是謊言本身的我,竟然會被質疑?為了挽回一時的失策,我讓自己找回平常心,戴上模範生面具,擺出全世界最無辜的表情,以冷靜的聲音開口。

  「嗯?我沒有什麼話想跟妳說啊?」

  「我知道的可不是這樣喔。」

  「對了,妳染頭髮了?我覺得這次的髮色很適合妳。」

我瞇起雙眼,露出我最擅長的社交用笑容,泰然自若地走到電梯前,心中祈禱著對方能夠放過我。紋紋跟在我身後,不知道有什麼有趣的,一直在竊笑。

「我平時絕對不會提早到補習班,今天剛好有點事,所以沒辦法回家。」

紋紋撩起頭髮,露出釘滿耳環、發紅腫脹的耳朵。

「看起來好痛喔。」(我到底該怎麼辦?)

「不怎麼痛啊,而且我看到很好笑的東西欸。是怎樣?本來以為一定還沒人到教室,結果突然冒出一個男的,而且是急急忙忙跑出來。他是不是在這間關燈的教室裡,放了一個綁著蝴蝶結的小盒子呢?我仔細想了想,今天不是情人節嗎?有人在情人節送綁著蝴蝶結的盒子。就算我再怎麼不關心別人的事,遇到這種情況怎麼按耐得住好奇心呀?所以我偷偷把盒子打開來看了一下。」

「喔,真的嗎?」(有病,她不是說真的吧?)

「雖然我覺得這種文化多少有點智障,但是在韓國的情人節這天,通常不都是女人送巧克力的日子嗎?為什麼空教室裡會有小禮物,而你又從裡面出來呢?」

「是嗎?我都沒注意到欸,真是神奇。」(我拜託妳,快閉嘴吧)

「要我連信的內容都唸出來嗎?我有個習慣,就是去猜想我所擁有的、我可能擁有的人生是什麼模樣,而那裡一直有你……」

這個誇張的傢伙不但把盒子打開來看,竟然還把信讀了出來。羞恥的感覺讓我的肩膀凍結成冰,但我依舊裝作什麼都沒聽見,走進電梯裡。紋紋也跟著我一起上了電梯,然後繼續說。

「也就是說,如果我把我看到的東西告訴其他人也沒關係吧?」

「不好意思,我完全不知道妳在說什麼。妳想怎樣就怎樣,因為這件事跟我沒有關係。」

我的聲音很明顯開始顫抖,任誰聽起來都會相信這件事跟我有關。我完蛋了。當我意識到自己被紋紋的節奏牽著鼻子走時,已經為時已晚。電梯門開啟,我本來打算直接衝出去,結果被紋紋抓住我的衣角。

「你要去哪裡?我們再聊一下吧!」

紋紋的話語間有一股讓人難以抗拒的氣勢,帶著某種強制性,而我又是一個(如同典型的模範生)被動的人。等我回過神,已經不知不覺跟在她身後。我就像一隻小狗。

紋紋帶我去的地方,是我從未去過的補習班後巷。雖然跟大街比起來沒什麼人跡,但是老字號商店櫛比鱗次,所以不會讓人覺得偏僻。跟著紋紋又走了幾步,就能看到以中年女性為客群的服飾店與小小的租書店。紋紋停在一間名為「水貂書店」的租書店前。跟平時那些我經常光顧、位於大街上的連鎖店相比,這間書店的外觀實在破舊不堪。紋紋盯著水貂書店的櫥窗,對我說:

「你有錢嗎?」

天啊,我的人生活到現在,終於在第十六個年頭第一次被勒索要錢,而且還是被一個看起來比我輕了二十多公斤的同齡女生。我反射性地說自己一毛錢都沒有,紋紋又笑了起來,還說什麼「這都是為了你好」。為了我好,所以跟我要錢?連狗聽了都會笑出來的話呢!我緊閉住雙唇不答腔。紋紋若無其事地把手伸進我褲子的口袋,掏出裡面的錢包(我發出一聲宛如垂死掙扎的哀鳴),然後走進水貂書店。我一邊喊著「還我錢包」,一邊跟在紋紋身後進門。

