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
特價

深夜古董店1:瓷靈現身

NT$350NT$277save21%

尚有庫存

網上分享
  • 書號

    EF2004

  • 裝訂

    平裝

  • 出版日期

    2021-04-07

  • 印刷

    黑白

  • 頁數

    344

  • ISBN

    9789864894369

  • CIP

    857.7

  • 出版社

    小說,

    漫遊者文化

  • 規格 14.8 x 21 x 1.5 cm

作者簡介

吉羽,懸疑小說作家。畢業於山西大學,現為大同大學文博專業、物質文化史和文物學概論老師,擁有詳實豐富的古董知識和令人眼花繚亂的古董奇聞趣事,寫作長達十年,鍾愛中國古代瓷器、錢幣,嗜讀中國古典小說,文風古樸平實,獨有妙趣。
《深夜古董店》系列是其代表作,豆瓣評分高達8.9。描繪的是百年前一個古物薈萃的冒險夢,一個關於瓷器與古錢的懸疑故事。另著有《紅樓妙探》、《詭盜團》等。

內容簡介

★當當網懸疑小說新書榜Top3

★電子書登上京東讀書、蘇寧悅讀電子書新書榜Top1

與古董通靈的召喚師 環環相扣的離奇命案

結合奇幻、愛情與古董知識的犯罪懸疑故事

子時一到,許枚纖長的手掌忽然變得潔白如玉,他伸手輕輕撫摸那只祭紅釉玉壺春瓶,剎那間,一陣深沉靜穆的紅色霧靄漫溢開來,待霧氣散去,一個清秀高的女子,身著大紅色長袍規規矩矩站在三人面前……

‧‧‧

深夜甦醒的古董,受召而來,幻化成人,成為一樁樁案件的唯一目擊者!

能召喚「瓷靈」、使瓷器幻化成人的撫陶師、與錢幣溝通的聽泉師,

豇豆紅太白尊和柳葉瓶、祭紅玉壺春瓶、郎窯紅觀音尊、霽藍釉膽瓶等各色珍奇悉數登場!

‧‧‧

一樁樁離奇凶案,接連發生在平靜的冉城,綁架、毒殺、密室殺人,手法各不相同,但現場卻總會出現一件名貴瓷器。古董店「拙齋」的店主許枚和警局隊長宣成,意外捲入這幾起事件,決定聯手調查。出身神祕組織「捕門」的宣成和法醫姬揚清,在查案過程中也發現許枚是一個可與古瓷溝通的「撫陶師」,每到子時,許枚便能喚醒古瓷,讓「瓷靈」開口說話,獲知它流轉千年的往事與所見所聞。

許枚受人委託,在深夜召喚「瓷靈」調查案件真相,甚至向紅粉知己江蓼紅求助,她不但是京劇名旦,同時也是「聽泉師」,可與古錢幣通過「泉音」交流。在這場撲朔迷離的局中局裡,設局者和破局者狹路相逢,隱藏在案件背後的黑手想要的每件瓷器,都牽扯出一件甚至幾件命案,而那人還掌握著奇怪的劇毒。許枚沒想到自己成了他人的棋子,古瓷也成了誘餌,請君入甕……

————————————

《深夜古董店》系列以陶瓷、錢幣、玉石、金銀器等古董為故事線索,以扎實的文物知識為基礎,加上古董擬人的奇幻設定,再結合「不可能犯罪」,借助巧妙燒腦的懸疑筆法,為讀者獻上一場目不暇接的饕餮盛宴。

․․․

◆深夜古董店2:鍊金師的祕密(預計五月出版)

冉城暴發戶武雲非舉辦鑒寶會,會上將展出眾多稀世古玩,包括康熙官窯天藍釉花觚、張獻忠「西王賞功」金錢,許枚推斷另一個神祕撫陶師一定會出現,便決定與江蓼紅等人一道前往。瓷器收藏大家陳菡、金銀器古董商陸衍,神祕少年韓星曜也紛紛到場,不料主人武雲非卻在眾目睽睽下遭人殺害……

