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
特價

你是北極星

きみはポラリス

NT$350NT$277save21%

3 件庫存

網上分享

作者/譯者簡介

三浦紫苑

1976年生於東京。2000年以長篇小說《女大生求職奮戰記》踏入文壇。

文筆流暢自如,擅長塑造個性鮮明的人物角色,故事總洋溢著年輕人的青春面貌,深獲年輕讀者喜愛。

2006年以《多田便利屋》榮獲第一百三十五屆「直木賞」大獎肯定。

2007年以《強風吹拂》拿下當年「本屋大賞」第三名,與森見登美彥的《春宵苦短,少女前進吧!》、萬城目學的《鴨川荷爾摩》齊名。

2010年再以《哪啊哪啊~神去村》入選「本屋大賞」前十大,為台灣2011年最暢銷翻譯小說。

2012年以《啟航吧!編舟計畫》一書奪得本屋大賞第一名,以及紀伊國屋KINO BEST票選年度書籍第一名。

2019年再度以《沒有愛的世界》入圍「本屋大賞」。

 

林佩瑾

曾任出版社編輯,現為專職譯者。熱愛閱讀、電影與大自然,主要譯作有《你的人生,我來整理》、《從負債2000萬到心想事成每一天》、《麻里惠的怦然心動筆記》、《漁港的肉子》、《我啊,走自己的路》等。

聯絡信箱:kagamin1009@gmail.com

內容簡介

愛情,就像指引自己人生道路的北極星。

 

為什麼我們在陷入愛河的時候,會知道這就是戀愛呢?

愛上某一個人時,心中會發射出一道特別的光,

彷如閃耀在夜空中引導著自己,永恆的北極星。

 

「我不喜歡主流愛情小說的既定框架,

愛情應該突破制度與性別的藩籬。」——三浦紫苑

直木賞、本屋大賞作家三浦紫苑

最強的戀愛小說集!

***

〈永無完成之日的兩封信〉

對岡田來說,寺島真是個差勁的傢伙。老是見一個愛一個,等到那些女生動了真情,卻又嚇得拔腿就跑,自己身為他從小到大的玩伴兼好友,只能承受對方的抱怨,幫他善後。

雖然如此,岡田就是無法放下這個粗枝大葉又遲鈍的白痴。即使他只能藉由教寺島寫情書,把自己的情感悄悄藏在那一字一句裡……

 

〈永不背叛〉

這個世界上,有沒有永遠不會背叛的關係呢?

那一天,我親眼目睹妻子對兒子所做的驚人之舉……雖然他還只是個小嬰兒,但妻子的行為實在令我在意得不得了!

從以前開始,我就很難理解許多女性對異性親屬表達情感的方式。這都是因為小時候遇過一對奇妙的老夫妻……

 

〈我們做過的事〉

俊介說「只要沒有人發現,就等於沒發生過。」然而,我卻忘不了我和他一起犯下的罪。

那件事發生之後,不管眼前出現多麼好的對象,我都無法再愛人了。我身上有一塊抹滅不去的印記,那是殺人者的記號……

 

〈洋溢於夜色中〉

真理子從以前起就很奇怪。她明明不是信徒,卻埋頭熟讀聖經、參加彌撒,萬般陶醉地詠唱聖歌,說她感覺得到某種超自然的體驗。

有一天,真理子的丈夫突然來找我,說他擔心懷了孕的妻子太過狂熱;沒想到,當晚真理子就來到我家,說要一起去青森看耶穌基督的墳墓……

 

〈骨片〉

老師還不知道我的崇拜與愛戀就死了。

即使我跟他從未敞開心房談論男女之事,我的心意從未改變。我決定以自己的方式貫徹這份愛。擁有他的骨頭碎片,是我與老師合而為一的方式……

 

〈紙雕〉

結婚才剛半年,里子就厭倦了和丈夫阿始共度的兩人生活。生下太郎這兩年來,養小孩也令她心生厭煩。一想起今後這幾十年還得繼續幫太郎擦屁股、跟阿始盡夫妻本分,里子就想尖叫。

此時,一個自稱紙雕藝術家的男人,偶然出現在他們一家三口的生活中,接近他們似乎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漫步森林〉

