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試閱】《回家之路》❶

網上分享

我叫蘇茲,今年九歲,下個月要滿十歲了,生日正好和獅鷲獸當年出現的日子是同一天。威爾弗說,獅鷲獸會來都是我的錯,因為牠聽到世界上最醜的寶寶出生了,於是要來吃掉我。可是我醜了,就連獅鷲獸也提不起勁吃掉我。結果,牠就這樣棲息在「午林」(我們都是這麼叫那片森林,不過正式名稱是「午夜森林」,因為樹下總是黑壓壓一片),還留下來吃我們養的綿羊和山羊。獅鷲獸只要中意某個地方,就會待著不走。

 

但是,牠本來是不吃小孩的,今年卻不一樣了。

 

我只看過那隻獅鷲獸一次──我是指在這一切發生之前。有天晚上,牠飛到樹林上空,看起來就像第二個月亮,只不過那時月亮並沒有露臉。全世界彷彿只剩下那隻獅鷲獸,獅子的身體加上老鷹的翅膀,全身上下的金色羽毛閃閃發光,巨大的前爪像獠牙般鋒利,駭人的鳥嘴在牠頭上更是大得嚇人……威爾弗說我尖叫了整整三天,但是他騙人,而且我也沒有像他說的那樣,躲在半地窖裡。我那兩天晚上都睡在羊舍,和我們家的狗瑪爾卡待在一起,因為我很清楚,瑪爾卡絕對不會讓任何東西把我抓走。

 

我當然知道爸媽也不會讓我被抓走,前提是他們有辦法擋下那隻獅鷲獸。不過,瑪爾卡是村子裡最大隻也最凶的狗,天不怕地不怕。獅鷲獸抓走鐵匠家的小女孩潔安後,任誰都能一眼看出爸爸有多害怕。他還跟其他男人在村裡四處奔走,想召集大家組成臨時的巡邏隊,這麼一來,獅鷲獸出現的時候,一定會有人發現。我知道他很擔心我和媽媽的安危,想盡力保護好我們,可是這並沒有讓我覺得更安全,跟著瑪爾卡反而讓我更安心。

 

但是到頭來,大家都不曉得該怎麼辦。爸爸不知道,其他村民也沒有半點頭緒。獅鷲獸光是抓走綿羊就夠糟了,因為這裡幾乎每個人都是靠賣羊毛、乳酪或羊皮等東西來維生。不過今年春天才剛到,牠就抓走潔安,使一切都變了樣。我們派人去向國王求救,總共三次,國王也每次都派人跟著他們回來。第一次是一名騎士,就只有他一個人。他叫多羅斯,還送了一顆蘋果給我。他一邊唱歌,一邊騎馬進到午林,去找那隻獅鷲獸。我們之後再也沒見過他。

 

第二次是在獅鷲獸抓走為磨坊主工作的男孩羅里之後,這次有五名騎士前來。其中確實有一個人活著回來,可是他還來不及開口告訴大家發生什麼事,就斷氣了。

 

第三次來的是一整支騎兵大隊,反正爸爸是這麼告訴我的。我不知道騎兵大隊總共有多少士兵,總之很多就是了。那兩天,村子裡到處都看得到這些士兵,到哪都可以看到他們的帳篷,每間羊舍也都拴著他們騎來的馬。他們還在酒館裡吹噓,說很快就會替我們這些可憐的鄉巴佬解決那頭獅鷲獸。他們踏著整齊的步伐,朝「午林」進軍的時候,樂師還跟在一旁伴奏──這些我都記得,我也記得音樂停下來後,接著聽到的那些聲音。

 

從那之後,村裡的人就決定別再去找國王了。我們不想再讓他的更多手下死掉,更何況他們根本沒幫上半點忙。於是從那時起,只要太陽一下山,獅鷲獸睡醒,要開始狩獵的時候,所有的小孩都會被趕進屋內。因為害怕獅鷲獸,我們沒辦法一起玩耍,也不能幫爸媽跑腿或照看羊群,甚至不能在打開的窗戶附近睡覺。我什麼也不能做,只能讀那些早就倒背如流的書,不然就是跟爸媽抱怨。不過,他們忙著確保威爾弗和我的安全,累到懶得理我們。爸媽也會和其他家庭輪流站崗,守護自家以外的小孩,還有我們家的綿羊以及山羊,所以兩人總是累得半死,也老是一臉擔心害怕。到後來,我們幾乎時時刻刻都在生彼此的氣,村裡的每個人也都是如此。

 

不久後,獅鷲獸就抓走了費莉西塔。

 

費莉西塔不會講話,但她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們從小一起玩到大。我總是知道她想表達什麼,她也是最瞭解我的人。我們玩耍的方式很特別,以後我也不會再像那樣跟別人一起玩了。費莉西塔的家人覺得給她飯吃是在浪費食物,因為沒有男生想娶個啞巴女孩,所以他們平常幾乎都是讓她來我們家吃飯。