目錄

自 序
第一章 豇豆紅   

一家平日裡無人問津的深山野店裡,突然來了幾個奇怪的客人。其中包括古玩商許枚、四個自稱前來採藥的江湖客和一位帶著囚犯的警探宣成。夜半時分,其中一個江湖客突然死亡,現場被偽造成自殺,案發現場遺留了一只大清康熙年制的豇豆紅柳葉瓶,警探宣成決定和許枚聯手查案,並且意外發現許枚是個「撫陶師」,有召喚瓷靈的能力……

第二章 祭 紅

冉城富商季世元的女兒季鴻深夜造訪「拙齋」,亟欲變賣一件祭紅釉玉壺春瓶,沒想到隔天她就被勒死在公園樹林中,當場抓獲的「凶手」對案件閉口不言,身上卻帶著世間僅有一枚的南唐錢幣「缺角大齊」。此時少年神偷逆雪找上許枚,聲稱季小姐曾委託他去偷她父親的望遠鏡,而他想查明命案真相。許枚只好

去拜託友人江蓼紅幫忙,她不但是京劇名旦,同時也是「聽泉師」,可與古錢幣通過「泉音」交流……

第三章 郎 紅

一生收養栽培無數孤兒的秋夫人,出身冉城最古老的家族,一場大火燒光了祖宅後,秋夫人只好買下附近的丁家老宅安置孩童,不料那裡竟然發生「鬧鬼」事件,而「女鬼」原來是清康熙年製郎窯紅觀音尊的瓷靈。許枚從紅觀音尊的口中得知,世間還有第二個撫陶師……

第四章 霽 藍

許枚和江蓼紅應邀到春實島上的百果莊遊玩,卻意外捲入一樁離奇的綁架勒索命案:兩封勒索信,兩個綁匪,兩個人質,兩個勒

自 序

二○一四年一個夏天的中午,我正在山西博物院的「瓷苑藝葩」展廳「遊蕩」,展廳裡人不多,安安靜靜,氣氛很好。走過一只清代乾隆年間的豆青釉葫蘆瓶時,我半蹲著身子,從側面注視著它圓鼓的腹部。豆青是一種淡雅柔和、凝厚肥潤的顏色釉,雖然常見,但也實在素淨怡人,每次來山西博物院,我總會在此豆青釉葫蘆瓶身邊停留片刻。正當我直起身子準備離開時,葫蘆瓶上一張模糊的人臉一閃而過,我嚇了一跳,以為這傢伙成精顯靈了,聽到一陣嗒嗒的腳步聲才反應過來,原來是一個小朋友從後面的展櫃前跑過,回頭一望,小臉映在玻璃展櫃上,從我的視角看來,就像葫蘆瓶上劃過一道人影。

瓷器成精顯靈的想法雖然荒唐,卻也有趣。

瓷摶土而成,施以釉水,以金屬氧化物著色,入窯爐,以木柴生火燒成,乃是「五行具備」的器物。精巧的瓷器素來受人喜愛,古人在形容其形其色時,有時會不自禁地代入人的氣質和感官,如觀音瓶、將軍罐、甜白、嬌黃。在這只葫蘆瓶斜後方的展櫃裡陳列著一組四件康熙豇豆紅瓷器—菊瓣瓶、鐋鑼洗、太白尊、印泥盒。清人在形容其釉色時,更是把感官代入的擬人化色彩發揮到極致,紅豔潔淨,通體無瑕者,稱作「大紅袍」;淺紅嬌豔,如酡紅醉顏者,稱作「美人醉」;粉潤淺淡,如嬰兒肌膚者,則稱作「娃娃臉」,在叫出其釉色雅稱時,便自有一番氣質脫口而出。

回身看到這幾件豇豆紅瓷器時,一個古怪的念頭陡然而生,我是文博專業出身,也在閒置時間創作推理小說,之前早想寫幾個和文物有關的懸疑故事,卻一直缺乏靈感,如果真的讓這些瓷器「成精顯靈」,成為主角破案的助手或證人,豈不新鮮有趣?想到此處,瞧瞧展櫃中的幾件豇豆紅瓷器,「瓷靈」的想法便由此產生,用書中主角許枚的話說:「瓷靈,就是與瓷器本身傳達給人的感官、印象相同的人形。」豇豆紅釉的擬人化釉色名是靈感的源頭,故而《深夜古董店》的開篇,便是豇豆紅。

