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王變法-王羲之vs王獻之,父子用書法一決勝負

網上分享
王羲之有七個兒子,個個都善書法,
最有名的,是小兒子王獻之。

據說王獻之小的時候寫字,

王羲之從背後突抽他的筆,

沒有抽動,王羲之很高興,

認為他以後一定能成大器。

有一次王羲之在壁上題字,還沒有題完,就有事出去了,王獻之看見以後,就把字擦掉,自己重寫了一遍。

王羲之回家以後,看見壁上的字,搖搖頭說:「看來我走的時候真是喝醉了。」

還有一次,一個少年想得到王獻之的字,就故意穿了一件新的白紗衣去見他。

王獻之一見,果然讓他脫下來,在上面寫滿了字,有楷書,有草書。

少年非常高興,他看見左右的人躍躍欲試,想搶他的衣服,趕緊拿起來就跑,那些人追上來搶,把衣服扯得四分五裂,那個少年只搶到一隻衣袖。

東晉名臣謝安,是王羲之的好朋友,和王獻之的關係也很不錯。

王獻之的書信,都為時人所寶,皇帝甚至用來賞賜大臣。

謝安也是書法家,不太看重王獻之的字,認為不及他父親的字好。

王獻之給謝安寫信,都精心書寫,認為謝安一定會收藏起來,哪知道謝安都是在後面寫上回信就還給王獻之了。

王獻之,圖自維基百科

王羲之,圖自華人百科

謝安和王獻之有一段很有名的對話。

謝安曾經問王獻之:「你的書法比你父親如何?」王獻之說:「我當然比他好。」

謝安說:「但大家的評價可不是這樣的。」王獻之回答說:「那些人懂什麼。」

這是不是王獻之沒有自知之明?不是。王獻之在對書法的認識上和王羲之是有一些區別的。

王獻之曾經對父親王羲之說:「大人宜改體。」

不管王羲之是不是聽了他的話,但確實「改」了「體」,完成了從章草到今草的過渡。

也完成了隸書向楷書的過渡。在父親巨大的光環籠罩下,王獻之該怎樣做?似乎也應該是「改體」。

王獻之確實也「改體」了。

他一改父親的內擫筆法為外拓,一變父親的溫文爾雅為鋒芒畢露。

唐張懷瓘《書議》說:「子敬才高識遠,行草之外,更開一門。」稱他為「筆法體勢之中,最為風流者也」。

後人稱之為「破體」,為「一筆書」。他的書法成就非常高,與王羲之並稱「二王」,同為晉人書法的代表。

〈洛神賦十三行〉就是這種書風的代表作之一。

曹植的〈洛神賦〉,是一篇情摯文茂的美文,深受人們的喜愛。顧愷之繪之於畫,王獻之書之於紙。

遺憾的是王獻之所書的〈洛神賦〉,到宋時就只剩下十三行了。

據說為賈似道所得,賈將它刻在一方極溫潤的水蒼色的端石上,美其名曰為「碧玉」,所以稱〈玉版十三行〉。

此書為小楷,但與鍾繇、王羲之小楷已大不同。

體勢峻拔奇巧,風神秀逸蕭散,用筆不帶一絲隸意,結體不再方扁,而是略帶修長,純然楷書意味,被稱為晉人楷書極則。

他的代表作,還有〈鵝群帖〉、〈中秋帖〉等,都是書法史上的極品。

王獻之〈洛神賦十三行〉

王獻之〈洛神賦十三行〉

網上分享

勘誤啟示:就算不能和大家和睦相處也沒關係

2021-08-19

利用噪音維持大腦最佳運作:那些音樂人的「共同語言」

2021-08-19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