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
特價

《逆時偵查2:時間的主人》

NT$350NT$277save21%

4 件庫存

網上分享
  • 書號

    EF2007

  • CIP

    857.7

  • ISBN

    978-986-489-589-2

  • 頁數

    320

  • 印刷

    黑白

  • 出版日期

    2022-03-02

  • 裝訂

    平裝

  • 出版社

    小說,

    漫遊者文化

內容簡介

2020豆瓣讀書榜懸疑推理類,微博熱門話題閱讀

京東小說金榜、當當網懸疑小說暢銷榜

近30家影視公司競標、已售出影視版權

《逆時偵查1:時間迴圈的陷阱》系列作

「單日迴圈」的時間感知者

VS.

掌握「時間倒轉」能力的神祕組織

l   眼前的景物逐漸重疊,飛快地晃動起來,地板、牆壁和玻璃帷幕牆瞬間暴裂……路天峰腦中一陣陣天旋地轉,時間倒流和時間迴圈,是完全不一樣的感覺嗎?

l   「喝下去吧,一切都會變好的。在此之前,我要向你證明一件事情……你已經沒有回頭路了。」說罷,男人毫不猶豫地扣下了扳機。「砰!」,陳諾蘭倒在汨汨的血泊之中,路天峰的世界瞬間崩塌……

l   營救汪冬麟是路天峰的使命,賭注就是諾蘭的性命,但汪冬麟寧願亡命天涯,也不願相信路天峰——他是已經瀕臨瘋狂,還是以為自己絕不會輸?

 

影視專業編劇&全球華文推理大獎賽得主 張小貓

打造設定強大、邏輯嚴密的科幻懸疑小說!

兼具燒腦謎題和娛樂性,局中局、案中案,

帶給你剝洋蔥般層層嵌套的閱讀體驗。

單日迴圈不過是時間波動的小小漣漪,

更高層次的時間穿梭能力,掌握在幕後的神祕組織手中

一份基因機密資料,成為各方人馬搶奪撕殺的中心

擁有它,就擁有改變歷史的力量

 

個人與龐大組織的對弈

組織內鬥,權力傾軋,人心詭譎

迷離的棋局,未知的敵人,

路天峰如何以一己之力突破重圍?

 

5月31日:連續殺害多名女子的變態殺人犯汪冬麟,在往精神病院移監的路上被人殺害。

6月2日:路天峰終於復職,這一天正好也是他和女友陳諾蘭的相識紀念日。

誰都想不到,這兩個日子竟然會因為諾蘭的死而產生連結,牽扯出更高層級的時間逆行機制,揭開更有系統、更大格局的陰謀……

在汪冬麟已死的這條時間軸上,諾蘭被犧牲了。路天峰想讓摯愛的女友「復活」,就必須回到5月31日救回汪冬麟,改寫歷史。

路天峰沒有退路。

‧‧‧

身為「時間感知者」,能夠歷經多次的單日迴圈,一直是路天峰心中不為人知的祕密。在這條時間逆行的路上,他向來是孤身一人,直到一個神祕組織找上門,以諾蘭的死威脅他回到兩天之前。這個神秘組織有能力逆轉時間,讓路天峰回到案發前以扭轉歷史,救回汪冬麟。這意味著,關於時間逆行,還有多少種可能?還有多少人擁有這種能力並參與其中?

說到底,汪冬麟是何方神聖?一個變態殺人魔的生死和基因編輯工程有何關係,竟成為各方人馬追緝的對象?而他到底握有什麼牌,讓他可以這麼肆無忌憚,胸有成竹?

和單日迴圈不同,逆轉時間必須付出高昂代價,路天峰能否承受得住?殺人魔汪冬麟手中握有什麼祕密?為何有人想取他性命,又有人不計代價要營救他?基因工程若能打造人類回溯時間的體質,從而改變歷史,這意味著多大權力?

時間的主人擁有至高無上的力量,誰能與之抗衡?