 

費莉西塔唯一發得出的聲音,是很小聲的嘎嘎叫,威爾弗以前會為此取笑她,但是我拿石頭丟威爾弗之後,他就再也不敢這麼做了。

 

我沒看到費莉西塔被抓走的過程,卻還是想像得到。費莉西塔很清楚晚上不能外出,但是晚上來我們家吃飯是她每天最期待的事,她家裡也不會有人注意到她偷偷溜出門。他們從來沒有正眼看過她。

 

我知道費莉西塔不見之後,當天就自己一個人出發去找國王。

 

好啦,其實是當天晚上,因為要在大白天從我家或村子裡偷偷溜出去根本沒機會。我原本不太清楚到底該怎麼做,但剛好知道安伯斯叔叔隔天打算把一整車羊皮運到巫門鎮的市集,而且他要是不在太陽升起之前早早出發,就會趕不上市集。安伯斯叔叔是對我最好的叔叔了,但就算這樣,我也知道不能拜託他帶我去見國王,因為他只會直接去找我媽媽,叫她餵我吃加了硫的糖蜜[1],再幫我敷上芥末膏藥,然後送我上床睡覺。他連自己養的也照餵不誤。

 

於是,我那晚早早就上床,等到所有人都睡著了才行動。我原本想在枕頭上留張字條,卻怎麼寫都不滿意,一直反反覆覆寫了就撕,撕完就丟進壁爐。我一直很怕家裡有誰突然醒來,或是安伯斯叔叔出發的時候我沒趕上,所以最後我只寫了一句:我很快就會回家。我沒有帶什麼衣服或行李,只拿了點乳酪,因為我覺得國王一定就住在巫門鎮附近,而那裡可是我唯一知道的大城鎮。爸爸和媽媽正在他們的臥室裡打呼,不過威爾弗又直接睡死在爐邊了。只要他在那裡睡著,爸媽一定都放著不管,因為要是把他搖醒,叫他回床上睡,他鐵定會又哭又鬧。我從來就搞不懂他為什麼會這樣。

 

我站在威爾弗旁邊,低頭看他,是我這輩子看得最久的一次。威爾弗睡著的時候,看起來幾乎一點也不凶。媽媽已經事先堆好一大疊煤塊,明天才能在壁爐裡生火烤麵包,爸爸則把他厚厚的緊身羊毛長褲晾在爐邊烘乾,因為他下午為了救一隻小羊,不得不踏進牧場的那座水池。我把那些羊毛褲稍微移開,免得它們一不小心就著火了。接著,我替時鐘上發條。這本來是威爾弗每晚該做的工作,他卻老是忘記。我想到他們早上會一邊聽著時鐘滴答響,一邊到處找我,擔心得吃不下早餐,於是轉身往我的房間走回去。

 

結果我下一刻又轉過身來,從廚房的窗戶爬了出去,因為走前門的話,門一開就會發出嘎吱聲。我很怕睡在羊舍的瑪爾卡可能會醒來,然後馬上就知道我在打什麼鬼主意,因為我絕對騙不過牠,也只有牠不會被我騙倒。所以,我接下來幾乎是一路屏住呼吸,跑向安伯斯叔叔的家,然後直接手忙腳亂地爬上堆滿羊皮的馬車。那是個寒冷的夜晚,但是窩在一大堆羊皮裡,不只悶熱,還聞得到羊騷味。我無事可做,只能乖乖躺著,等安伯斯叔叔出發。為了不要去想離開家裡和村子有多難過,我大部分的時間都在想費莉西塔。不過這樣就夠難受了,因為我從來沒有真的失去任何很親的人,至少不是永遠失去。總之,這兩件事感覺就是不一樣。

 

我不知道安伯斯叔叔最後到底是什麼時候來的,因為我不小心在馬車上打起了瞌睡。等到車身開始左搖右晃、喀喀作響,馬兒也不爽被叫醒幹活,沒什麼幹勁地「哼」了一聲,我才被吵醒。於是,我們出發前往巫門鎮了。月亮雖然早早就開始下山,我還是可以在顛簸的馬車上看到村子,只不過在月光下,村子看起來不是銀色,反而又小又暗,沒有半點色彩。就算只是這樣,我也快哭出來了,雖然馬車根本還沒經過牧場的那座水池,但我已經覺得離村子好遠,好像再也不會看到它了。要不是我很清楚一離開那堆羊皮會碰上什麼麻煩,八成早就下車回村子去了。

 

原因當然就是獅鷲獸還在天上到處狩獵。我躺在羊皮堆下,而且眼睛還閉著,當然看不到牠,但是獅鷲獸翅膀一揮,就發出一大堆刀子同時在磨的聲音。而且牠口中發出的叫聲也很可怕,因為聽起來實在太輕柔了,甚至可以說有點悲傷和害怕,就好像獅鷲獸正在模仿費莉西塔被牠抓走時可能曾發出的聲音。我盡可能把自己深深埋進羊皮堆裡,想要像先前那樣再次睡著,卻辦不到。