「浮羽小姐,我想跟妳去森林散步。」和這個男人初次見面,他沒頭沒腦的丟下這句話就跑了。

認識他,完全打亂了我的人生藍圖。這人看似沒有固定工作,常常搞失蹤,一年只給我幾次錢,卻一給就是一大筆。為了日後生活著想,我決定今天要跟蹤他,搞清楚他到底在幹嘛……

 

〈優雅的生活〉

最近流行的「愛自己愛地球活動」,也滲透到公司裡了。看著變得健康美麗的同事,紗依決定也開始加入這股風潮,改善自己的生活方式!

在紗依的堅持之下,男友跟他一起吃糙米、穿純棉衣服、做瑜伽,這些活動看似拉近了彼此之間的距離,但她心頭的空虛仍揮之不去,逼男友實行「樂活」的目的原來是……

 

〈春太的每一天〉

一年當中,我最喜歡春天。因為春天是我跟麻子相識的季節。

三年前,麻子把英俊帥氣高大威猛人見人愛的我帶回家;麻子總說我無可取代,我知道她最愛的就是我了。沒想到,有一天麻子卻光明正大帶別的男人回家……

 

〈冬季一等星〉

八歲那年冬天,我被綁架了。

其實文藏一點都不想綁架我,他只是碰巧開走一輛上頭有小孩的車子。在那恍如一場夢境的夜晚,他仔細聽進我說的話,教導了我許多事情,我們一同仰望著灑滿點點繁星的夜空……

 

〈通向永遠的信,第一句〉

如果不是高中時那次和寺島一起被鎖在體育館倉庫的意外,岡田或許沒法釐清自己的感情吧。

然而,最重要的話語,岡田總是無法對寺島說出口。無論是他想聽的,或是他不想聽也想像不到的話語……

 

三浦紫苑在這本戀愛小說集中,描寫了人與人之間複雜多變的情感關係,她試圖突破性別跟制度的藩籬,探尋出每個人心中那道光芒。她認為不管對象是誰,戀愛的心情應該都是一樣的,因此其筆下呈現的感情宇宙無限寬廣。不管是只能在心裡默默告白的男人;懷抱著共同的犯罪祕密,卻漸行漸遠的男女;藉由偷藏死去單戀對象的遺骨來貫徹愛意的女子,或者是渴求共享生活點滴,以學習「樂活」趕走空虛感的情侶……三浦紫苑從文字可以定義的各種關係中,描繪出人們心中那無以名狀的情感。無論你喜不喜歡、熟不熟悉愛情小說,都能從中找出自己情感宇宙中最亮的那顆星。

目錄

1永無完成之日的兩封信

2永不背叛

3我們做過的事

4洋溢於夜色中

5骨片

6紙雕

7漫步森林

8優雅的生活

9春太的每一天

10冬季一等星

11通向永遠的信,第一句

媒體評論

  • 無論對象是誰,戀愛的心情都是一樣的。縱使只是曇花一現,縱使愛已逝去,都將為自己點燃一盞心燈,照耀往後的人生路途。愛情,就像指引自己人生道路的北極星。──三浦紫苑於《STORY雜誌》訪談
  • 我想寫一本無論喜不喜歡、熟不熟悉愛情小說的人都能看得盡興的書。我不喜歡主流愛情小說的既定框架,愛情應該突破制度與性別的藩籬,希望本書能為大家拓寬愛情的定義。──三浦紫苑於《別冊文藝春秋》訪談
  • 本書的角色們跨越了既定框架,他們的戀愛本質是如此簡單、純潔。──別冊文藝春秋
  • 三浦紫苑不受主流愛情小說的公式束縛,探求人際關係的各種可能性。──《STORY雜誌》
  • 三浦紫苑以創新的觀點勇於挑戰微妙的心理變化,打造出一本成功的短篇集。──翻譯家‧羽田詩津子

《你是北極星》集結風格各異的十一篇戀愛短篇,鮮活描寫同性之戀、若有似無的曖昧與錯綜複雜的三角關係,挑戰大家對於戀愛的定義。──北海道新聞

內文試讀

〈春太的每一天〉

 

「我看你乾脆結紮好了。」麻子說。

「不要。」我答。

我和麻子在客廳無所事事,度過悠閒的春日午後。

「因為,你前陣子又在公園跟正妹搭訕呀。」

唔,被妳逮到啦?可是麻子,妳誤會了,不是我搭訕別人,而是別人搭訕我啊。

我的女人緣非常好。不,坦白說,其實不分男女老幼膚色種族,大家都愛我,這點妳也心知肚明吧?