 

■主要人物介紹:

路天峰:精英刑警。十七歲時,發現自己擁有感知「時間迴圈」的能力,可以不定時重複經歷同一天五次,並依靠此能力解決了數起要案。在停職期間捲入一場餐廳劫案,一個神祕組織以其女友陳諾蘭的性命為籌碼,要求路天峰回到兩天之前,去營救一個死刑犯的性命。

 

陳諾蘭:年輕有為的尖端生物學家,同時也是路天峰的女友。得知路天峰要拯救兩天後的自己,一方面受到他的保護,一方面也用自己的智慧和知識去幫助他找出幕後黑手。

 

章之奇:人稱「獵犬」的偵探,犯罪側寫師,擅長所有搜查技巧,能夠準確預測一個人的心理及行動,自稱沒有他找不到的人。雖然看上去十分賴散,工作時卻擁有最冷靜縝密的大腦。受路天的委託,幫其完成任務。

 

童瑤:精通網路科技的警局探案新星,與路天峰合作調查幕後真相,判斷出警隊存在「內奸」。

 

汪冬麟:反社會人格的冷血殺人犯,也是路天峰回到兩天前需要營救的對象。曾經經歷的黑暗過去造就了他的性格。在和路天峰一起逃亡的過程中,與其鬥智鬥力,不擇手段。其身上掩藏著逆轉時間的關鍵。

 

《逆時偵查》系列介紹:

本系列小說一共四本,每本有各自的案件與故事,主要角色貫穿全系列,劇情層層遞近、環環相扣,每一本逐步揭露設定與世界觀,從單日「時間迴圈」到「時間倒流」,甚至是平行世界的「時間交錯」。

作者巧妙融合科幻元素,栩栩如生地刻畫了精英刑警、尖端科學家、網路專家與犯罪份子之間的鬥智與交手。不僅涉及多種罪案的偵破,還涉及人工智慧、基因編輯、大數據資訊等尖端科技,在科技之惡與科技之美中,展現故事,解讀人性。

 

《逆時偵查1:時間迴圈的陷阱》,2022年一月出版

《逆時偵查3:未來之光》(暫名),預計2022年五月出版

《逆時偵查4:交錯的世界》(暫名),預計2022年七月出版

作者簡介

推理小說作家,編劇。2008年開始涉足懸疑推理小說創作,作品《推理作家的遊戲》獲第一屆華文推理大獎賽三等獎,《六度幻想曲》獲第二屆華文推理大獎賽二等獎,多次入選懸疑和推理類型文學年選。2014年8月推出個人專刊《我是貓》,多篇作品被影視公司簽下改編權。

2016年進入影視行業,在數部網劇,網路大電影以及院線電影中擔任編劇工作,2017年參與芒果TV人氣網路綜藝節目《明星大偵探》以及湖南衛視綜藝節目《我是大偵探》,擔任編劇,策劃和創意顧問工作。

他一直嘗試以專業編劇的結構思維革新小說,創作具有強大設定、邏輯和結構,極具機械美感的小說。作品融合了他豐富的社會經歷和想像,為傳統的懸疑推理小說披上了更多的外衣和設定,讓每一個老讀者和新讀者,都能在其中找到不同的閱讀樂趣。

目錄

斷章

第一章 諾蘭之死

第二章 生死劫囚

第三章 兩個變數

第四章 獵人們

第五章 逆時盲點

終 章

內容連載

序章 諾蘭之死

 