 

這樣也好,我可不想搭著馬車,一路直接進到巫門鎮,因為等安伯斯叔叔在市集停下來卸羊皮的時候,我一定會被他逮個正著。所以,一發現聽不到獅鷲獸的叫聲(牠們只要能在巢穴附近找到獵物,就不會飛離巢穴太遠),我立刻把頭探出來,靠在馬車後頭的尾板上,看著星星在漸漸變亮的天空中一個接一個消失。隨著月亮下山,黎明也帶來了一陣微風。

 

馬車不再劇烈搖晃後,我知道我們一定是來到國王大道了。等我聽見牛在嚼草或是對彼此小聲哞哞叫時,立刻爬下車。我站在原地一會兒,拍掉身上的毛絮和羊毛屑,看著安伯斯叔叔駕著馬車離我遠去。我從來沒有一個人離家這麼遠過,或是這麼孤單過。微風輕輕吹拂,腳邊的乾草不斷搔著我的腳踝。我根本不曉得該往哪裡走。

 

我連國王叫什麼也不知道,因為大家向來就只叫他國王,沒用過其他稱呼。我只知道他不住在巫門鎮,而是住在附近某個地方的大城堡,問題是這個所謂的附近,到底是指坐馬車還是走路,可是會差很多。我一直想到家裡的人醒來後會拚命找我,牛群吃草的咂咂聲也害我覺得好餓,不過我在馬車上早就把乳酪吃光光了。真希望身上有一枚硬幣,但不是要拿來買東西吃,而是可以拿來拋一下,讓它決定我到底是該往左走,還是往右走。我試著拋了幾顆扁平的小石頭,卻發現石頭落地後根本找不著。最後,我決定往左邊走,也沒什麼特別的理由,只不過我左手剛好戴著媽媽送我的小小銀手環,加上那個方向也有一條看起來算是路的小徑。我想說也許可以先在巫門鎮附近晃晃,再思考接下來該怎麼辦。反正我很會走路,只要時間夠的話,走到哪裡都沒問題。

 

話是這麼說啦,但走在真正的路上確實更輕鬆。我才走沒多久,那條小徑就消失了,我得努力擠過茂密生長的樹林,才能繼續前進。除了這些樹以外,接下來還要穿過一大堆長著刺的藤蔓,搞得我頭髮全是小小的刺,兩隻手臂也被扎得很痛,都流血了。我覺得好累,還不停流汗,差點快哭了,我說的是差點喔。而且每次坐下來休息,各種蟲子便老是往我身上爬。然後,我聽到附近有流水聲,立刻覺得口很渴,於是拚命想找出水聲是從哪裡傳來。這一路我幾乎都得在地上爬,膝蓋和手肘時不時就刮過痛得要命的東西。

 

結果,那根本算不上是一條小溪,有些地方還淺得幾乎淹不過我的腳踝。不過光是能找到水,我就很開心了,簡直是對那些水又抱又親,直接整個人趴下去,把臉埋進水裡,就像我把頭埋在瑪爾卡身上,聞那臭臭的狗毛一樣。我一直喝到再也喝不下才站起來,坐到石頭上,讓小魚輕輕搔著我慢慢變涼的腳,感受溫暖的陽光照在我肩膀上。這時候,我沒想到獅鷲獸、國王或是家人,什麼都沒在想。

 

等我聽到從稍微上游一點的地方傳來了馬的嘶鳴聲,才抬頭朝那裡看過去。那些馬玩水的方式和普通馬兒沒兩樣,像小孩子一樣對著水吹泡泡。牠們看起來都是一般馬廄常見的那種馬,一隻是棕色,另一隻是灰色。原本騎著灰馬的人已經下馬,正在仔細檢查馬兒的左前蹄。我看不太清楚他們,因為兩個人都披著暗綠色的斗篷,以及破舊到看不出顏色的緊身羊毛長褲,所以直到其中一個人出聲之前,我都不曉得對方是女人。她的聲音很好聽,有點偏低,就像柔滑瓊安一樣,媽媽從來不肯讓我問關於這位女士的事。不過,那個女人的聲音聽起來也有點粗,要是她想的話,說不定能像鷹那樣嚎叫。她正開口說:「我沒看到半顆石頭啊,也許是有刺?」

 

另一個人回答說:「或是哪裡擦傷了。我來看看吧。」

 

這個人的聲音聽起來比那個女人的說話聲更輕柔、更年輕,但我早就看出這個人是男人,因為他長得好高。他從棕馬下來,女人往旁邊移動,讓他可以抬起馬蹄檢查。但是他在檢查之前,先用雙手捧起灰馬的頭,對牠說了一些我聽不太清楚的話。灰馬也說了些什麼回答他。我說的不是馬兒平常會發出的那種大聲嘶吼或小聲嘶鳴,或是任何一種馬叫聲,而是像人和人在聊天時會發出的說話聲。我想不出什麼更好的形容了。接著,那名高個子男人彎下腰,穩穩抓著灰馬的腳,仔細檢查了好久。在這段期間,灰馬不只動也沒動,尾巴連搖也沒搖。