所以,我希望妳不要因為我跟別的女孩要好,就打翻醋罈子。桃花旺盛又不是我的錯,誰教我英俊帥氣高大威猛心地善良人見人愛,這是天意啊。

要恨,就恨把我造成萬人迷的上帝吧。對了,要紮就紮上帝,別紮我啊。好嘛,麻子,就這麼做吧!請妳行行好,別再拿結紮這種恐怖的話來嚇我了。

說到底,妳根本一點也不需要吃醋嘛。我的身心都是妳一個人的,枉費我每天費盡唇舌向妳表明心意,為什麼妳就是不肯相信我呢?不過,我也喜歡妳這種多疑的個性。

我將上述想法全凝聚在眼裡,含情脈脈地注視麻子。

「你幹嘛一臉蠢樣?」她輕拍我的頭。

害什麼羞嘛,麻子,妳真可愛啊。我席地而坐,悄悄將下巴靠在坐在沙發看電視的麻子膝上。

窗外的櫻花花瓣隨風輕舞,溫濕的土壤味、嫩芽逐漸滋長的聲響,似乎也飄進了房裡。

「春天啊—」我喃喃道。麻子置若罔聞,埋頭看著八卦節目。

「春太你看,有很多藝人都結紮啦。」

這話題還沒結束啊?

某知名古裝劇演員花心成性,他老婆對此頭痛不已,於是建議他去結紮。麻子就是看了這次特輯,才會突然將歪腦筋動到我身上。

稍瞥一下螢幕,只見熟悉的綜藝節目主持人手持「結紮藝人一覽」圖卡,一邊向觀眾解說。

「我又不是藝人,沒差啦。」

我也知道這答案沒什麼說服力,但還是撂下此話,從麻子身旁起身。說起來,麻子不也很花心嗎?我走過電視前,站在窗邊,頓時悲從中來。

沒錯,花心的人是麻子才對。我只是對向我搭話的女孩報之以禮,她就大發雷霆,結果自己卻光明正大帶別的男人回家。這也是我的家耶。

希望她能稍微想想我所受到的打擊。麻子首次帶男人回家的那一晚,我可是傷心得食不下嚥呢。(不過隔天早上肚子太餓,所以又正常進食了。)

不僅如此,麻子還在驚訝得說不出話的我面前和那個男人卿卿我我。那個男人……叫什麼名字去了?對了,他叫米倉健吾。可惡,光想到他就一肚子火。瞧他一臉痴呆,那種男人到底哪裡好?我跑得比較快、比較健壯,毛髮也比他茂密!米倉那傢伙啊,以後是禿定了。他現在故意用瀏海蓋住額頭,但其實髮線肯定一天比一天高。不知道麻子會不會察覺這點?

總而言之,米倉那傢伙應該學一下什麼叫「自知之明」。明知麻子有我這個男人,卻還動不動跑來我們家。算了,誰教麻子這麼正,同樣身為男人,我知道不可能抗拒得了她的誘惑。但你臉皮真的超級厚耶,米倉!

你們倆同床共枕,也不想想我在客廳多少次淚濕毛毯,求求你們,別再考驗我的心了!我究竟吶喊了多少次?我那顆纖細的心,早已遍體鱗傷。

可是,現在我已經決定盡量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因為,我知道麻子最愛的是我。給我等著瞧,米倉!遲鈍的你一定不會發現,其實麻子只是跟你玩玩罷了。

令人生氣的是,那天早上米倉離去時,麻子的皮膚竟然變得紅潤光滑。

「你別這麼生氣嘛,春太。」麻子說著,悄悄抱住睡在客廳以示抗議的我。「春太在我心目中,可是任何人都比不上呢。」

「真的嗎?任何人都比不上嗎?」

「我最愛你了,春太。」

啊,麻子!我也是,我也最愛麻子!