「諾蘭――」路天峰從夢中驚醒,猛地坐直身子,過了好一陣子才回過神來,發現自己的手心和後背全部是汗,連貼身T恤也濕透了。

一隻溫暖纖細的手,從被窩裡伸出來,輕輕攬住他的腰。

「峰,又做噩夢了嗎?」陳諾蘭半夢半醒地問,吐字含糊。

路天峰連續做了幾個深呼吸後,才說:「我沒事,快睡吧。」

陳諾蘭並未回應,路天峰低頭一看,原來她並沒有完全醒來,很快又進入了夢鄉。路天峰閉上雙眼,腦海裡不停閃過各種混亂不堪的場景,飛車、爆炸、追逐、槍戰……

風騰基因的案件結束了,但事件的影響還在持續—路天峰正在無限期停職,接受警方內部調查;陳諾蘭則乖乖假裝失憶,賦閒在家,暫時避開了重回風騰基因上班一事。

可逃避也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雖然陳諾蘭沒有當面抱怨過什麼,但她已經好幾次旁敲側擊地詢問,自己到底什麼時候才能回歸工作崗位,哪怕再去找其他工作。

而路天峰每次都無法正面回答這個問題,太多的事情,根本不知道該從哪裡開始解釋,只好搪塞過去。

自從兩個人「被動失業」以來,他們朝夕相處的時間多了,但溝通交流卻沒有因此變得更加順利,兩人之間那道看不見的屏障似乎越來越難打破了。

陳諾蘭自然能看出路天峰有什麼重要的事情瞞著自己,但她不願戳破,她相信自己男朋友的決定。而正是這份無條件的信任,讓路天峰倍感壓力。

「總要給你一個答案的……」

路天峰抬頭看了看牆上的時鐘,六月二日,凌晨三點十分。

今天晚上,就是他決定向她坦承一切的時候。

因為這一天,是他們兩人的相識紀念日。兩年前的今天,路天峰在震驚全城的天馬珠寶中心劫案裡救下了陳諾蘭,兩人很快就成了情侶。

那麼,就在這個充滿紀念意義的日子裡,去完成一件極其困難的事情吧。

想到這裡,路天峰終於放鬆心情,躺回床上,而睡夢中的陳諾蘭像感應到了什麼,整個人往他的懷裡靠過來。路天峰一手環抱著她,另外一隻手輕輕撫摸著她的秀髮,很快也陷入了一場美夢。

 

早上七點,鬧鐘響起。

雖然兩個人都不用上班,但仍然保持著良好的作息,每天準時起床,輪流負責早餐,吃完早餐之後才各忙各的事情。

今天輪到路天峰準備早餐,他在廚房煎蛋的時候,陳諾蘭不慌不忙地換好衣服,坐在餐桌邊,喝著溫好的牛奶。

「今天還是去圖書館嗎?」路天峰嫻熟地翻過煎蛋,頭也不回地問。陳諾蘭的動作再輕,也瞞不過他的耳朵。

「是,逛街沒什麼意思,還不如趁著人少去找點資料。」

「哦,那等會兒我替你泡一壺菊花茶,你帶著。」路天峰把剛剛煎好的蛋裝進盤子裡。

陳諾蘭喝了一大口牛奶,問:「你呢,今天去哪兒鍛鍊?」

「早上準備去跑步,然後回一趟警局。」

「警局?」陳諾蘭的手頓了頓,這個詞是這個月來第一次聽他說起。

「嗯,對啊,復職的事情好像有點眉目了。」路天峰把煎好的雞蛋和略微烤過的麵包從廚房端出來,擺在餐桌上。

陳諾蘭平靜地說:「可以回去上班了嗎?真好。」

「還不清楚具體情況,得先瞭解一下。」

陳諾蘭默不作聲地吃起麵包,若有所思。路天峰自然是心領神會,適時地說:「諾蘭,今天晚上我們出去吃飯吧!」

「哦?為了慶祝你復職?」

「不,是為了慶祝我們的相識紀念日啊,六月二日嘛!」

「我還以為你忘記了呢。」陳諾蘭的表情依然讓人難以捉摸。

「怎麼會忘記?我已經提前預訂了天書西餐廳。」

「啊?那家裝潢成書店模樣的網紅西餐廳?不是說很難預訂嗎?」陳諾蘭緊鎖的眉頭終於舒展開來。

天書西餐廳是今年新開張的高檔餐廳,因為地處市區繁華地帶天際大廈的頂層,是欣賞夜景的極佳地點,加上餐廳內部裝潢走的是文藝風,充滿別樣風韻,短短幾個月就成了城中情侶都愛去的約會地點。