 

「是石頭的小碎片。」不久後,男人這麼說,「碎片非常小,卻還是深深嵌進了馬蹄裡,傷口看起來也快潰爛了。我想不通自己怎麼沒有立刻注意到這件事。」

 

「哎呀,」女人邊說邊輕輕碰了碰男人的肩膀,「你沒辦法什麼事都注意到啊。」

 

高個子男人看起來很生自己的氣,和爸爸那時候一模一樣。爸爸有次忘了關好牧場的柵門,結果讓鄰居那頭黑色公羊溜了進去,跟我們養的可憐老羊「硫磺」打了一架。男人說:「我有辦法。我本來就該做得到啊。」他說完便轉身背對灰馬,像我們村裡的鐵匠工作時那樣,彎腰抬起那隻受傷的馬蹄,開始處理問題。

 

老實說,我看不太懂他到底在做什麼,因為他不像鐵匠,手上沒有拿任何清理馬蹄的刷子或鉤子。唯一能確定的是,我覺得他是在對那匹馬唱歌,只不過不確定那到底算不算。與其說是唱歌,男人發出的聲音聽起來更像是亂編的兒歌,那種小小孩自己一個人在玩泥巴的時候,會亂哼給自己聽的咿咿呀呀。不過他的歌沒有旋律,只是不斷重複兩個高低音:滴答、滴答、滴……。就算是馬兒也會覺得很無聊吧。男人持續發出滴答聲好長一段時間,同時彎腰抬著那隻馬蹄。然後,他突然不再哼唱,站直了身體,手中拿著某個像溪水一樣在陽光下閃閃發亮的東西。他立刻把那個東西拿給灰馬看。「好了,」他說:「看吧,就是它。你現在已經沒事了。」

 

男人扔掉那個東西後,又抬起馬蹄,但這次沒有唱歌,只是用一根手指非常輕柔地碰觸馬蹄,一次又一次輕輕拂過表面。接著他把馬蹄放回地上,灰馬用力一踩,小聲嘶鳴了一下。高個子男人看到馬兒的反應,轉頭對女人說:「看來我們今晚還是應該在這裡紮營,反正兩匹馬都累了,我的背也很疼。」

 

女人笑了出來,聲音低沉溫和,非常悅耳。我從來沒聽過這種笑聲。

 

她說:「世上最厲害的巫師行遍天下,居然抱怨說背很疼?想辦法自己治好不就行了,就像那次樹倒在我身上,你治好我的背一樣。我想那頂多只花了你五分鐘吧。」

 

「比五分鐘還久。」男人反駁說,「妳當時神智不清,怎麼會記得花了多久。」他說完,輕輕摸了摸女人的頭髮:雖然幾乎都灰白了,看起來還是既濃密又漂亮。「妳也知道我對這件事的看法。」他說:「我依然很喜歡作為凡人的感覺,喜歡到捨不得在自己身上使用魔法。不知為何,總覺得用了魔法,我就會失去這種感覺。我之前也跟妳說過這件事了啊。」

 

女人聽到後發出了「嗯哼」的聲音,和媽媽每次表示不同意的時候一樣,她可是嗯哼過幾千遍了。「這個嘛,這輩子可都是凡人啊,有時候……」

 

女人沒有把話說完,因為高個子男人正在微笑,看得出來顯然是想捉弄她。「有時候會怎樣?」

 

「沒什麼,」女人說:「什麼也沒有。」她的語氣有一瞬間聽起來很煩躁,但是她接著把手搭在男人的手臂上,換了個語氣說:「有時候,應該說有幾個清晨,當我聞到風中飄來自己永遠不會看到的花的香氣,看到小鹿正在霧濛濛的果園裡玩耍,而你一邊打哈欠,一邊喃喃自語,同時搔著頭,低聲抱怨說天黑前會下雨,說不定還會下冰雹……每次碰上這樣的早晨,我都全心全意希望我們可以一起活到天荒地老,所以才覺得你放棄永生根本是個大傻瓜。」她又笑了出來,不過這次聲音聽起來有點在發抖。她繼續說:「然後,我想起那些我寧可不要想起的事,於是開始反胃,其他各式各樣的東西也開始刺痛了我,別管那些是什麼,或到底痛在哪裡,管它是身體、腦袋或心臟,是哪個都無所謂。這時我就會覺得:不,我不該這麼想,也許無法永生才好。」高個子男人環抱住女人,於是她將頭靠在他胸膛上一會兒。女人之後又說了點什麼,但是我都聽不到了。

ss”>

我叫蘇茲,今年九歲,下個月要滿十歲了,生日正好和獅鷲獸當年出現的日子是同一天。威爾弗說,獅鷲獸會來都是我的錯,因為牠聽到世界上最醜的寶寶出生了,於是要來吃掉我。可是我醜了,就連獅鷲獸也提不起勁吃掉我。結果,牠就這樣棲息在「午林」(我們都是這麼叫那片森林,不過正式名稱是「午夜森林」,因為樹下總是黑壓壓一片),還留下來吃我們養的綿羊和山羊。獅鷲獸只要中意某個地方,就會待著不走。