一名留著短髮的中年女性坐在櫃檯後面,臉上是一副對全世界了無興趣的表情。紋紋從我的錢包裡拿出一萬韓元,遞給那位(可能是水貂書店老闆的)女性,而且要求對方用我的名字註冊會員。接著,她把錢包遞還給我。

「你的電話號碼和地址?」

「為什麼要我的地址?」(妳自己看著辦吧)

「不要讓我說第二遍,快點回答我。」

我維持雙手捧著錢包的姿勢,內心天人交戰。她該不是想闖進我家吧?還是她打算用我的祕密當籌碼,威脅要跟我的父母告狀?就算不是那樣,我也絕對不能告訴她我家地址在哪裡。於是,我報了馬路對面新世界公寓的地址。

「你住在我家附近耶!」

紋紋這麼說。我有一種感覺,覺得自己漸漸踏入紋紋設下的圈套裡。老闆以極快的速度打字,並告訴我們一萬韓元已儲值完畢。我無法得知紋紋的目的究竟是什麼。紋紋對老闆說:

「姊姊,把我借過很多次的那個拿給我吧。」

不論再怎麼看,我都覺得比起「姊姊」這個稱謂,「阿姨」或是「老闆娘」之類的稱呼更符合這位女性的年紀,紋紋卻故意叫對方「姊姊」。雖然紋紋沒頭沒腦地要求老闆娘拿出「那個」,但老闆娘也立刻把手伸到櫃檯一旁的書架,從最上層把書拿出來。當紋紋對她說「請幫我用他的名字登記借書」,老闆的臉上仍舊看不出一絲情緒,只是用儀器掃描書上的條碼。這部漫畫叫做《非洲酒店》,封面上色調柔和的漂亮圖畫,讓我忍不住一陣心動。

「你從這個開始看吧!應該會對現在的你有很大幫助。」

我仍然無法理解現在的狀況,但我就像個老實接受大韓民國填鴨式教育的十六歲小孩一樣,乖順地接過書並放進書包裡。我心想,既然是花自己錢借來的書,讀一讀也無妨。紋紋表示自己已經預約了要借的書,直接從預約架上拿走三本漫畫,然後毫無留戀轉身走出去。我猶豫了一下,不知道要不要跟紋紋一起走。我心想,只要適當地拉攏紋紋,應該就能知道巧克力盒是否順利送到主人的手中。於是,我跟在紋紋的後面離開。

李紋紋的目標似乎就只是為了借書給我看。她毫不在意我的存在,逕自繼續朝著陌生的巷弄走去。來到市場後面的老舊公寓商店街後,紋紋橫向穿過建築物,進入狹窄的小巷。巷子裡胡亂擺著室外冷氣機和瓦斯桶,我提心吊膽地走在當中。跟著她抵達小巷子深處後,紋紋從校服裙子的口袋裡拿出一盒ESSELIGHT香菸。她就像九十年代初期那些香港黑色電影(Film Noir)5中的主角一樣,嘴裡歪斜地叼著一根香菸,用右手點打火機。我看著四周有如蜘蛛網般交織在一起的瓦斯管,擔心起這裡會不會有突然爆炸的可能性。紋紋對我喊道:

「你還在看什麼?快過來幫我擋風,火點不起來。」

我再次按照紋紋的要求,順從地用雙手圍住打火機。幸好瓦斯爆炸沒有真的發生,取而代之的是紋紋的香菸點燃了。紋紋用拇指與食指捏著香菸,往天空吞吐白煙,樣子酷似一名在司機餐廳6前抽菸的中年計程車司機。看著這樣的她,我的緊張情緒也跟著煙消雲散,忍不住大笑出聲。她到底是從哪裡學會抽菸的?