「再難的事情,為了你,我都能夠做到。」路天峰笑著夾起煎得恰到好處的雞蛋,放在陳諾蘭面前,「比如說,煎蛋。」

「那麼,你的祕密也可以和我分享嗎?」陳諾蘭波瀾不驚地問了一句。

路天峰毫不猶豫地回答:「可以,今天晚上,我會把一切都告訴你。」

這乾淨俐落的回答,反而讓陳諾蘭愣了愣。

「先吃早餐吧。」路天峰坐下來,開始對付他的那份麵包夾煎蛋。

陳諾蘭的眼睛眨了眨,然後順從地點了點頭。

窗外的陽光灑在白色的餐桌上,美好的一天由這裡開始。

 

***

 

晚上七點零五分,路天峰急匆匆地趕到天書西餐廳門口,卻看見餐廳的大門緊閉。一名身穿服務生服裝的男人坐在地上,一臉茫然。

「怎麼回事?」身為警察的直覺,讓路天峰立即提高警覺。

他很清楚,這個時間,天書西餐廳不該緊閉大門,而這家高級餐廳所聘請的服務生,也不該儀態盡失地癱坐在地上。

除非餐廳裡面發生了極大的變故。

「我是警察,鎮定一點,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路天峰手搭在服務生的肩上,沉聲再問了一遍。

「店裡……有歹徒……還有炸彈……」服務生結結巴巴地說。

「炸彈?報警了嗎?」

「還……沒有……」

「馬上去報警,然後通知大廈的保全前來增援。」路天峰下意識地摸了摸腰間,隨即意識到自己還沒有復職,哪裡來的佩槍?

等服務生戰戰兢兢地打完報警電話,路天峰又一把抓住他,問道:「裡面一共有多少人質?多少歹徒?」

「人質應該有三四十個……歹徒……我看到的一共五個……」

「五個人都有武器?」路天峰不禁皺眉,大張旗鼓地在市中心襲擊一家西餐廳,到底目的何在?

「他們都有槍,領頭那個還說要安裝炸彈,封鎖所有出入口。」

「除了正門,餐廳還有別的出入口嗎?」

「還有員工通道和消防通道……」服務生說話間,大廈的保全人員也終於匆匆忙忙趕到了現場。

路天峰穩住亂烘烘的現場,大聲說:「各位不要慌張,聽我指揮。保全隊長請派人守住餐廳其餘的出入口,防止歹徒逃跑;立即疏散大廈其餘樓層的人員,但一定要維持好秩序;安排人手在一樓大廳處接應警方。」

保全人員聽得一愣一愣的,不住地點頭,卻沒有挪步,還是路天峰怒吼一聲,他們才如夢初醒一般,各自散去。

「有辦法聯繫餐廳內部嗎?」路天峰拍了拍服務生的肩膀。

「啊?聯繫?」

「當然,你覺得歹徒帶著槍械,來這裡劫持一班人質,是出於什麼目的?」

服務生猶豫著,一時答不上話。

「在這種地方發生劫持案,一定會成為全城新聞焦點,歹徒應該是想跟警方進行談判,通過輿論壓力,迫使警方答應他們某些條件。」路天峰眉頭緊鎖,一想起陳諾蘭很可能被困在裡面,心中頓時煩躁不安,「我要先發制人,摸清他們的底細和動機。」