 

但是,牠本來是不吃小孩的,今年卻不一樣了。

 

我只看過那隻獅鷲獸一次──我是指在這一切發生之前。有天晚上,牠飛到樹林上空,看起來就像第二個月亮,只不過那時月亮並沒有露臉。全世界彷彿只剩下那隻獅鷲獸,獅子的身體加上老鷹的翅膀,全身上下的金色羽毛閃閃發光,巨大的前爪像獠牙般鋒利,駭人的鳥嘴在牠頭上更是大得嚇人……威爾弗說我尖叫了整整三天,但是他騙人,而且我也沒有像他說的那樣,躲在半地窖裡。我那兩天晚上都睡在羊舍,和我們家的狗瑪爾卡待在一起,因為我很清楚,瑪爾卡絕對不會讓任何東西把我抓走。

 

我當然知道爸媽也不會讓我被抓走,前提是他們有辦法擋下那隻獅鷲獸。不過,瑪爾卡是村子裡最大隻也最凶的狗,天不怕地不怕。獅鷲獸抓走鐵匠家的小女孩潔安後,任誰都能一眼看出爸爸有多害怕。他還跟其他男人在村裡四處奔走,想召集大家組成臨時的巡邏隊,這麼一來,獅鷲獸出現的時候,一定會有人發現。我知道他很擔心我和媽媽的安危,想盡力保護好我們,可是這並沒有讓我覺得更安全,跟著瑪爾卡反而讓我更安心。

 

但是到頭來,大家都不曉得該怎麼辦。爸爸不知道,其他村民也沒有半點頭緒。獅鷲獸光是抓走綿羊就夠糟了,因為這裡幾乎每個人都是靠賣羊毛、乳酪或羊皮等東西來維生。不過今年春天才剛到,牠就抓走潔安,使一切都變了樣。我們派人去向國王求救,總共三次,國王也每次都派人跟著他們回來。第一次是一名騎士,就只有他一個人。他叫多羅斯,還送了一顆蘋果給我。他一邊唱歌,一邊騎馬進到午林,去找那隻獅鷲獸。我們之後再也沒見過他。

 

第二次是在獅鷲獸抓走為磨坊主工作的男孩羅里之後,這次有五名騎士前來。其中確實有一個人活著回來,可是他還來不及開口告訴大家發生什麼事,就斷氣了。

 

第三次來的是一整支騎兵大隊,反正爸爸是這麼告訴我的。我不知道騎兵大隊總共有多少士兵,總之很多就是了。那兩天,村子裡到處都看得到這些士兵,到哪都可以看到他們的帳篷,每間羊舍也都拴著他們騎來的馬。他們還在酒館裡吹噓,說很快就會替我們這些可憐的鄉巴佬解決那頭獅鷲獸。他們踏著整齊的步伐,朝「午林」進軍的時候,樂師還跟在一旁伴奏──這些我都記得,我也記得音樂停下來後,接著聽到的那些聲音。

 

從那之後,村裡的人就決定別再去找國王了。我們不想再讓他的更多手下死掉,更何況他們根本沒幫上半點忙。於是從那時起,只要太陽一下山,獅鷲獸睡醒,要開始狩獵的時候,所有的小孩都會被趕進屋內。因為害怕獅鷲獸,我們沒辦法一起玩耍,也不能幫爸媽跑腿或照看羊群,甚至不能在打開的窗戶附近睡覺。我什麼也不能做,只能讀那些早就倒背如流的書,不然就是跟爸媽抱怨。不過,他們忙著確保威爾弗和我的安全,累到懶得理我們。爸媽也會和其他家庭輪流站崗,守護自家以外的小孩,還有我們家的綿羊以及山羊,所以兩人總是累得半死,也老是一臉擔心害怕。到後來,我們幾乎時時刻刻都在生彼此的氣,村裡的每個人也都是如此。

 

不久後,獅鷲獸就抓走了費莉西塔。

 

費莉西塔不會講話,但她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們從小一起玩到大。我總是知道她想表達什麼,她也是最瞭解我的人。我們玩耍的方式很特別,以後我也不會再像那樣跟別人一起玩了。費莉西塔的家人覺得給她飯吃是在浪費食物,因為沒有男生想娶個啞巴女孩,所以他們平常幾乎都是讓她來我們家吃飯。

 