「笑什麼笑?」

「因為妳的樣子太搞笑了。」

「你不抽菸嗎?」

「嗯。」

紋紋吸了幾口後,隨即將香菸扔到地上、吐口水,然後猛然轉身走出小巷子。我用腳使勁拈熄還在冒煙的菸頭,才上前追上紋紋的步伐。感覺自己好像變成跟在媽媽屁股後面跑的小雞,這讓我的自尊心有點受傷,但我必須掌握巧克力盒的去向。我跟著沒有絲毫猶豫、快速前進的紋紋,不知不覺間眼前出現了陡峭的山坡。我們爬了大約五分鐘左右的上坡路,便看見單層平房與商家錯落有致地矗立在坡路上,四下卻不見任何人影。紋紋站在其中一間擺著平床7的店面前,商店門口的舊式鐵製拉門上可以看見寫著「白楊商行」字樣,但這一帶當然沒有種植任何白楊樹。紋紋指著白楊商行說:

「未成年可以在那裡買到酒和香菸,所以很有名。」

「所以?」

「我認識的朋友和姊姊都是在那裡買的,但是那個老先生絕對不會賣給我。就如你眼前所見,小的我臉長得算相當幼齒,而你怎麼看都不像未成年嘛?」

我完全無法反駁,畢竟我在國中二年級的時候,就已經把別人二十年份的歲數長完了,在學校的綽號之一是狼人,也就是狼與人類的綜合體。我的身高已經超過成人平均水準,所以為了配合其他同齡人的身高,我必須駝著背走路。而且我的鬍子也漸漸變粗,開始每天都得刮鬍子的生活,體毛的濃密度也接近成人。最重要的是,我的表情和眼神已經與十幾歲的年輕人有點不同(祕密總是讓人變得過度早熟)。紋紋雖然身高超群,體型卻非常纖細,所以從稍微寬鬆的標準來看,勉強還看得出是國中生,但如果只看那張黝黑的臉蛋,根本就像個小學生。她從口袋掏出粉紅色的錢包,錢包上有一個巨大的草莓形象卡通角色。那個草莓卡通角色的下巴很尖、雙眼狹長,而且設計成短髮的造型,跟紋紋長得頗為相似。我忍不住爆笑出聲。

「妳那錢包是什麼鬼啊?妳是小學生嗎?」

紋紋毫不在意我的反應,從錢包裡拿出四張一萬韓元的鈔票。

「你去那裡用這些錢幫我買兩條ESSELIGHT回來。」

看來紋紋沒有打算像普通的流氓太妹那樣向我敲詐錢財,而是想把我當個簡便的中間流通網來利用。我用自己也覺得噁心萬分的聲音回答她。

「紋紋啊,我不是想要反對妳的嗜好,也不想用菸酒來判斷一個人價值,那種人太無知……但是我很難接受妳這種犯法的請求,何況我現在還穿著制服。」

「雖然我這人的口風比你想像中還要緊,但如果想要我一直保守祕密的話,我們之間不是應該要培養一點親密感嗎?」

「是嗎?從剛才我就完全不知道妳在說什麼。如果妳想跟我做好朋友,我當然覺得很感謝,但是所謂的人際關係,不是也有分階段嗎?我們是不是應該慢慢經歷那些階段?」

「這一點都不困難啊。你一個月幫我買一次香菸,我們就可以好好相處。你聽不懂我的話嗎?」

我正面臨著十六年以來人生中最大的危機。難道我要這樣墮落成李紋紋的香菸供應者嗎?雖然我的自尊心受到傷害,但就算要跟她進行協商,我手中的籌碼還是太少了。首先,我不知道紋紋會到處說些什麼,也不知道紋紋在女孩子間的影響力與信任度有多高,因此不能隨便忽視她的要求。先冷靜下來想想吧。目前的情況下,可以確定的是紋紋深信製作巧克力和寫信的人就是我。即使我否認所有事實,恐怕以紋紋的人望也足以推翻我的整個人生。

「知道了,把錢給我。」

我接過錢,用力打開白楊商行的拉門,發出很大的「嘎吱」聲響。我挺直肩膀、理直氣壯地走進店鋪,裡頭卻感覺不到任何人的動靜。層架上陳列著密密麻麻的餅乾和泡麵,食品包裝全都褪了色,讓人猜不透究竟是多久以前生產的商品,上面還積滿了灰塵。這時,右側角落傳來一陣聲響,用韓紙裱糊的門被打開了。一名無法推測性別與年齡、外表十分乾癟的老人蜷縮在那裡。他摘下老花眼睛,對我說:

「你需要什麼?」

我低聲下氣跟老人要了兩條ESSELIGHT香菸。老人沒有看向我這邊,只是慢悠悠地往屋裡挪動。我聽到好一陣沙沙作響的聲響,心臟緊張到快爆炸。在彷彿經歷了一億年的劫難之後,老人拿出兩條包裝被撕開大半的ESSELIGHT。我將錢交給老人後,逃跑似地離開商店。老人用洪亮的聲音在我背後大喊:

「把門關上再走啊!」

我把那兩條香菸塞進紋紋懷裡。她露出滿意的神情,把香菸丟進書包裡。想到事情終於要結束了,我緊張的心情也跟著緩和下來。(從紋紋那裡打聽情報的任務被我忘得一乾二淨)我正轉身準備要走,紋紋急忙攔住我。

「我還有一件事要拜託你。」

(媽的還來啊)「什麼?」

「以後補習班下課之後,跟我一起回家吧。」

「為什麼?」

「這個嘛,反正我們住同一個方向……而且我很無聊?」

無聊?她到底在想什麼?是打算把我當成狗一樣每天使喚嗎?我突然想起報名補習班的那天,熙榮扶著眼鏡說過的話。

「因為對象是你,我才說的……李紋紋……在我們學校還滿有名的。」

我對此不感興趣,所以沒繼續追問。她到底是在哪些方面有名呢?其實,就算她抽了一根又一根的菸,就算她跟什麼可怕的事件有牽連,只要她能對我的祕密三緘其口,這些事就跟我一點關係也沒有。但是既然事情變成這樣,我認為現在的首要任務,就是先去了解紋紋的個性(比如,她是否像自己說的那樣守口如瓶)。看來我得暫時收起自己的尖牙,在紋紋的身邊搖尾乞憐了。故作單純天真的樣子,裝作什麼都不知道,一步一步仔細觀察,一點一點蒐集情報,然後抓住她的弱點,在關鍵時刻扭斷她的脖子。我抱著毅然決然的心情,調整好背包、緊握住肩帶,回答她:

「知道了。反正就是補習班結束後,讓我送妳回家的意思,對吧?我們是同學,這種事當然沒問題。」

「不是,你在說什麼啊?晚上的街道很危險,讓姊姊我送你回家吧。」

我絕對不會暴露我的住處。

暴露我住在大馬路對面的事實。

  對我來說,這件事就和我的真面目一樣,是束縛著我的祕密。

ss”>

  教室裡的氣氛與平時沒什麼不同。班上的孩子裡,有一半的同學穿著便服,其餘同學則穿著校服,這是由於每個學校的春假開始日期都不一樣。我放在桌上的巧克力盒子已經不見了。他有順利收到嗎?還是被紋紋拿走了?我完全無從得知中間發生了什麼事,稍早決定鼓起勇氣面對的心情也轉瞬即逝。我忽然又焦慮不安起來。

  雖然這堂課是我喜歡的英語課,但是我完全無法集中精神。我輪觀察著他(巧克力的主人)和紋紋,但兩人都沒有表現出異常的舉動,紋紋甚至還在課堂中打瞌睡。雖然她不可能知道我已然一片狼藉的內心,但是看著她一副沒事人的樣子,我還是無來由地火冒三丈。為什麼只有我要承受這種痛苦?我只是喜歡上一個人罷了,這就是我的罪!我在上課教材《英語文法應用》的角落裡,畫著毫無意義的四角形與圓圈,然後把畫好的圖形塗成黑色,努力要壓下那分緊張感。

 

