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
特價

變形的陶醉:獻給人間折墮的苦難靈魂,茨威格的現代變形記【最新發現遺稿•首度德文全譯本】

Rausch der Verwandlung

NT$360NT$284save21%

尚有庫存 (允許無庫存下單)

網上分享

內容簡介 / 名人推薦

  • 獻給人間折墮的苦難靈魂,茨威格的「現代變形記」•

電影《歡迎來到布達佩斯大飯店》靈感來源

「最了解女人的作家」茨威格

最新發現遺稿

首度出版

李歐梵(香港中文大學講座教授)、藍祖蔚 (影評人)──經典推薦

──

如果,灰姑娘不曾在皇宮起舞,也許就能安於平庸的命運

如果,我的人生不曾翻牌,從B面人生到A面人生,又跌回原先的骯髒黯敗

我本可以容忍黑暗的,如果,我沒見過太陽──

「起初,是這件衣裳,後來,是這個姓氏……

這一身借來的奢華,擁有令人不斷蛻變的神祕力量,

令我心醉神馳,忘了這個世界,也忘了我是誰。」

 

出身微寒的郵務助理克莉絲提娜,因一次偶然機會躋身上流社會:她闊氣的姨媽和姨夫邀她到瑞士度假,入住皇宮酒店。她沉醉於這飄忽的美夢之中,搖身一變成為馮.博倫小姐,她的生活也從此發生了天翻地覆的改變。

然而好景不長,僅僅九天,她的身分遭人識破,美夢也隨之幻滅。清晨一到,她就得褪下華服、卸去濃妝,搭乘火車離去。

在這幻夢般的九天裡,克莉絲提娜經歷了一次又一次的「自我蛻變」:那個人造的分身、那個新的自我,那個不真實卻又真實的馮.博倫小姐,在克莉絲提娜的體內活過又死去。

她凍僵的脖子上戴著珍珠項鍊,嘴脣上一抹濃豔的朱紅,肩上是她心愛的晚禮服,但這件禮服已經有如裹屍布一樣陌生──一切都已不再屬於她,床上胡亂散放著晚禮服、舞鞋、皮帶……彷彿那幻影般的人物馮.博倫小姐,在一次爆炸中被炸成了千百個碎片。

她凝視著這個一度是她自身幻影的殘骸:一切又像第一天那樣陌生,全都是借來的!

貧窮的人,是沒有自由的

要麼平庸,要麼做惡

她和他,只是想要自己的那一份人生

即使代價是毒藥,哪怕,必須亡命天涯

在苦悶彷徨中,她結識了窮困潦倒的退伍兵費迪南。

然而,世界對他們是無情的,愛情和幸福並不屬於貧窮之人。

他們絕望了,卻在最後時刻產生了一個可怕的念頭,決定鋌而走險,與殘酷的人生進行一場懸殊的較量……

▎當世界虧待你,

其他人都坐在溫暖的室內,自己的雙腳卻踩在雪中,

你是否會掙脫理性的束縛,任由自己感情用事、不計後果……

【譯者簡介】

姬健梅

台灣師範大學國文系畢,德國科隆大學德語文學碩士,輔仁大學翻譯研究所中英文組。從事翻譯多年,文學類譯作包括:杜倫馬特《拋錨》、卡夫卡《變形記》《審判》《城堡》《失蹤者》、托瑪斯.曼《魂斷威尼斯》、瑪莉蓮.羅賓遜《家園》《萊拉》、茨威格中篇小說選《一位陌生女子的來信》、徐四金《夏先生的故事》《鴿子》等。

目錄

內容連載

在那間大型運動用品商店裡,許多紙盒立刻從貨架上飛也似地被拿下,被挑中的包括一件棋盤方格圖案的毛衣、一條勒緊腰身的麂皮皮帶、一雙結實的淺棕色鞋子還帶有嶄新皮革的嗆人氣味、一頂便帽、彩色的緊身運動襪,還有各式各樣的小東西。

於是,克莉絲提娜就能在更衣間裡脫下那件可憎的上衣,像從身上褪下一層骯髒的皮,把她所帶來的貧窮塞進一個紙盒裡,看不見了。隨著這些討厭的東西消失,她感到異常輕鬆,彷彿她自己的恐懼也永遠藏在這個包裹中了。在另一家商店裡又買了一雙晚宴鞋、一條飄逸的絲巾和類似的迷人物品;不曾見過世面的克莉絲提娜初次見識到這種奇妙的購物,不由得感到驚嘆。買東西不問價錢,不必時時害怕東西「太貴」,你只管挑,只管要,不必考慮,不必擔心,轉眼大包小包就已經用繩子紮好,由神祕的信差替你送到家裡。你還沒敢開口要,你的願望就已經實現了;這有點嚇人,卻又輕鬆美好得令人陶醉。克莉絲提娜沉浸於這種美妙的感覺之中,沒有再推辭,任由阿姨主導一切,只是在阿姨要從提包裡掏出鈔票時膽怯地把目光移開,設法趕緊關上耳朵,不要聽見價格,因為那想必是很多錢,花在她身上的錢多得不可思議,這麼多年來她所花的錢都沒有這半小時裡花的多。