瓷靈是瓷器化作和它本體的神采、氣質幾近相同的人形,中國的顏色釉瓷以青紅黃藍白黑為主體色調,於此之外千變萬化,妙品迭出,如青釉有粉青、天青、梅子青,紅釉有祭紅、郎紅、

珊瑚紅,黃釉有澆黃、淡黃、雞油黃,藍釉有天藍、霽藍、孔雀藍,白釉有甜白、牙白、豬油白,黑釉有烏金及兔毫、油滴等基於黑色的窯變。於此之外,尚有茄皮紫、胭脂水、秋葵綠、茶葉末,五彩繽紛,千變萬化,視感多變,故而「瓷靈」的氣質也可高貴,可嫵媚,可清純,可神祕。如許枚所言:「甜白釉的瓷靈多是甜美可人的江南少女,洪州窯青瓷的瓷靈則多是破衣爛衫的黃髮老人,鞏縣三彩可化作華貴豐腴的貴婦,龍泉青瓷的瓷靈最是多變,可老可少可男可女,但總是一襲碧衣、風流俊美……」

我不擅長寫現代科技破案手段,又對風流蘊藉的古典氣質和雜糅古今的近代中國很有興趣,所以把故事的時代背景設定在民國初年。這是一個沒有監控、沒有網路、缺乏錄音設備的時代,而陳設於案發現場或現場附近的古瓷器可以看到、聽到一些有關案件的資訊,於是能與主角「撫陶師」交流的「瓷靈」便成為監控者、錄音筆甚至竊聽器,為主角斷案提供一定線索。

「撫陶師」這一稱謂也許會造成誤解,畢竟在今天看來,「陶」與「瓷」是截然不同的,陶用普通黏土製成,而瓷需用瓷土成胎,陶吸水率高,瓷吸水率低,陶燒成溫度較低,即便是釉陶燒成溫度也不過八百度左右,而瓷多在一千二百度以上。但在古人的著述中,陶與瓷的區分不那麼明顯,如成書於清代的《陶雅》、《景德鎮陶錄》都是關於瓷器的著作,再如許謹齋「宣成陶器誇前朝,收藏價比璆琳高」、唐英「鬼儡豐神簫鼓外,報酬事業榷陶中」、龔鉽「鈞陶自古宗良匠,怪得呈材要楷模」,皆是以「陶」稱「瓷」,而「撫瓷師」說來拗口難聽,所以書中便依古稱,名其曰「撫陶師」。

之所以把主角設定為一個古董店主,而沒有設定為象牙塔中的學者和紅店裡的瓷繪家,是因為這樣的身分和環境更適合與懸疑推理題材結合,也更容易引出矛盾衝突。

此外,《深夜古董店》的背景設定在民國時代,所以一些現代的文物學詞彙和最新認知,是不適合出現在小說中的,如大名鼎鼎長沙銅官窯發現於一九五六年,在民國時期沒有「長沙窯」這個說法。此外,元青花、仰韶彩陶等在那個年代還都沒有被明確認識,也不適合出現在這本小說中。

中國有豐富的文物資源,既然瓷可化靈顯境,且有了「撫陶師」,其他文物也可以設計不同狀態、不同氣質的「靈體」,所以便有了作為配角的聽泉師、鍊金師、弄玉先生、竹木郎君等。文物踏破了歷史的煙塵來到今天,為我們串聯起了一條清晰的文化脈絡,小說中所能提到的文物不過滄海一粟,能詳細介紹的更是寥寥無幾,但凡寫到的,我一定力求介紹精準,如果讀過這篇小說的朋友覺得某件文物有趣,或是喜歡上了某類文物,我當倍感榮幸。

內容連載

豇豆紅

 

這山間小店過客稀少,掌櫃的見來了生意,自然是萬分殷勤,見小悟臂上有傷,也不多問,不多時便端了酒來,還燒了一桶開水。許枚連聲道謝,先付了房錢,又請掌櫃煮兩碗麵來,加些肉,還吩咐熬一碗紅糖水。那掌櫃的見許枚出手大方,樂得眉開眼笑。

