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真菌拯救世界,原來可以訓練真菌分解煙蒂!

網上分享

真菌,

是地球上最優雅的生命策略,

也是最精細而普遍的存在。

二○一八年秋,我來到奧勒岡州鄉間的一座農場,參與兩年一度的基進真菌學年會。我在那裡遇到超過五百個真菌迷、蕈菇栽培者、藝術家、剛入門的愛好者和社會、生態運動者在農場庭院裡忙成一團。麥考伊頭戴棒球帽,腳踩運動鞋,戴著厚厚的眼鏡,用一場主題演講來鋪陳,題目是:「解放真菌學」(Liberation Mycology)。

不論任何規模的蕈類栽培,栽培者都必須培養出敏銳的感覺,知道哪些材料能滿足真菌貪婪的胃口。

大部分產菇的真菌會在人類製造的混亂上欣欣向榮。在排泄物上種植經濟作物是某種鍊金術。真菌會把負價值的不利條件,轉換成有價值的產品。這對廢棄物產生者有利,對栽培者有利,對真菌也有利。

 

許多工業效率不佳,卻成了蕈類栽培者的福音。農業廢棄物特別多──棕櫚和椰子油莊園丟棄他們產生出的植物生物量的百分之九十五。甘蔗園拋棄百分之八十三。

都會生活沒好到哪裡去。墨西哥市的廢棄尿布占了固體廢棄物重量的百分之五到十五。

研究者發現,雜食的鮑魚菇菌絲體可以吃用過的尿布,長得很開心(這種白腐菌會結實成為可以食用的鮑魚菇)。兩個月裡,餵給鮑魚菇的尿布重量大約減少了初始重量(拿掉塑膠膜時的重量)的百分之八十五,無真菌的對照組則只減少百分之五。

此外,產生的蕈類很健康,沒有人類疾病。類似的計畫即將在印度推出。用農業廢料栽培鮑魚菇(用酵素燃燒廢料),可以減少熱力燃燒的生物量,改善空氣品質。

鮑魚菇 photo by: Edgar Castrejon- on unsplash

不意外的是,人類造成的混亂從真菌的角度看起來,可能是個機會。

真菌度過了地球的五次重大滅絕事件,每次都剷除了地球上百分之七十五到九十五的物種。有些真菌甚至在這些災難事件中生長茁壯。

白堊紀ー第三紀滅絕事件(造成恐龍死亡、世界各地森林嚴重破壞)之後,有了大量可以分解的木質殘骸,使得真菌數量躍增。

輻射營養真菌(Radiotrophic fungus,能吸收放射性粒子散發的能量)在車諾比的廢墟裡旺盛生長,是真菌和人類核能事業這個更長的故事裡的最新角色。廣島毀於原子彈之後,據說廢墟中最先出現的生物是松茸。

真菌的胃口很多樣,不過有些材質除非不得已,否則真菌不會分解。

麥考伊在他的一本作品中,解釋了他如何訓練鮑魚菇菌絲體消化全球最常見的垃圾──菸蒂。

每年被拋棄的菸蒂超過七十五萬噸。過了夠久的時間,沒用過的菸屁股會分解,但抽完的菸屁股中充滿有毒殘留物,會阻礙這個過程。麥考伊原本希望慢慢減少鮑魚菇的其他食物,讓鮑魚菇改吃抽完的菸屁股。

久而久之,真菌「學會」把菸屁股當成食物來源。

縮時影片顯示,在果醬罐裡裝滿染著焦油的壓扁菸屁股,而菌絲體持續向上滲透。一株健壯的鮑魚菇很快就竄起,從頂端鑽出。

photo by: Radical Mythology channel

其實,這既是「學習」,也是「記憶」。真菌不會產生自己不需要的酵素。

酵素(甚至整個代謝途徑)可能在真菌基因組裡休眠好幾代。鮑魚菇的菌絲體要能消化抽過的菸屁股,就必須淘汰不用的代謝作用。也可能把通常用於其他東西的酵素硬是改用在新的地方。

許多真菌酵素(像木質素過氧化酶)都沒有專一性。所以單一酵素可能有多功能,讓真菌用類似的結構來代謝不同的化合物。

其實許多有毒的汙染物(包括菸屁股裡那些)類似木質素分解時的副產物。從這角度來看,讓鮑魚菇菌絲體對付廢棄菸蒂,是給鮑魚菇一個平凡無奇的挑戰。

網上分享

最受歡迎的身心靈導師和詩人哲學家, 寫給靈魂成長的冥想週記

2021-08-06

勘誤啟示:就算不能和大家和睦相處也沒關係

2021-08-06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