  三個小時的課程結束後,學生三三兩兩走出教室。我慢吞吞地收拾書包,同時一面環顧四周。沒有人用怪異的眼神在看我。幸好,我擔心的最糟情況似乎沒有發生。全部的人都走出教室後,我嘆了一口氣,傾身趴到桌子上。我決定相信巧克力盒與我投注其中的真心已經暗中傳達到他手上。然而,這件事本身也是個問題。他會去想送巧克力的人是誰嗎?哪怕只有一次,他會想到我嗎?還是完全沒有想到我這個人,只單純以為是哪個女孩子給的,而且為此覺得開心呢?我曾經苦惱過,我今天的行為會為我們之間的關係,乃至於我的生活,帶來怎樣的變化?當然,全部的問題都沒有答案。

 

  我收拾完書包就走出教室,卻看到讓我驚嚇的一幕,因為紋紋就那樣光明正大地杵在走廊正中央。我壓下吃驚的心情,裝出若無其事的樣子與她擦身而過。紋紋對著我的背影說:

  「你沒有話要對我說嗎?」

  我就像個白癡一樣,立刻在原地停下腳步。我應該假裝沒聽見,直接離開才對。向我走來的紋紋像是終於忍不住,倏地放聲大笑。

  「你這人肯定當不了間諜,還真是不會說謊,全都寫在臉上了。」

  我不知道自己在其他方面如何,但是在說謊這件事上,我可是非常有自信。整個人生就是謊言本身的我,竟然會被質疑?為了挽回一時的失策,我讓自己找回平常心,戴上模範生面具,擺出全世界最無辜的表情,以冷靜的聲音開口。

  「嗯?我沒有什麼話想跟妳說啊?」

  「我知道的可不是這樣喔。」

  「對了,妳染頭髮了?我覺得這次的髮色很適合妳。」

我瞇起雙眼,露出我最擅長的社交用笑容,泰然自若地走到電梯前,心中祈禱著對方能夠放過我。紋紋跟在我身後,不知道有什麼有趣的,一直在竊笑。

「我平時絕對不會提早到補習班,今天剛好有點事,所以沒辦法回家。」

紋紋撩起頭髮,露出釘滿耳環、發紅腫脹的耳朵。

「看起來好痛喔。」(我到底該怎麼辦?)

「不怎麼痛啊,而且我看到很好笑的東西欸。是怎樣?本來以為一定還沒人到教室,結果突然冒出一個男的,而且是急急忙忙跑出來。他是不是在這間關燈的教室裡,放了一個綁著蝴蝶結的小盒子呢?我仔細想了想,今天不是情人節嗎?有人在情人節送綁著蝴蝶結的盒子。就算我再怎麼不關心別人的事,遇到這種情況怎麼按耐得住好奇心呀?所以我偷偷把盒子打開來看了一下。」

「喔,真的嗎?」(有病,她不是說真的吧?)

「雖然我覺得這種文化多少有點智障,但是在韓國的情人節這天,通常不都是女人送巧克力的日子嗎?為什麼空教室裡會有小禮物,而你又從裡面出來呢?」

「是嗎?我都沒注意到欸,真是神奇。」(我拜託妳,快閉嘴吧)

「要我連信的內容都唸出來嗎?我有個習慣,就是去猜想我所擁有的、我可能擁有的人生是什麼模樣,而那裡一直有你……」

這個誇張的傢伙不但把盒子打開來看,竟然還把信讀了出來。羞恥的感覺讓我的肩膀凍結成冰,但我依舊裝作什麼都沒聽見,走進電梯裡。紋紋也跟著我一起上了電梯,然後繼續說。

「也就是說,如果我把我看到的東西告訴其他人也沒關係吧?」

「不好意思,我完全不知道妳在說什麼。妳想怎樣就怎樣,因為這件事跟我沒有關係。」

我的聲音很明顯開始顫抖,任誰聽起來都會相信這件事跟我有關。我完蛋了。當我意識到自己被紋紋的節奏牽著鼻子走時,已經為時已晚。電梯門開啟,我本來打算直接衝出去,結果被紋紋抓住我的衣角。