費莉西塔唯一發得出的聲音,是很小聲的嘎嘎叫,威爾弗以前會為此取笑她,但是我拿石頭丟威爾弗之後,他就再也不敢這麼做了。

 

我沒看到費莉西塔被抓走的過程,卻還是想像得到。費莉西塔很清楚晚上不能外出,但是晚上來我們家吃飯是她每天最期待的事,她家裡也不會有人注意到她偷偷溜出門。他們從來沒有正眼看過她。

 

我知道費莉西塔不見之後,當天就自己一個人出發去找國王。

 

好啦,其實是當天晚上,因為要在大白天從我家或村子裡偷偷溜出去根本沒機會。我原本不太清楚到底該怎麼做,但剛好知道安伯斯叔叔隔天打算把一整車羊皮運到巫門鎮的市集,而且他要是不在太陽升起之前早早出發,就會趕不上市集。安伯斯叔叔是對我最好的叔叔了,但就算這樣,我也知道不能拜託他帶我去見國王,因為他只會直接去找我媽媽,叫她餵我吃加了硫的糖蜜[1],再幫我敷上芥末膏藥,然後送我上床睡覺。他連自己養的也照餵不誤。

 

於是,我那晚早早就上床,等到所有人都睡著了才行動。我原本想在枕頭上留張字條,卻怎麼寫都不滿意,一直反反覆覆寫了就撕,撕完就丟進壁爐。我一直很怕家裡有誰突然醒來,或是安伯斯叔叔出發的時候我沒趕上,所以最後我只寫了一句:我很快就會回家。我沒有帶什麼衣服或行李,只拿了點乳酪,因為我覺得國王一定就住在巫門鎮附近,而那裡可是我唯一知道的大城鎮。爸爸和媽媽正在他們的臥室裡打呼,不過威爾弗又直接睡死在爐邊了。只要他在那裡睡著,爸媽一定都放著不管,因為要是把他搖醒,叫他回床上睡,他鐵定會又哭又鬧。我從來就搞不懂他為什麼會這樣。

 

我站在威爾弗旁邊,低頭看他,是我這輩子看得最久的一次。威爾弗睡著的時候,看起來幾乎一點也不凶。媽媽已經事先堆好一大疊煤塊,明天才能在壁爐裡生火烤麵包,爸爸則把他厚厚的緊身羊毛長褲晾在爐邊烘乾,因為他下午為了救一隻小羊,不得不踏進牧場的那座水池。我把那些羊毛褲稍微移開,免得它們一不小心就著火了。接著,我替時鐘上發條。這本來是威爾弗每晚該做的工作,他卻老是忘記。我想到他們早上會一邊聽著時鐘滴答響,一邊到處找我,擔心得吃不下早餐,於是轉身往我的房間走回去。

 

結果我下一刻又轉過身來,從廚房的窗戶爬了出去,因為走前門的話,門一開就會發出嘎吱聲。我很怕睡在羊舍的瑪爾卡可能會醒來,然後馬上就知道我在打什麼鬼主意,因為我絕對騙不過牠,也只有牠不會被我騙倒。所以,我接下來幾乎是一路屏住呼吸,跑向安伯斯叔叔的家,然後直接手忙腳亂地爬上堆滿羊皮的馬車。那是個寒冷的夜晚,但是窩在一大堆羊皮裡,不只悶熱,還聞得到羊騷味。我無事可做,只能乖乖躺著,等安伯斯叔叔出發。為了不要去想離開家裡和村子有多難過,我大部分的時間都在想費莉西塔。不過這樣就夠難受了,因為我從來沒有真的失去任何很親的人,至少不是永遠失去。總之,這兩件事感覺就是不一樣。

 

我不知道安伯斯叔叔最後到底是什麼時候來的,因為我不小心在馬車上打起了瞌睡。等到車身開始左搖右晃、喀喀作響,馬兒也不爽被叫醒幹活,沒什麼幹勁地「哼」了一聲,我才被吵醒。於是,我們出發前往巫門鎮了。月亮雖然早早就開始下山,我還是可以在顛簸的馬車上看到村子,只不過在月光下,村子看起來不是銀色,反而又小又暗,沒有半點色彩。就算只是這樣,我也快哭出來了,雖然馬車根本還沒經過牧場的那座水池,但我已經覺得離村子好遠,好像再也不會看到它了。要不是我很清楚一離開那堆羊皮會碰上什麼麻煩,八成早就下車回村子去了。

 

原因當然就是獅鷲獸還在天上到處狩獵。我躺在羊皮堆下,而且眼睛還閉著,當然看不到牠,但是獅鷲獸翅膀一揮,就發出一大堆刀子同時在磨的聲音。而且牠口中發出的叫聲也很可怕,因為聽起來實在太輕柔了,甚至可以說有點悲傷和害怕,就好像獅鷲獸正在模仿費莉西塔被牠抓走時可能曾發出的聲音。我盡可能把自己深深埋進羊皮堆裡,想要像先前那樣再次睡著,卻辦不到。