許枚細細清洗了小悟的傷口,敷上隨身帶著的傷藥,又用紗布包紮妥當,小悟疼得齜牙咧嘴,

卻強忍著一聲不吭。許枚在水盆裡洗了洗手,把剩下的紗布遞給小悟:「擦擦身上的血。」

正此時,天邊又是一個炸雷,小悟猛吃一驚,腳下一軟,下意識地伸手去扶桌子,卻正推在那錦緞包袱上,包袱迅速向桌下滑去。小悟大驚,「哎喲」一聲還未出口,包袱已被許枚穩穩托在手裡。

小悟差點咬了舌頭:高手啊!這身法比鐵拐張快得多啦!

許枚笑著把包袱放好,坐在小悟對面,說道:「說說吧,怎麼回事?」

小悟看著許枚的眼睛,不知怎麼的就有點心虛。

許枚見小悟不說話,便用手輕輕撚了撚包袱皮,自顧自說道:「三天前,興雲鎮杜士遼杜老爺家慘遭洗劫,那夥歹人手段高強,行事毒辣,劫掠之後,一把大火將杜家宅院化為灰燼。而杜士遼一家四口,連帶六名下人僕役,昨天在逃往興州的途中被人殺死在渡船上,死狀極慘。我本以為再見不到這張包袱皮,想不到你背著它跳到了我面前。」

小悟心一陣狂跳,想要站起身來,卻一丁點兒力氣也使不出來,只好向後縮了縮身子,緊緊靠著椅背,脊背上汗津津的,黏糊糊貼在椅背上。

許枚不急不緩繼續說著:「這個杜士遼嘛,前清時曾在西南軍中當過個小小的管帶,後來辛亥裁軍,不得已離開軍營,舉家東遷,來到興雲鎮。說白了,此人不過一兵痞,但頗懂瓷器。他早年做管帶時刮了不少民財,尤其是宣統二年,他在四川截殺了趙爾豐麾下一位旗人貝子,掠了不少奇珍異玩,還把一件康熙年的釉裡紅夔鳳紋搖鈴尊獻與統帶。後來那統帶落了魄,來到冉城一家古玩店變賣了這只搖鈴尊,巧的是,這古玩店的店主,正是在下。」

小悟心裡努力盤算著幾人之間的關係,最後得出的結論是:眼前之人與杜士遼,沒有半毛錢關係。

許枚收拾著桌上的紗布藥品,悠悠道:「我迷古成癡,尤其是個瓷癡,聽了那統帶的回述,便備下一份禮品,趕往興雲鎮,只想著或許能借那統帶的名義和杜士遼攀些交情,最好能從他手裡淘幾件珍玩。」

小悟心中一涼:這人竟然和那姓杜的有交情,看來老天要叫我去和貓兒做伴了。

不巧正在此時,窗外電光一閃,接著便傳來淅淅瀝瀝的雨聲,還夾雜著風搖樹木的颯颯聲,好像老天真要把他的魂兒收走似的。

許枚看著小悟的表情,輕輕地笑。

小悟有些奇怪:這人看起來不像是有敵意的樣子,不過鐵拐張也喜歡笑著殺人……

「我帶去的禮物就用這張包袱皮包著,你瞧,淡紫色的綢緞,這裡還繡著一朵蘭花,關鍵是蘭花的第三個花瓣上沾著一點油漬,這是我包禮物時不小心弄上的。杜士遼天性涼薄,對我這個小小的古玩商自然也是敷衍了事,禮物倒是收得痛快,生意卻一筆也沒談成,讓我好生沮喪。兩天後我才知道,在我離開興雲鎮的當晚,杜家便遭人滅門,杜士遼珍藏的古玩也被洗劫一空。不出所料的話,你們劫掠杜府時,順手抄起這張包袱皮,包了一件寶物出來,卻因為分贓不均,發生火併,你躲在橋下,應該是被同夥追殺,假裝落水暫避殺劫。」