路天峰撥打了餐廳的訂位電話,一直響到斷線也沒人接聽,再次撥打後,則是被人粗暴地掛斷。

路天峰並不氣餒,第三次撥打了電話。

「你到底有什麼事情?」電話那頭劈頭蓋臉就是一句怒吼。

「我是警方派來的談判專家,想看看有什麼能幫忙的地方。」路天峰冷靜地答道。

對方明顯是愣了愣,沒想到警方會主動打電話,數秒後,才惡狠狠地說:「什麼狗屁專家,滾,你打錯電話了!」

「我就在天書西餐廳門口,我可以幫你們傳達—」

「嘟嘟嘟――」

電話被掛斷了。

「路隊?」這時候,一個熟悉的聲音在路天峰背後響起,他回頭一看,是童瑤。

童瑤今天身穿白色T恤、藍色牛仔褲,頭上紮著隨意的馬尾辮,第一眼看上去跟平日那個嚴肅認真的女警大相徑庭。

「童瑤,你怎麼在這裡?」

「我今天輪休,剛好在附近逛街,收到總部的訊息就趕過來幫忙了。」童瑤言簡意賅地答道。

路天峰點點頭,問:「增援到了嗎?」

「已經有同事在樓下負責疏散,維持秩序,特警隊預計十分鐘左右到場。」童瑤停頓了一下,才說道,「剛才我聽見你給歹徒打電話了……」

「嗯,歹徒一定會提出條件,我想趁著他們陣腳未穩,主動出擊,打亂他們的部署。」

童瑤沒再說什麼,她很清楚,身處現場直接跟歹徒交流和接觸到底有多危險,一不小心說錯一句話,就會造成不可挽回的後果。

而路天峰還沒正式復職,一旦行動當中出了什麼亂子,他的警察生涯很可能就此終結。

即使是這樣,路天峰都沒有任何猶豫和迴避,他的眼神異常堅定,看著就讓人安心――

「在想什麼呢?」路天峰一句話,將童瑤拉回現實當中。

「啊,沒有,我在想歹徒到底為什麼選擇這樣一個地方來犯罪。」童瑤定了定心神,指出了這起劫持案的關鍵疑點。

餐廳在摩天大廈的頂層,一個出入口很容易被全部封鎖的地方,一次劫持幾十個人質,一旦被警方包圍,歹徒幾乎沒有全身而退的可能。

「這群人怕是不要命的瘋子。」路天峰心裡更焦急了,陳諾蘭的性命竟然掌握在這種瘋狂的犯罪者手中。

「路隊,我們還是先等增援到場吧。」

「不,我們要爭分奪秒。」說話間,路天峰再次撥打了天書西餐廳的電話。

這一次,電話很快就被接起。

「什麼事情,快說!」接電話的似乎是另外一個人,聲音更加低沉一些。

「我是警方的談判專家……」

「你能滿足我們的條件嗎?」對方沒等路天峰說完就生硬地打斷。

「請說,我會盡力協商……」

「首先,我只希望跟特定的人談判,不要隨便找個人來打發我。」

「你想直接接觸我們的局長,還是其他警官?」路天峰問。

「不,我要你們派刑警大隊的路天峰來現場負責談判。」

「路天峰?」即使做足了心理準備,路天峰依然因為在這種時刻聽見自己的名字而震驚。

「我給你半小時去把路天峰找來,否則,我就要開始殺人了。」對方稍稍停頓了一下,然後說:「我們可是真的敢殺人的。」

電話沒有任何預兆就被掛斷了,路天峰立即看了看手錶,晚上七點十五分。

「路隊,這事很反常。」童瑤憂心忡忡地說:「千萬不能答應他們的要求。」

「我沒有別的選擇――」