 

這樣也好,我可不想搭著馬車,一路直接進到巫門鎮,因為等安伯斯叔叔在市集停下來卸羊皮的時候,我一定會被他逮個正著。所以,一發現聽不到獅鷲獸的叫聲(牠們只要能在巢穴附近找到獵物,就不會飛離巢穴太遠),我立刻把頭探出來,靠在馬車後頭的尾板上,看著星星在漸漸變亮的天空中一個接一個消失。隨著月亮下山,黎明也帶來了一陣微風。

 

馬車不再劇烈搖晃後,我知道我們一定是來到國王大道了。等我聽見牛在嚼草或是對彼此小聲哞哞叫時,立刻爬下車。我站在原地一會兒,拍掉身上的毛絮和羊毛屑,看著安伯斯叔叔駕著馬車離我遠去。我從來沒有一個人離家這麼遠過,或是這麼孤單過。微風輕輕吹拂,腳邊的乾草不斷搔著我的腳踝。我根本不曉得該往哪裡走。

 

我連國王叫什麼也不知道,因為大家向來就只叫他國王,沒用過其他稱呼。我只知道他不住在巫門鎮,而是住在附近某個地方的大城堡,問題是這個所謂的附近,到底是指坐馬車還是走路,可是會差很多。我一直想到家裡的人醒來後會拚命找我,牛群吃草的咂咂聲也害我覺得好餓,不過我在馬車上早就把乳酪吃光光了。真希望身上有一枚硬幣,但不是要拿來買東西吃,而是可以拿來拋一下,讓它決定我到底是該往左走,還是往右走。我試著拋了幾顆扁平的小石頭,卻發現石頭落地後根本找不著。最後,我決定往左邊走,也沒什麼特別的理由,只不過我左手剛好戴著媽媽送我的小小銀手環,加上那個方向也有一條看起來算是路的小徑。我想說也許可以先在巫門鎮附近晃晃,再思考接下來該怎麼辦。反正我很會走路,只要時間夠的話,走到哪裡都沒問題。

 

話是這麼說啦,但走在真正的路上確實更輕鬆。我才走沒多久,那條小徑就消失了,我得努力擠過茂密生長的樹林,才能繼續前進。除了這些樹以外,接下來還要穿過一大堆長著刺的藤蔓,搞得我頭髮全是小小的刺,兩隻手臂也被扎得很痛,都流血了。我覺得好累,還不停流汗,差點快哭了,我說的是差點喔。而且每次坐下來休息,各種蟲子便老是往我身上爬。然後,我聽到附近有流水聲,立刻覺得口很渴,於是拚命想找出水聲是從哪裡傳來。這一路我幾乎都得在地上爬,膝蓋和手肘時不時就刮過痛得要命的東西。

 

結果,那根本算不上是一條小溪,有些地方還淺得幾乎淹不過我的腳踝。不過光是能找到水,我就很開心了,簡直是對那些水又抱又親,直接整個人趴下去,把臉埋進水裡,就像我把頭埋在瑪爾卡身上,聞那臭臭的狗毛一樣。我一直喝到再也喝不下才站起來,坐到石頭上,讓小魚輕輕搔著我慢慢變涼的腳,感受溫暖的陽光照在我肩膀上。這時候,我沒想到獅鷲獸、國王或是家人,什麼都沒在想。

 

等我聽到從稍微上游一點的地方傳來了馬的嘶鳴聲,才抬頭朝那裡看過去。那些馬玩水的方式和普通馬兒沒兩樣,像小孩子一樣對著水吹泡泡。牠們看起來都是一般馬廄常見的那種馬,一隻是棕色,另一隻是灰色。原本騎著灰馬的人已經下馬,正在仔細檢查馬兒的左前蹄。我看不太清楚他們,因為兩個人都披著暗綠色的斗篷,以及破舊到看不出顏色的緊身羊毛長褲,所以直到其中一個人出聲之前,我都不曉得對方是女人。她的聲音很好聽,有點偏低,就像柔滑瓊安一樣,媽媽從來不肯讓我問關於這位女士的事。不過,那個女人的聲音聽起來也有點粗,要是她想的話,說不定能像鷹那樣嚎叫。她正開口說:「我沒看到半顆石頭啊,也許是有刺?」

 

另一個人回答說:「或是哪裡擦傷了。我來看看吧。」

 

這個人的聲音聽起來比那個女人的說話聲更輕柔、更年輕,但我早就看出這個人是男人,因為他長得好高。他從棕馬下來,女人往旁邊移動,讓他可以抬起馬蹄檢查。但是他在檢查之前,先用雙手捧起灰馬的頭,對牠說了一些我聽不太清楚的話。灰馬也說了些什麼回答他。我說的不是馬兒平常會發出的那種大聲嘶吼或小聲嘶鳴,或是任何一種馬叫聲,而是像人和人在聊天時會發出的說話聲。我想不出什麼更好的形容了。接著,那名高個子男人彎下腰,穩穩抓著灰馬的腳,仔細檢查了好久。在這段期間,灰馬不只動也沒動,尾巴連搖也沒搖。