「不……我我我就是望風,沒沒沒殺人,他們……沒想分東西給我們,還……滅滅滅滅口。」小悟見許枚那雙丹鳳眼中精光一閃,似是有一股寒氣迸射而出,頓時覺得渾身一陣冰冷,話都說不利索了。

許枚笑了笑:「我相信你。」

「啊?」

「你的眼睛還算乾淨,雖然有點痞氣。」

「哦……」

許枚從自己隨身的行囊裡取出一件衣服:「你這麼光著也不像話,穿上。」

小悟默默接了,呆了半晌,才說道:「罷了,看你是個人物。嗯……你若幫我殺了那四個傢伙,這件東西就算給你的報酬。」說著拍了拍包袱。

「我可不是殺手。」許枚失笑,「不過,我想看看這包袱裡到底是什麼東西。」

「行。」小悟答應得很乾脆。

花梨木盒子被輕輕打開,裡面用層層錦緞裹著一件瓷器,小口徑不盈寸,短項微微收束,長不及半寸,肩腹及足,愈趨下愈大,體如半球,足之圍近四寸,釉色紅豔嬌柔,透出淡淡的不均勻的粉色,勻淨細膩,似幼兒面頰般粉潤可喜,釉下隱隱有暗刻團螭紋飾,在客棧昏暗的燈光中顯得典雅而神祕。

許枚輕輕驚呼:「豇豆紅太白尊!」

「什麼?」小悟沒聽懂,「豇豆?」

「豇豆紅。」許枚道,「創於康熙年間的獨特釉色,正色似紅而粉,在若鮮若黯之間,時有青色苔點,如豇豆之色,故名豇豆紅。」

「哦……」小悟似懂非懂,卻覺得眼前這件瓷器的釉色比平日裡見的豇豆粉潤許多,分明像是幼兒塗脂的面頰,又問道,「那你剛才說的……什麼白尊又是什麼意思?」

「太白尊,」許枚道,「也叫『雞罩尊』,因為它形似雞罩,不過我不大喜歡這個稱呼。你瞧,此物形如太白醉酒斜倚之狀,故稱『太白尊』。」

小悟前前後後看了幾遭,沒看出半點「太白」的影子,雞罩的樣子倒是看出個十成十。

許枚小心地把太白尊翻轉過來,見那底釉細膩緊致,白中泛出隱隱的青色,上書三行六字青花楷書款——「大清康熙年製」。

小悟愣愣地瞧著許枚,見他眼中閃現出興奮的神采,便問道:「這東西很難得吧?」

許枚點點頭:「豇豆紅釉色以『大紅袍』為最上乘,『美人醉』、『娃娃臉』略次之,『乳鼠皮』再次之,至若『驢肝』、『馬肺』,則不足道也。此物釉色便是『娃娃臉』之紅。自前清咸同之際,美國人便對豇豆紅瓷器如癡如醉,為之一擲千金,繼而歐羅巴人也陶醉其中,故此絕好的豇豆紅瓷器,多在歐美,留在中國的反卻不多,我今幸得一番把玩,也值回這一路風塵僕僕。」

小悟聽得似懂非懂,對眼前的東西只得一個印象—一定很貴。正懵懵懂懂時,忽聽許枚道:「別說話,聽……」

冤家路窄

 

小悟側耳聽去,只聽見淅淅瀝瀝的雨聲中,店掌櫃正在院子裡和人說話:「客官,還有兩間客房,您這邊走。」

「我說,這店裡陰森森的,不會有什麼不乾淨的東西吧?」

「真他娘晦氣,讓老子抓著那小鬼,非把他開膛摘心,碎屍萬段!阿嚏!」

「趙兄休惱,想那小子三魂嚇去了兩魂半,又挨了趙兄一槍,再被這山雨一淋,想活命也難。再說那『美人醉』的柳葉瓶已經在咱們手裡,再加上杜家那些金銀玉器,也不白忙這一遭。」