手機振動了一下,路天峰一看,是一個陌生號碼發過來的簡訊。簡訊裡的照片很明顯是在天書西餐廳內拍攝的,只見一個女生倒在血泊之中,雙眼圓睜,死不瞑目。

接著是一條文字訊息:「我們真的會動手。」

童瑤倒吸一口涼氣:「路隊,已經有人質身亡了。」

「你注意到了嗎,這一槍打穿了人質的脖子。」路天峰愁眉苦臉地說:「一般人在射擊時只會瞄準目標的身體,有誰會對著人的脖子開槍呢?」

「對自己槍法很有信心……殺人如麻的人,比如職業殺手,或者只認錢不怕死的雇傭兵。」童瑤也皺起了眉頭。

路天峰的神情越發嚴肅,說道:「童瑤,能不能想辦法確認死者的身分?順帶查一下這個手機號碼的資料,雖然大概不會有什麼線索。」

「可以是可以,只是路隊,特警隊最多還有三分鐘就到場……」童瑤的意思不言而喻,就是希望路天峰不要衝動行事。

「對方是衝著我來的,我怎麼也躲不過。快去搜集資料吧。」路天峰拍了拍童瑤的肩膀,沒料到這時候童瑤突然出手,一下扣住路天峰的手腕。

路天峰還想反擊,童瑤卻行雲流水一般連續擊打他的手臂和膝蓋,將他按倒在地,並用手銬將他銬在旁邊的欄杆扶手上。

「童瑤,你在幹嘛!」路天峰氣得差點吐血。

「對不起,路隊,你還沒正式復職,現在並不算是警察,我不能讓你孤身犯險。」

「開什麼玩笑?你知道嗎,陳諾蘭在餐廳裡頭!」

「什麼?」童瑤愣了愣。

「放開我……求求你!」

童瑤萬萬沒想到,路天峰會用這種哀求的語氣跟她說話,她在他的臉上,看到了以前從未見過的表情。

那是對陳諾蘭的關切之情。

「童瑤,再相信我一次。」

「我相信你,但我也有身為警察的責任。」童瑤艱難地擠出這句話來,然後轉過身去,「抱歉,我先去接應一下特警隊,你在這裡等我回來。」

「童瑤!」

童瑤飄然而去,路天峰狠狠地跺了跺腳,然後他注意到天書西餐廳的服務生還一直坐在旁邊,臉色蒼白,呆若木雞。

服務生的胸前戴著一塊精緻的名牌,是用別針別在衣服上的。

路天峰眼前頓時一亮,「快把你的名牌取下來,拿給我。」

「為……為什麼?」

「快!」路天峰暴喝一聲,那服務生哪裡還敢多問,連忙取下名牌,扔給路天峰。

路天峰看著名牌上的別針,滿意地笑了。

 

***

 

晚上七點二十分,路天峰揉著發紅的右手手腕,走進了天書西餐廳。光憑一副手銬根本困不住一名身手矯捷的刑警,因此他不太確定童瑤到底是故意放了自己一馬,還是判斷失誤,但無論如何,他總算進入了這個龍潭虎穴。

一進門,就有一把槍抵住路天峰的額頭。

路天峰雙手高舉過頭,手掌張開,示意身上沒有任何武器。他雖然看似低垂著腦袋,神情緊張,但實際上卻偷偷用目光飛快地掃描著餐廳內部環境,分析著形勢。

「進去!」戴著狗頭面具的男人拿著槍厲聲喝道。

路天峰一步一步往前走,餐廳的人質似乎全部轉移到了包廂裡頭,暫時只能看到三名歹徒—其中一個人正拿槍指著自己腦袋,而在不遠處,另外兩人同樣拿著槍,光看他們持槍的動作,就知道是老江湖。路天峰猜想,那個戴豬頭面具的人也許是他們的頭目。