「你要去哪裡?我們再聊一下吧!」

紋紋的話語間有一股讓人難以抗拒的氣勢,帶著某種強制性,而我又是一個(如同典型的模範生)被動的人。等我回過神,已經不知不覺跟在她身後。我就像一隻小狗。

紋紋帶我去的地方,是我從未去過的補習班後巷。雖然跟大街比起來沒什麼人跡,但是老字號商店櫛比鱗次,所以不會讓人覺得偏僻。跟著紋紋又走了幾步,就能看到以中年女性為客群的服飾店與小小的租書店。紋紋停在一間名為「水貂書店」的租書店前。跟平時那些我經常光顧、位於大街上的連鎖店相比,這間書店的外觀實在破舊不堪。紋紋盯著水貂書店的櫥窗,對我說:

「你有錢嗎?」

天啊,我的人生活到現在,終於在第十六個年頭第一次被勒索要錢,而且還是被一個看起來比我輕了二十多公斤的同齡女生。我反射性地說自己一毛錢都沒有,紋紋又笑了起來,還說什麼「這都是為了你好」。為了我好,所以跟我要錢?連狗聽了都會笑出來的話呢!我緊閉住雙唇不答腔。紋紋若無其事地把手伸進我褲子的口袋,掏出裡面的錢包(我發出一聲宛如垂死掙扎的哀鳴),然後走進水貂書店。我一邊喊著「還我錢包」,一邊跟在紋紋身後進門。

一名留著短髮的中年女性坐在櫃檯後面,臉上是一副對全世界了無興趣的表情。紋紋從我的錢包裡拿出一萬韓元,遞給那位(可能是水貂書店老闆的)女性,而且要求對方用我的名字註冊會員。接著,她把錢包遞還給我。

「你的電話號碼和地址?」

「為什麼要我的地址?」(妳自己看著辦吧)

「不要讓我說第二遍,快點回答我。」

我維持雙手捧著錢包的姿勢,內心天人交戰。她該不是想闖進我家吧?還是她打算用我的祕密當籌碼,威脅要跟我的父母告狀?就算不是那樣,我也絕對不能告訴她我家地址在哪裡。於是,我報了馬路對面新世界公寓的地址。

「你住在我家附近耶!」

紋紋這麼說。我有一種感覺,覺得自己漸漸踏入紋紋設下的圈套裡。老闆以極快的速度打字,並告訴我們一萬韓元已儲值完畢。我無法得知紋紋的目的究竟是什麼。紋紋對老闆說:

「姊姊,把我借過很多次的那個拿給我吧。」

不論再怎麼看,我都覺得比起「姊姊」這個稱謂,「阿姨」或是「老闆娘」之類的稱呼更符合這位女性的年紀,紋紋卻故意叫對方「姊姊」。雖然紋紋沒頭沒腦地要求老闆娘拿出「那個」,但老闆娘也立刻把手伸到櫃檯一旁的書架,從最上層把書拿出來。當紋紋對她說「請幫我用他的名字登記借書」,老闆的臉上仍舊看不出一絲情緒,只是用儀器掃描書上的條碼。這部漫畫叫做《非洲酒店》,封面上色調柔和的漂亮圖畫,讓我忍不住一陣心動。

「你從這個開始看吧!應該會對現在的你有很大幫助。」

我仍然無法理解現在的狀況,但我就像個老實接受大韓民國填鴨式教育的十六歲小孩一樣,乖順地接過書並放進書包裡。我心想,既然是花自己錢借來的書,讀一讀也無妨。紋紋表示自己已經預約了要借的書,直接從預約架上拿走三本漫畫,然後毫無留戀轉身走出去。我猶豫了一下,不知道要不要跟紋紋一起走。我心想,只要適當地拉攏紋紋,應該就能知道巧克力盒是否順利送到主人的手中。於是,我跟在紋紋的後面離開。