既然麻子的摯愛是我,那就沒什麼好氣了。我相信麻子的話,就算麻子偶爾偷吃髮色奇怪的男人,我也要展現寬闊的胸襟。有什麼辦法,誰教我愛她呢?愛,會讓自己原諒對方的一切。我真是堅強啊。

啊,花瓣又隨風揚起,院子裡的櫻花已然盛開。

「春天啊—」

我的鬱悶一掃而空。今天米倉那個礙眼的傢伙沒來,因為麻子沒打掃家裡時,那傢伙是不會來的。難得能跟麻子朝夕相處,我決定不胡思亂想了。

「一年當中,我最喜歡春天。畢竟春天也是我跟麻子相識的季節。」

語畢我回頭一望,麻子也來到窗邊。她站在我身旁默默眺望庭院。我知道麻子想起了和我相遇的情景,偶爾,我倆的心靈會異常相通。

每當這種時候,我總覺得很幸福。

三年前的春天,麻子主動對癱坐在路邊的我搭話。那天的陽光就像今天一樣溫暖,繁櫻盛開。

「你在這裡幹嘛?」

麻子在路邊不假思索蹲下,端詳我的臉。「肚子餓了嗎?」

連走好幾天路,沒飯吃、沒地方睡覺的我,連回答的力氣也沒有。但是,麻子的眼神實在過於溫柔,我不忍心無視她,便勉強擠出一個字:「嗯。」

「這樣啊,那你要不要來我家?」

我聽錯了嗎?喂喂,妳能不能稍微有點戒心?雖然我現在又餓又累、連站都站不穩,但好歹也是個男生耶。

現在想想,麻子輕易帶男人進家門,大概是她的天性吧?她人那麼好,肯定無法對人見死不救;我看那個米倉,八成也是倒在路邊被她撿回來的。

撿我就算了,撿米倉那種傢伙幹嘛咧?不能當濫好人啊。不過這也是麻子的優點就是了。

「來吧。」麻子對陌生的我伸出手。怎麼辦,要去嗎?正當我猶豫不決時—

「你無家可歸吧?」

麻子微微一笑,率先起身往前走。待走了數步,她又回頭對我招手道:「過來。」

風迎面吹來,麻子的香味弄得我鼻子癢癢的。這味道彷彿陽光下的蒲公英般乾燥香甜,聞起來既可靠又溫暖。

於是,我決定跟著麻子回家。

麻子獨自住在一棟小小的樓房裡。

「我父母都死了,所以這裡只有我一個人。你想待多久都沒關係。」麻子說。

麻子的父母微笑著變成一張快照,躺在客廳的五斗櫃裡。偶爾麻子在五斗櫃找東西時,會順便把那張照片拿出來緬懷。

但是很快地,照片又會物歸原處。

除此之外,整個家沒有半點麻子父母的痕跡,連生前用過的餐具、衣物、氣息都沒有留下。

麻子真的變成一個人住了。

這兒有個小院子,麻子也會做好吃的飯給我吃,有時還會跟我一起洗澡,因此我非常喜歡這個家。經過一個月,我對麻子的喜歡已經遠超過這個家及所有事物,於是決定哪兒也不去了。

所以,當麻子若無其事地問我:「想不想永遠待在這兒?」我真的很開心。

「這個嘛,也沒什麼不好啦。」

「那你就需要一個名字囉。」

「妳喜歡怎麼叫,就怎麼叫吧。」

「嗯—」

麻子思索半晌。「春太。你覺得春太怎麼樣?」她說。

「不賴。」我答。

其實我很喜歡那個名字,但竟然說什麼「不賴」,當年的我真是青澀啊。嗯嗯。

從此之後,麻子跟我便開開心心住在一起。

「好漂亮喔。」麻子望著院子說道。

「好漂亮喔。」我望著麻子的側臉說道。妳真是迷死人了,麻子。經過三年,妳的臉不僅百看不厭,而且我覺得妳越來越漂亮了。

麻子,妳想怎樣就怎樣吧。啊,不過千萬別叫我結紮喔,除此之外,妳想幹嘛都可以。我不在意妳叫別的男人來家裡,也不在意妳吃別的女人的飛醋,一切全由妳作主。

來,儘管背叛我吧。

無論妳如何對待我,我對妳的心意永遠不會改變。

 