餐廳有著一大片玻璃帷幕,原本是設計給顧客欣賞夜景的,現在所有的玻璃帷幕都被厚厚的窗簾遮住了,從外面根本看不到裡面的狀況,讓特警隊若要實施突擊行動,會更加困難。

而且歹徒已經在其中幾扇玻璃帷幕上安裝了炸彈,如果特警隊選擇在這裡強攻,將會傷亡慘重。

眼見歹徒比自己設想的更加深謀遠慮,路天峰原本就不足的信心開始動搖了。

「你就是路天峰?」戴豬頭面具的男人開口說道,路天峰在心裡暗暗給他起了個代號叫「豬頭」。

「是的。」

「你的身分證呢?」豬頭沒有輕易相信路天峰的話。

路天峰慢慢將右手探入口袋,掏出身分證,遞給身旁戴狗頭面具的歹徒。

沒想到豬頭卻說:「不用給他,你扔過來給我。」

路天峰只好乖乖將身分證拋給豬頭,豬頭接過證件,仔細打量了一番,才說:「很好,證件是真的。」

「當然是真的,我為什麼要騙你?」路天峰試圖反客為主。

「路警官,你看我這次行動的現場指揮水準怎麼樣?」豬頭完全不理會路天峰,自顧自地岔開了話題。

路天峰摸不清對方的底細,沒有應答。

豬頭嘿嘿笑了,「路警官,這裡只有三個出入口,全部安裝了炸彈,如果你要指揮手下強攻,會選擇哪裡作為突破口?」

「這是大廈的頂層,我會派人從天台垂繩子下來,打破玻璃帷幕—」說到這裡,路天峰才意識到對手的可怕之處,現在安裝了炸彈的幾處玻璃帷幕,恰好是警方發動進攻時會優先選擇的位置。

「祈禱他們不要輕舉妄動吧。」豬頭笑起來的時候,肩膀一抖一抖的,讓人看著十分彆扭。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

「噓,不要提問,你只要如實回答我的問題。」豬頭做了個噤聲的手勢,「第一個問題,你是時間感知者嗎?」

路天峰聽了這話,如同遭遇青天霹靂,他絕對想不到自己最大的祕密,竟然被這樣一個陌生人隨隨便便地說了出來。

「你……在說什麼……」路天峰的語氣失去了往常的鎮定。

「路警官,我們知道你的祕密,請你好好配合我們的工作。」豬頭輕描淡寫地說:「要知道,找到一個適合的感知者並不容易……」

路天峰咬了咬下唇,決定保持沉默。

豬頭眼見路天峰不說話,攤了攤手,繼續說道:「今天我們來這裡,是希望跟路警官達成合作協議,只要你幫我們一個小小的忙,我們以後絕對不再打擾你。」

「幫忙?」路天峰內心冷笑,對方來勢洶洶,哪裡像是有求於他的樣子。

「這兩天鬧得沸沸揚揚的汪冬麟囚車被劫案,路警官不會不知道吧?」

「聽說過。」路天峰點了點頭,暗自心驚,這到底是巧合還是有人刻意安排?赴約之前他還在警局內研究汪冬麟的案子,差點耽誤了約會時間,沒料到這夥歹徒竟然也在關注著同一起案件。

「我想讓你替我解決這件事。」

「警方已經在全力追查……」

「不對,你完全理解錯了。」豬頭連連搖頭,粗暴地打斷了路天峰的話,「我不是要你去破案,而是拜託你去阻止案件發生。」

「阻止案件發生?」路天峰根本無法理解這句話的意思。

「我很清楚你是時間感知者,能感知到單日時間迴圈,但我想告訴你的是,在時間穿梭的遊戲當中,單日迴圈只不過是小小的漣漪。只要你提升自身能力,就可以感知到更高層次的時間穿梭。」

「我……還是不明白……」

豬頭從口袋裡掏出一個小小的試管,在路天峰眼前晃了晃,「這就是能力強化劑,普通人喝了沒有任何作用,但你喝下去之後,時間感知的能力能夠得到短暫強化。然後,我們就可以啟動時間倒流,將你送回五月三十一日凌晨。」