李紋紋的目標似乎就只是為了借書給我看。她毫不在意我的存在,逕自繼續朝著陌生的巷弄走去。來到市場後面的老舊公寓商店街後,紋紋橫向穿過建築物,進入狹窄的小巷。巷子裡胡亂擺著室外冷氣機和瓦斯桶,我提心吊膽地走在當中。跟著她抵達小巷子深處後,紋紋從校服裙子的口袋裡拿出一盒ESSELIGHT香菸。她就像九十年代初期那些香港黑色電影(Film Noir)5中的主角一樣,嘴裡歪斜地叼著一根香菸,用右手點打火機。我看著四周有如蜘蛛網般交織在一起的瓦斯管,擔心起這裡會不會有突然爆炸的可能性。紋紋對我喊道:

「你還在看什麼?快過來幫我擋風,火點不起來。」

我再次按照紋紋的要求,順從地用雙手圍住打火機。幸好瓦斯爆炸沒有真的發生,取而代之的是紋紋的香菸點燃了。紋紋用拇指與食指捏著香菸,往天空吞吐白煙,樣子酷似一名在司機餐廳6前抽菸的中年計程車司機。看著這樣的她,我的緊張情緒也跟著煙消雲散,忍不住大笑出聲。她到底是從哪裡學會抽菸的?

「笑什麼笑?」

「因為妳的樣子太搞笑了。」

「你不抽菸嗎?」

「嗯。」

紋紋吸了幾口後,隨即將香菸扔到地上、吐口水,然後猛然轉身走出小巷子。我用腳使勁拈熄還在冒煙的菸頭,才上前追上紋紋的步伐。感覺自己好像變成跟在媽媽屁股後面跑的小雞,這讓我的自尊心有點受傷,但我必須掌握巧克力盒的去向。我跟著沒有絲毫猶豫、快速前進的紋紋,不知不覺間眼前出現了陡峭的山坡。我們爬了大約五分鐘左右的上坡路,便看見單層平房與商家錯落有致地矗立在坡路上,四下卻不見任何人影。紋紋站在其中一間擺著平床7的店面前,商店門口的舊式鐵製拉門上可以看見寫著「白楊商行」字樣,但這一帶當然沒有種植任何白楊樹。紋紋指著白楊商行說:

「未成年可以在那裡買到酒和香菸,所以很有名。」

「所以?」

「我認識的朋友和姊姊都是在那裡買的,但是那個老先生絕對不會賣給我。就如你眼前所見,小的我臉長得算相當幼齒,而你怎麼看都不像未成年嘛?」

我完全無法反駁,畢竟我在國中二年級的時候,就已經把別人二十年份的歲數長完了,在學校的綽號之一是狼人,也就是狼與人類的綜合體。我的身高已經超過成人平均水準,所以為了配合其他同齡人的身高,我必須駝著背走路。而且我的鬍子也漸漸變粗,開始每天都得刮鬍子的生活,體毛的濃密度也接近成人。最重要的是,我的表情和眼神已經與十幾歲的年輕人有點不同(祕密總是讓人變得過度早熟)。紋紋雖然身高超群,體型卻非常纖細,所以從稍微寬鬆的標準來看,勉強還看得出是國中生,但如果只看那張黝黑的臉蛋,根本就像個小學生。她從口袋掏出粉紅色的錢包,錢包上有一個巨大的草莓形象卡通角色。那個草莓卡通角色的下巴很尖、雙眼狹長,而且設計成短髮的造型,跟紋紋長得頗為相似。我忍不住爆笑出聲。