麻子在家裡做設計工作。她工作時,我會盡量不去吵她。

我不清楚她設計的詳細內容,因為—

「誰教春太每次一看到,就興奮得不得了。」

她不好意思把作品拿給我看。什麼嘛,麻子好小氣喔。看了漂亮的東西,不興奮才奇怪呢。

根據迄今見過的幾件作品跟狀況推斷,麻子主要應該是設計書本吧。

麻子的工作室在二樓,那兒羅列著好多資料書籍跟雜誌。我很喜歡蒙上灰塵的紙味,聞起來令人心情平靜。

麻子埋首於那些東西之中,幾乎每天都坐在電腦前。有時她會親手剪貼、畫畫,有時也會帶著相機出門拍照。

麻子很喜歡創作。

「麻子,該開飯了吧?」我從門口探向房內。

「哎呀,春太,你餓了嗎?」

如果她願意回頭看著我,那表示工作進行得很順利。可是,假如我上樓後正猶豫著該不該走到門口,她就莫名其妙凶我:「春太吵死了,很煩耶!」此時最好「三十六計、走為上策」。剛起床的麻子與趕稿中的麻子是這世上最危險的猛獸,正所謂「君子不立危牆之下」啊。

不過,無論多麼忙碌,麻子一定會在黃昏暫時停工,然後跟我到鎮上悠閒散步,接著回家吃飯。

「妳可以不必管我啊。」我說。

「不好意思,抽不出太多時間,但是至少一起吃頓飯吧。」她笑道。

哎唷真是的,這女孩多麼善解人意我真是上輩子燒好香啊!我的感動與心動衝到最高點,搞得自己好像為孫子感到欣慰的老爺爺一樣。

昨天,麻子一整天都關在房裡化為猛獸,不料晚上突然慌張地跑來客廳。

「怎麼辦!春太,今天是星期幾?」

「咦?」我正想上床睡覺,所以腦袋不大清楚。「大概是星期五吧。」

「啊~星期五!那明天就是星期六,我完蛋了!」

麻子開始火速打掃客廳。她把我趕到一邊,夜深了卻仍開啟吸塵器。

我討厭吸塵器的聲音,因為很像雷聲,令我聽了忍不住發抖。

當時的我也很想鑽進毛毯,但我實在不想在麻子面前出糗,只好強裝鎮定。

我心裡祈禱著「拜託快點關掉吧」,一邊勸她:「喂,會吵到鄰居啦。」

但是麻子完全不聽勸,只是面色鐵青、活像念經地咕噥著:「來不及了、來不及了。」

這種情況的麻子萬萬惹不得。算了,反正最近夜晚越來越暖和,我先去玄關避難吧。怎料我才移到玄關,麻子又隨後追來,開始用力擦起玄關了。這下子,我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是米倉,米倉那傢伙要來了。

受不了。那種傢伙啊,光是給他進門他就該感謝得痛哭流涕、五體投地了,何必特地為他打掃迎門?