 

「是石頭的小碎片。」不久後,男人這麼說,「碎片非常小,卻還是深深嵌進了馬蹄裡,傷口看起來也快潰爛了。我想不通自己怎麼沒有立刻注意到這件事。」

 

「哎呀,」女人邊說邊輕輕碰了碰男人的肩膀,「你沒辦法什麼事都注意到啊。」

 

高個子男人看起來很生自己的氣,和爸爸那時候一模一樣。爸爸有次忘了關好牧場的柵門,結果讓鄰居那頭黑色公羊溜了進去,跟我們養的可憐老羊「硫磺」打了一架。男人說:「我有辦法。我本來就該做得到啊。」他說完便轉身背對灰馬,像我們村裡的鐵匠工作時那樣,彎腰抬起那隻受傷的馬蹄,開始處理問題。

 

老實說,我看不太懂他到底在做什麼,因為他不像鐵匠,手上沒有拿任何清理馬蹄的刷子或鉤子。唯一能確定的是,我覺得他是在對那匹馬唱歌,只不過不確定那到底算不算。與其說是唱歌,男人發出的聲音聽起來更像是亂編的兒歌,那種小小孩自己一個人在玩泥巴的時候,會亂哼給自己聽的咿咿呀呀。不過他的歌沒有旋律,只是不斷重複兩個高低音:滴答、滴答、滴……。就算是馬兒也會覺得很無聊吧。男人持續發出滴答聲好長一段時間,同時彎腰抬著那隻馬蹄。然後,他突然不再哼唱,站直了身體,手中拿著某個像溪水一樣在陽光下閃閃發亮的東西。他立刻把那個東西拿給灰馬看。「好了,」他說:「看吧,就是它。你現在已經沒事了。」

 

男人扔掉那個東西後,又抬起馬蹄,但這次沒有唱歌,只是用一根手指非常輕柔地碰觸馬蹄,一次又一次輕輕拂過表面。接著他把馬蹄放回地上,灰馬用力一踩,小聲嘶鳴了一下。高個子男人看到馬兒的反應,轉頭對女人說:「看來我們今晚還是應該在這裡紮營,反正兩匹馬都累了,我的背也很疼。」

 

女人笑了出來,聲音低沉溫和,非常悅耳。我從來沒聽過這種笑聲。

 

她說:「世上最厲害的巫師行遍天下,居然抱怨說背很疼?想辦法自己治好不就行了,就像那次樹倒在我身上,你治好我的背一樣。我想那頂多只花了你五分鐘吧。」

 

「比五分鐘還久。」男人反駁說,「妳當時神智不清,怎麼會記得花了多久。」他說完,輕輕摸了摸女人的頭髮:雖然幾乎都灰白了,看起來還是既濃密又漂亮。「妳也知道我對這件事的看法。」他說:「我依然很喜歡作為凡人的感覺,喜歡到捨不得在自己身上使用魔法。不知為何,總覺得用了魔法,我就會失去這種感覺。我之前也跟妳說過這件事了啊。」

 

女人聽到後發出了「嗯哼」的聲音,和媽媽每次表示不同意的時候一樣,她可是嗯哼過幾千遍了。「這個嘛,這輩子可都是凡人啊,有時候……」

 

女人沒有把話說完,因為高個子男人正在微笑,看得出來顯然是想捉弄她。「有時候會怎樣?」

 

「沒什麼,」女人說:「什麼也沒有。」她的語氣有一瞬間聽起來很煩躁,但是她接著把手搭在男人的手臂上,換了個語氣說:「有時候,應該說有幾個清晨,當我聞到風中飄來自己永遠不會看到的花的香氣,看到小鹿正在霧濛濛的果園裡玩耍,而你一邊打哈欠,一邊喃喃自語,同時搔著頭,低聲抱怨說天黑前會下雨,說不定還會下冰雹……每次碰上這樣的早晨,我都全心全意希望我們可以一起活到天荒地老,所以才覺得你放棄永生根本是個大傻瓜。」她又笑了出來,不過這次聲音聽起來有點在發抖。她繼續說:「然後,我想起那些我寧可不要想起的事,於是開始反胃,其他各式各樣的東西也開始刺痛了我,別管那些是什麼,或到底痛在哪裡,管它是身體、腦袋或心臟,是哪個都無所謂。這時我就會覺得:不,我不該這麼想,也許無法永生才好。」高個子男人環抱住女人,於是她將頭靠在他胸膛上一會兒。女人之後又說了點什麼,但是我都聽不到了。

網上分享

【小說試閱】《永不告別》❷

2023-08-11

【更正啟示】《星際馬雅13月亮曆》勘誤表

2023-08-11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