「妳那錢包是什麼鬼啊?妳是小學生嗎?」

紋紋毫不在意我的反應,從錢包裡拿出四張一萬韓元的鈔票。

「你去那裡用這些錢幫我買兩條ESSELIGHT回來。」

看來紋紋沒有打算像普通的流氓太妹那樣向我敲詐錢財,而是想把我當個簡便的中間流通網來利用。我用自己也覺得噁心萬分的聲音回答她。

「紋紋啊,我不是想要反對妳的嗜好,也不想用菸酒來判斷一個人價值,那種人太無知……但是我很難接受妳這種犯法的請求,何況我現在還穿著制服。」

「雖然我這人的口風比你想像中還要緊,但如果想要我一直保守祕密的話,我們之間不是應該要培養一點親密感嗎?」

「是嗎?從剛才我就完全不知道妳在說什麼。如果妳想跟我做好朋友,我當然覺得很感謝,但是所謂的人際關係,不是也有分階段嗎?我們是不是應該慢慢經歷那些階段?」

「這一點都不困難啊。你一個月幫我買一次香菸,我們就可以好好相處。你聽不懂我的話嗎?」

我正面臨著十六年以來人生中最大的危機。難道我要這樣墮落成李紋紋的香菸供應者嗎?雖然我的自尊心受到傷害,但就算要跟她進行協商,我手中的籌碼還是太少了。首先,我不知道紋紋會到處說些什麼,也不知道紋紋在女孩子間的影響力與信任度有多高,因此不能隨便忽視她的要求。先冷靜下來想想吧。目前的情況下,可以確定的是紋紋深信製作巧克力和寫信的人就是我。即使我否認所有事實,恐怕以紋紋的人望也足以推翻我的整個人生。

「知道了,把錢給我。」

我接過錢,用力打開白楊商行的拉門,發出很大的「嘎吱」聲響。我挺直肩膀、理直氣壯地走進店鋪,裡頭卻感覺不到任何人的動靜。層架上陳列著密密麻麻的餅乾和泡麵,食品包裝全都褪了色,讓人猜不透究竟是多久以前生產的商品,上面還積滿了灰塵。這時,右側角落傳來一陣聲響,用韓紙裱糊的門被打開了。一名無法推測性別與年齡、外表十分乾癟的老人蜷縮在那裡。他摘下老花眼睛,對我說:

「你需要什麼?」

我低聲下氣跟老人要了兩條ESSELIGHT香菸。老人沒有看向我這邊,只是慢悠悠地往屋裡挪動。我聽到好一陣沙沙作響的聲響,心臟緊張到快爆炸。在彷彿經歷了一億年的劫難之後,老人拿出兩條包裝被撕開大半的ESSELIGHT。我將錢交給老人後,逃跑似地離開商店。老人用洪亮的聲音在我背後大喊:

「把門關上再走啊!」

我把那兩條香菸塞進紋紋懷裡。她露出滿意的神情,把香菸丟進書包裡。想到事情終於要結束了,我緊張的心情也跟著緩和下來。(從紋紋那裡打聽情報的任務被我忘得一乾二淨)我正轉身準備要走,紋紋急忙攔住我。

「我還有一件事要拜託你。」

(媽的還來啊)「什麼?」

「以後補習班下課之後,跟我一起回家吧。」

「為什麼?」

「這個嘛,反正我們住同一個方向……而且我很無聊?」

無聊?她到底在想什麼?是打算把我當成狗一樣每天使喚嗎?我突然想起報名補習班的那天,熙榮扶著眼鏡說過的話。

「因為對象是你,我才說的……李紋紋……在我們學校還滿有名的。」

我對此不感興趣,所以沒繼續追問。她到底是在哪些方面有名呢?其實,就算她抽了一根又一根的菸,就算她跟什麼可怕的事件有牽連,只要她能對我的祕密三緘其口,這些事就跟我一點關係也沒有。但是既然事情變成這樣,我認為現在的首要任務,就是先去了解紋紋的個性(比如,她是否像自己說的那樣守口如瓶)。看來我得暫時收起自己的尖牙,在紋紋的身邊搖尾乞憐了。故作單純天真的樣子,裝作什麼都不知道,一步一步仔細觀察,一點一點蒐集情報,然後抓住她的弱點,在關鍵時刻扭斷她的脖子。我抱著毅然決然的心情,調整好背包、緊握住肩帶,回答她:

「知道了。反正就是補習班結束後,讓我送妳回家的意思,對吧?我們是同學,這種事當然沒問題。」

「不是,你在說什麼啊?晚上的街道很危險,讓姊姊我送你回家吧。」

我絕對不會暴露我的住處。

暴露我住在大馬路對面的事實。

  對我來說,這件事就和我的真面目一樣,是束縛著我的祕密。

網上分享

【小說試閱】《想成為一次元》 ❶

2023-07-20

【小說試閱】《想成為一次元》 ❸

2023-07-20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