我悶不吭聲地看著麻子的一舉一動。她將玄關打掃得乾乾淨淨,接著又去掃廁所,完全沒察覺到我在生悶氣。

「春太,跟你說,明天傍晚米倉要來喔。」

「是喔,嗯哼。」

「因為我不小心說了:『我會做晚餐,過來一起吃吧!』」

「妳幹嘛說那種話啊!麻子,妳該不會有什麼把柄在他手上吧?」

即使如此,妳也不必擔心,麻子!米倉那種貨色,只要我有心,馬上叫他去見閻王。

「怎麼辦,我還沒出門買菜呢。」

「給他吃泡麵就好啦。」

「只能趁明天超市開門時衝去買了……可是,這樣又會延誤工作進度。」

麻子唸唸有詞,一手拿著馬桶刷猛然轉身。

「春太!」

「幹嘛啦。」

「明天米倉會來,你稍微陪他一下吧。」

「幹嘛叫我陪他?才不要咧。」

「我會趁那段時間趕快結束工作,然後開始做晚餐。」

「欸,麻子!」

「拜託你囉!」

麻子完全把我的話當耳邊風。放眼所及之處皆打掃完畢後,她匆匆步上二樓。

妳也未免太殘酷了吧。雖然不拘小節是麻子的眾多優點之一,但哪有人這麼粗枝大葉?我光是和米倉呼吸一樣的空氣,就會覺得肚子不舒服耶。

折騰一晚後天亮了,但今早麻子卻多了黑眼圈。她一定是熬夜工作。既然工作這麼忙,何不乾脆叫米倉晚點來?想歸想,不過經驗告訴我:千萬別對化為猛獸的麻子說些有的沒的。

明明叫米倉傍晚來,他卻四點就來了。

「歡迎你來,米倉。」

麻子笑盈盈地說道。洗澡化妝後,她的黑眼圈沒那麼明顯了。

「會不會來得太早?」米倉說。

「早得要死!你幹嘛來?」我說。

「不,哪兒的話。不過抱歉,請你稍等一下,我有個工作得先告一段落,馬上就好。」

「如果妳很忙,我就不打擾了……」

米倉擔憂地看著麻子。

「好,說得好!給我滾。」

「你從剛才就很吵耶,春太。」

麻子生氣地拍打我的背。幹嘛啦,麻子,我可是為了妳才提醒這個白目耶。

「上來吧,你可以邊喝茶邊看電視。」

「啊,不必麻煩啦。」

妳真的不必麻煩了,麻子。可是,麻子卻禮數周到地端出茶跟餅乾,然後愧疚地跟他道歉,走上二樓—不過她臨走前在廚房給了我獨有的餅乾。哼哼,米倉,麻子一定沒給過你這種特別的餅乾吧?這很好吃喔。

如此這般,我現在跟米倉待在客廳。其實我不想跟他共處一室,可是既然麻子給我餅乾又懇求我,我只好兩肋插刀啦。

米倉端坐在沙發上,我則背對著他躺在地上,假裝在看電視。煩耶煩耶,氣氛好尷尬喔!麻子,拜託妳快點下來吧。

米倉窸窸窣窣摸索半天,然後小心翼翼地呼喚我。

「春太。」

「就憑你也敢直呼我名諱?」

「我帶了伴手禮喔。」

什麼,伴手禮?

「難得你挺機靈的嘛。什麼東西?」

我抬頭看著米倉。他所帶來的是—喔,這不是零食嗎!還有這股香味,這是我喜歡的牌子。

可是,嚼了不是很沒面子嗎?於是我又躺回去了。米倉躊躇半晌,接著從沙發起身悄悄走過來,跪在地上把零食遞到我面前。

「來。」

喔,要給我是吧?不收白不收。

我接過零食,心想:「這若是米倉的骨頭就好了,我一定要大口咬下去!」一邊啃得咔咔作響。好吃!零食就是要吃這款才對味啊。想不到你挺懂事的嘛,米倉。

米倉徑直坐在我身旁。

「幹嘛啦,看什麼看。」

「你好帥喔。」米倉斯文地說道。「看起來高大威猛,金色毛髮柔順有光澤,下盤也很穩健,腹部緊實。難怪麻子這麼寶貝你。」

「還好啦。我跟一臉窮酸樣的你不同,麻子可是每天都幫我梳理哩!超舒服的,你一定沒享受過這種待遇吧?」

「而且你也對她忠心耿耿,總是陪在她身邊,努力保護她。」

「那還用說?我可是麻子的摯愛呢。」

此言一出,米倉嘆了口氣。

嗯?樂天可說是這個不起眼的男人屈指可數的優點之一,但今天的米倉好像怪怪的。

我停止啃零食,站起身來。

「我看你好像無精打采的,你終於明白自己比不上我的超凡魅力了嗎?」

「麻子平常怎麼說我?」

「她說只是跟你玩玩啦。」

Reviews

There are no reviews yet.

Be the first to review “你是北極星”

您可能會喜歡

特價

強風吹拂 

NT$350NT$277save21%
檢視
特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