 

***

克莉絲提娜站起來時才感覺到四肢僵硬,身體蹣跚疲憊,走向衣櫥的那四步路宛如漫長的洲際旅行。關節麻痺沒有力氣,她吃力地打開衣櫥的門,立刻嚇了一跳:她從克萊恩賴弗林來時穿的那件裙子和那件可憎的襯衫掛在那兒,像個被吊死的人,慘淡蒼白、晃來晃去;當她把衣服拿下來,一種摸到某種腐爛物的噁心恐懼使她戰慄:她又得再鑽進侯夫雷納這個死人的軀殼裡!但是她別無選擇。她迅速扯下身上的晚禮服,它輕如絹紙從她臀部沙沙褪下,把其他的衣物一件一件擱在一旁,內衣、毛衣、珍珠項鍊、她新近收到的十幾二十件迷人的小東西,只有阿姨明說了要送給她的東西她才帶走,就只有幾樣,很容易就能裝進那個簡陋的小藤箱。行李很快就收拾好了。
收完了!她再一次環顧四周加以檢視。床上躺著晚禮服、舞鞋、皮帶、粉紅襯衫、毛衣、手套,橫七豎八胡亂擺著,彷彿那個幻影般的人物馮.博倫小姐在一次爆炸中被炸成了千百個碎片。克莉絲提娜恐懼地顫抖,凝視著這個一度是她自身幻影的殘骸。然後她環顧四周,看看是否還忘了什麼仍屬於她的東西。但是什麼也不再屬於她了:將會有其他人睡在這張床上,將會有其他人透過這扇窗戶看見那璀璨的景色,將會有其他人在這面磨光的玻璃上照見自己,她卻再也不會,再也不會了!這不是告別,而是死亡。

 

***

 

她自己也知道她變了。彷彿有人趁她睡著時偷偷在她眼睛裡滴了些又苦又辣又惡毒的東西,如今她忽然就這樣看待這個世界,一切都醜陋、惡毒、帶著敵意,自從她惡毒而帶著敵意地看著這世界。她懷著怨恨展開每一天,醒來後睜開眼看見的第一件東西是閣樓那幾根歪歪斜斜、被燻黑了的樑木。她厭惡這房間裡所有的東西:那張舊床、粗劣的被子、籐編的椅子、洗手檯連同那個裂開的水罐、一碰就碎的壁紙、木頭地板,她恨不得閉上眼睛,再沉入黑暗中。但是鬧鐘不容許她這麼做,在她耳邊刺耳地響著。她氣呼呼地起床,氣呼呼地穿上舊內衣和那件可憎的黑衣裳。她注意到袖子下面裂了一條縫,但是她並不在意,也沒有拿起針線來縫補。何必呢?為了誰?對這些鄉巴佬來說她穿得已經夠好了。只要趕快離開這個醜陋的房間,到郵局去上班。

 

***

 

她做了個決定,快如閃電,在她尚未思考之前。那是心念一動,是心裡一痛。她轉過身,走向他,看似沉吟地說(但下意識中其實已經決定):「其實……我也還可以待在您身邊,明天一早搭五點半的早班車回去,那樣我也還來得及去上班,去做那無聊的工作。」

他呆望著她。她從沒見過一個人的眼睛這樣驀地發亮,好比在一個黑暗的房間裡點燃了一支火柴,他的整張臉都亮了起來,都活了過來。他明白了,以具有預知能力的直覺明白了一切。他忽然有了勇氣,拉住她的手臂。「好,」他說,臉上煥發出光彩,「好,您就留下,就留下吧……」

她不在乎現在將會發生什麼事,只感覺到一隻手臂牽著她,任由自己被帶領,沒有意志,像塊浮木在水中漂流,在飛快的速度中感覺到墜落那種令人暈眩的快感。偶爾她閉上眼睛,以便更充分地感受到這種被帶領、被渴望的感覺。

接著又出現了一個緊張的時刻。他停下腳步,變得卑微。「我很想……很想請您到我那兒去……但是……這行不通……我不是一個人住……得穿過另一個房間……我們可以到別處去……隨便找家旅館……不要去您昨晚住的那一間……我們可以……」

「好,」她說,「好的。」卻並不知道自己答應了什麼。「旅館」這個字眼並沒有使她感到害怕,而帶來了新的光彩。恩加丁那個光可鑑人的房間、那些發亮的家具、夜裡只有風聲低吟的寧靜、還有山上強勁的空氣彷彿隔著一片雲霧又在她眼前浮現。

「好,」她說,「好的。」這話出自百依百順的愛情夢幻。

Reviews

There are no reviews yet.

Be the first to review “變形的陶醉:獻給人間折墮的苦難靈魂,茨威格的現代變形記【最新發現遺稿•首度德文全譯本】”

Editorial Review

Husserl: From Logic to Hi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