「這附近荒涼無人,那小子挨了一槍,要想活命,多半會來這客棧避雨,瞧,那邊就是客房,運氣好的話,我們可以抓到一隻戰戰兢兢的小老鼠……」

那邊許枚、小悟皆是一驚,許枚驚的是聽見一個年輕人在說「美人醉」,興奮不已,小悟則是嚇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小翎子和貓兒慘死的場景驟然湧入腦海,尤其是最後那句「戰戰兢兢的小老鼠」說得陰沉狠戾,正是鐵拐張無疑。

許枚定定神,伸手抄起方才丟在地上的擦了鮮血臭汗的紗布,一把扔進床下,又從包裹裡抽出一件藕色曲襟長袖旗袍和一雙繡著杜鵑花的小繡鞋,順手把旗袍搭在椅背上,再把鞋擺在床下,又一把抓住小悟,丟在床上,連那只太白尊和花梨木盒子也捲進包袱皮,和小悟一起裹在被子裡,放下床帳。

許枚身手利索得緊,剛剛收拾乾淨,便聽走廊木地板上咚咚咚拐杖拄地聲響,緊接著便是「吱呀」一聲,一個身穿褐色長衫、拄一根拐杖的中年男子推門闖進來,身後還跟了提著食盒的掌櫃。

「您瞧,我說過中間的客房有人啦!」掌櫃的一攤手道,「您四位住南北兩邊的房間正好。」

拄拐男子和許枚四目相對,又看看床邊的旗袍繡鞋,也是一怔。

許枚隨和地笑笑,上下打量這男子,見他四十來歲年紀,前額微禿,後腦長髮觸肩,鷹鉤鼻上架一副眼鏡,顯得醜陋而文質彬彬,還有幾分學究式的古板,但那一雙眼睛白多黑少,明顯露出一種陰沉詭異的味道。

許枚頷首致意,又對掌櫃道:「紅糖水可熬好了?拙荊等不得,都睡下了,畢竟她這些天……身體不好,趕這一程的山路早疲乏得緊了。」

「熬好了熬好了,方才生火慢了些,故此耽擱了,您別見怪。」掌櫃的不知一個男孩子怎麼成了這書生口中的「拙荊」,更不知道繡花鞋和旗袍是從哪兒變出來的,但他在此開店已有十數年,知道這些穿林野客多少都有些不願為外人所知的祕密,因此也聰明地一句不問,把紅糖水和兩碗加了肉的麵條從食盒裡取出,放在桌上,便告辭離開。

那拄拐男子做作地笑了笑,道聲「打擾」,便退了出去,對身後幾人道:「先把行李放在房裡,去正廳吃些酒飯。」

許枚隱約看見門外走廊裡還有三道人影,便想到小悟所說「幫我殺了那四個傢伙」和方才那

年輕聲音說的「挨了趙兄一槍」,心裡便有了底,忙閂上門,從被子裡提起小悟問道:「就是他們吧,要殺你的人?」

「嗯。」小悟緊張地點頭,「你問掌櫃要紅糖水就是為了把我扮成個害月事的婦人,騙過他們?」

「不錯,若是開槍打你的人還在山裡,很有可能來此投宿。我這回去興雲鎮,特意給一位紅顏知己買了件漂亮旗袍和一對小花鞋,故此靈機一動,事先點了紅糖水,想著待他們來了,用這幾件東西或可哄騙一時。」

小悟心中愈發驚奇:這人真有些門道。

許枚盯著小悟的眼睛道:「說說吧,這些人是誰?美人醉是怎麼回事?」

小悟身子一顫,窩在被子裡低聲說道:「我和貓兒還有小翎子,都是興雲鎮的……嗯,用你們的話說是小混混,但我們沒幹過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最多就是……就是偷些吃的。幾天前,一個拄拐的男人突然找到我們,問我們願不願意發財。發財誰不願意呀,誰知他竟然拉我們去杜家望風,事後還要殺人滅口!小翎子跑得慢,當時就被殺掉了,我和貓兒偷了他們兩個包袱,東躲西藏逃了三天,剛才貓兒也被打死了,就剩下我一個……那個拄拐的,就是江湖上有名的大盜鐵拐張……」

「哦,『穿心鐵拐』張九善,人稱鐵拐張,橫行江淮的巨盜……此人我倒是有所耳聞,傳說他武功極高,殺人如麻,共犯下大案三十六宗,小案不可勝數,還有不少警察和租界巡捕都死在他的鐵拐擊穴之下。」