「上個月的最後一天?」路天峰立即想到,那一天是汪冬麟出事的日子。

「是的,很有意思吧,你既能夠體驗時間倒流的奇妙滋味,還可以將罪惡扼殺在搖籃之中,救汪冬麟一命,一舉兩得,這個交易的條件看起來十分合理吧。」

路天峰目不轉睛地看著那個詭異的試管,一聲不吭。

「路警官大概還是將信將疑吧!謹慎果然是你的優點啊!」豬頭衝手下做了個手勢,緊接著,一名戴著狗頭面具的歹徒將陳諾蘭押了出來。

路天峰並不意外,對方既然已經將自己調查得清清楚楚,又怎麼可能錯過關於陳諾蘭的資料?他甚至懷疑,對方之所以會選擇這個時間、地點來劫持人質,就是因為提前得知他們會在此見面。

「有什麼衝我來,她是無辜的!」路天峰咬牙切齒地說,聲音帶著寒意。

「路警官考慮過我們為什麼策畫這起劫持案嗎?就算我們有人質在手,但這裡的環境無路可退,我們豈不是自投羅網,白白來送死?」豬頭所說,也正是路天峰所想。

「你難道還有辦法全身而退?」

「很簡單,如果我沒有能力讓時光倒流的話,那我們是必死無疑的。」

路天峰心裡一驚,這似乎是個很合理的解釋。難道這個世界上除了時間迴圈以外,還真有時間倒流?

「為什麼要挑選我?」路天峰問。

「因為你是警察,你有能力名正言順地去阻止犯罪發生。」豬頭不經意地看了陳諾蘭一眼,「另外一個原因是,感知者的數量並不多,我們能夠掌握資料的更是極少數。」

路天峰沉吟道:「但我並不一定能夠阻止那起案件……」

「不,你一定要阻止案件發生,否則,你的寶貝女朋友可能會有生命危險哦。」

「你敢!」路天峰怒目圓睜。

「你覺得呢?」豬頭不答反問。

「峰,你別管我,別聽他們胡說八道!」陳諾蘭突然大喊起來。

豬頭將試管遞給路天峰,「你別無選擇,千萬不要嘗試在時間倒流之後帶著陳諾蘭逃跑,企圖置身事外,那樣子你們會死得更慘。好好完成你的任務,我保證你們平安無事。」

路天峰下意識地接過試管,手定在半空。接近豬頭的時候,路天峰聞到他身上有一種說不出的奇異香味,不像是國內常見的香料。

「路警官,你還在猶豫什麼呢?」

極度的憤怒,讓路天峰的視線變得模糊起來,手也在微微顫抖著。

「喝下去吧,一切都會變好的。」豬頭假笑著,聲音尖銳而乾澀。

路天峰強迫自己集中注意力,好看清楚試管裡的奇怪液體—近乎透明,帶著淡淡的粉紅色。聞起來還有點酒精的味道。

「峰!不要答應他……」這時候,他聽見了陳諾蘭的哀求。

「噓—請保持安靜哦!」

「咔嗒」,是手槍保險打開的聲音。

豬頭舉起槍,槍口抵在陳諾蘭的太陽穴上。

「別傷害她!」路天峰厲聲喝道。

「快喝下去!」豬頭催促著路天峰,並將手指挪到了扳機上。

「我喝,你提出的條件我都答應你,只要你停止傷害其他人。」路天峰咬咬牙,屏住呼吸,閉上眼睛,一口氣把試管裡的液體全數灌入喉嚨。

出乎意料,這玩意兒竟然不難喝,口感和某種雞尾酒接近,也許裡面真的含有酒精。

「很好,藥效完全發揮還需要十分鐘左右,在此之前,我要向你證明一件事情。」

「什麼事情?」路天峰終於嚥下了最後一口,緩緩睜開眼睛。

「你已經沒有回頭路了。」

豬頭冷冷地說完這句話後,毫不猶豫地扣下了扳機。

「砰!」

「諾蘭――」

路天峰眼前的世界頓時變成一片黑白,聲音也一下子消失了。

除了黑白之外,還有一片刺眼的紅。

然後紅色也漸漸變黑,陳諾蘭倒在那片烏黑當中,就像被黑暗吞噬的無辜者。

Reviews

There are no reviews yet.

Be the first to review “《逆時偵查2:時間的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