「對對對,這老賊狠極了!」小悟打個寒噤,「還有貓兒,剛才在林子裡被獨眼趙一槍打爆了腦袋,他在杜家偷了一個和我這個差不多的盒子,被獨眼趙搜去了。」

「差不多的盒子?唔,『神槍惡盜』趙順,人稱獨眼趙。我聽說此人曾是張勳麾下的辮子軍,四年前張勳被段祺瑞所敗,此人便流落江湖。據傳說這獨眼趙專使一支漢陽造步槍,槍法奇準,兩年來被他劫殺的富商大賈達十二人之多。」

小悟眼圈一紅道:「貓兒就是被他打死的,當著我的面,我胳膊上這個窟窿也是拜他所賜。」

「可憐的……」許枚拍拍小悟的頭,「還有兩個是誰?」

「還有一個比我大不幾歲,叫『鴆公子』喬七,長得倒是好看,就是脖子後面有一大片燒傷的疤,特別嚇人。聽鐵拐張說,他最會使毒。」小悟說著打了個哆嗦,「杜家的宅子就是他燒的,人也是他殺的,行動當天他來晚了,讓我們帶著財寶先走,他自己包下了殺人放火的髒活兒,不過看他那副神色,倒是很享受的樣子。不過……這個人做事粗心得很,如果不是他打瞌睡,我和貓兒可逃不出來。」

許枚搖頭道:「這個鴆公子可是名頭響亮,傳說他十二歲時便讓新任直隸督軍曹錕麾下的整整一個炮兵營糊裡糊塗見了閻王,之後幾年,犯下的命案不計其數。小小年紀便如此歹毒,若容他長大了,誰能制得住他?」

「還有一個熊包,名字我不知道,聽喬七叫他海饕餮,好像是個水手。這人塊頭最大,力氣

也大得嚇人。」小悟說著笑了笑,「不過他有點神經兮兮,最怕的就是鬼。」

「這人我倒曉得,他就是冉城人,當年在法國人的貨船上做事,後來被法國船長當眾羞辱,當夜便喝得酩酊大醉提了兩大桶火油上船,把偌大一艘販運軍火的貨輪燒得支離破碎,沉沒在冉城東南的沄沄河裡。警察把冉城裡裡外外搜了三遍,可還是被他逃之夭夭。呵,想不到這四個人竟湊在一處,有趣,有趣。」

小悟見許枚神色古怪,只道他心生懼意,便猶猶豫豫地說道:「我也不用你殺了他們,只要你能保我活著離開這座山,這東西就給你,怎麼樣?」

許枚笑了笑:「走一步算一步吧。先吃麵,一會兒我去會會他們。對了,把太白尊拿出來,捂在被子裡太作踐它了。」說著掀開被子,雙手把那豇豆紅太白尊捧了出來。

就在他許枚雙手捧出那瓷器的一瞬間,驀地紅光一閃,掌間現出一陣柔和的淡紅色氤氳,嫋嫋濛濛,消散開來,小悟從沒見過這等情狀,嚇得一屁股跌進被窩裡。

 

瓷靈

 

等小悟回過神來,那柔和的紅霧已漸漸淡去,太白尊也不知去向,許枚手中赫然抱著一個五六歲的小男孩。這小男孩頭梳雙髻,生得杏臉桃腮,一對水汪汪的大眼,小小上翹的鼻子,紅馥馥的小嘴唇,上身穿一件紅中透粉、絳線繡團龍的小肚兜,下身穿一條白緞子緄繡青邊的褲子,光著白嫩的小腳,乖順地偎在許枚懷裡,可愛之極。小悟一時間忘了害怕,只想著把這小男孩水嫩嫩的臉捧過來親上一口,但隨即回過味來,只想大喊幾聲,又怕被遠在正廳的四盜聽見,只得壓低了聲音嘶吼道:「小孩哪來的?瓷器哪去了?有妖怪!鬼呀!」

許枚有些尷尬,掏出懷錶看了看:「十一點零二分,已入子時。」

「什麼意思?」小悟對「子時」二字有些發怵,從小便聽說子時一到就是鬼的世界,這小孩不會真是……

許枚把小男孩放在椅子上,伸出左手,但見那油燈下的手掌潔白如玉,暗綠色的經脈展伏在手背上,指甲透著淡淡的碧璽般的粉,分外漂亮。

許枚有些不好意思:「不巧被你看見了,一到子時,我的左手就會變成這樣。」

「你……你是什麼變的?」小悟哆哆嗦嗦地問。

許枚無奈道:「我是人,或者說,我是個撫陶師,每到子時,我的左手若是碰觸到一件浸透了能工巧匠心血的瓷器,便會喚醒瓷靈。」

「瓷靈?」小悟用被子把自己裹得嚴嚴實實,只露出一張煞白的小臉。

「對,瓷靈。就是瓷器化作和它本體的神采、氣質幾近相同的人形。比如甜白釉瓷的瓷靈多是甜美可人的江南少女;洪州窯青瓷的瓷靈則多是破衣爛衫的黃髮老人;鞏縣三彩可化作華貴豐腴的貴婦;龍泉青瓷的瓷靈最是多變,可老可少可男可女,但總是一襲碧衣、風流俊美……」

「打……打住!我只想問這小孩是怎麼回事?瓷靈?」小悟望望坐在椅子上歪著頭瞧著自己

的小男孩,還是有點害怕。

「沒錯。瓷靈,就是與瓷器本身傳達給人的感官、印象相同的人形。這件『娃娃臉』釉色的豇豆紅太白尊,讓人捧在手裡就感覺像在撫摸孩兒的臉蛋似的,身子又圓又潤,胖乎乎矮墩墩的,瓷靈自然是一個可愛的小娃娃了。」

小悟心有餘悸:「那不就是瓷器精嗎?我聽說書先生講《西遊記》,說什麼採天地靈氣,受日精月華,不知多少春秋,方能修成人身……」

「差不多,古物皆有靈。」許枚笑道。

小悟好像有些理解了,卻見那小男孩忽然抬起胖乎乎的小手,揉著自己的小臉蛋問道:「你為什麼害怕呀?我樣子很嚇人嗎?原來姐姐說我長得可愛都是騙人的……」說著小鼻子一抽,好像要哭。

「喲,別哭。」小悟最怕小孩哭了,忙一掀被子跳下床來,大著膽子把小男孩抱在懷裡,一戳他軟軟的小肚皮,低聲吩咐道,「千萬別哭哦,把壞人招來就不好了,再哭哥哥撓你癢癢。」一面戳一面尋思:這小肚兜的面料真好,滑溜溜的……看來這瓷靈也沒什麼攻擊力嘛,只要不是吃人的惡鬼就好,再說連獨眼趙都沒能真的把我如何,他一個小妖怪有什麼好怕?

小男孩有點生氣地推開小悟的手指:「不准戳我的釉,很難燒的。」

「啊,好,好,你叫什麼名字?」

「豇豆紅。」小男孩歪著頭想了半天,認真地說。

「哥哥問你名字,不是品種哦。」

一旁的許枚「噗哧」一笑:「他都二百多歲了,你能當他哥哥?叫他祖爺爺還差不多。」一面說一面從小悟懷裡抱過小瓷靈:「來,叔叔給你起個名字,就叫紅豆怎麼樣?」

「嗯,好。」不知是不是所有瓷靈都對許枚極有好感,紅豆笑瞇瞇答應一聲,嘟起小嘴「啵」地在許枚臉上親了一口。

許枚幸福地笑了好久,把紅豆放下說:「乖,先變回去好嗎?」

「嗯……」

「怎麼了?」

「叔叔能把我姐姐找回來嗎?我們本來在一起的,有一天著了火,我就找不到姐姐了。」

「好,叔叔一會兒就去幫你找姐姐,你先變回去好不好?」

「好。」紅豆鬆開許枚,輕巧地跳到桌上,紅光一閃,又是一只紅潤可人的豇豆紅太白尊。

Reviews

There are no reviews yet.

Be the first to review “深夜古董店1:瓷靈現身”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