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孩之神,灌醉嫂嫂剪光她頭髮讓大哥暴怒不已,卻意外造出神奇槌子?

網上分享

洛基的惡作劇與雷神之鎚的誕生

>>>說到雷神之鎚的來歷,得從索爾的妻子希芙說起。索爾的妻子希芙那顏色如蜂蜜一般的金髮在風中會蕩出燦爛的波浪,好比秋風中的麥浪,能為人間帶來五穀豐收。索爾對嬌妻金髮的依戀已經到了上癮的地步。每當勞碌一天後,只要將頭埋進妻子的金髮裡,所有的不快就煙消雲散。但有一天,索爾回家後發現酣眠的希芙變成了光頭,那頭能驅散他煩惱的金髮消失無蹤。索爾氣得差點拔光自己的紅鬍子。不用說,這一定是火神與惡作劇之神—洛基所為。英俊瀟灑、能言善道的洛基是個很懂得討女人歡心的不羈浪子。某次他趁著索爾外出,用甜言蜜語取得了希芙的信任,然後殷勤勸酒把希芙灌醉,剃光了她的頭髮。洛基雖貴為阿斯嘉特的十二位正神之一,卻極好惡作劇,且由於詭計多端,每每都能得手。洛基雖然敢作弄奧丁,但卻最怕索爾,當索爾找上門來,要他恢復希芙的金髮時,他也只好從命。但這比讓人死而復生還難,幸虧洛基交遊甚廣,跟三教九流都有交情,他思量一番後,來到了地下宮殿尋求解套之人,因為那裡有魔力超凡、手藝精良的黑侏儒。

photo by :Maria Orlova

>>>洛基造訪了黑侏儒中的佼佼者杜瓦林(Dvalin)。杜瓦林熱情地接待了這尊不速之客,一來是害怕他使出花招作弄自己,二來是洛基居然會想要求他,令他大為好奇。洛基說道:「你能幫我造出幾可亂真、安在頭上就能生根並自然生長的人工金髮嗎?」杜瓦林哈哈一笑回道:「這有何難?」然後馬上開爐生火,用高溫加熱金塊後,念著魔咒將其拉成細絲。為了讓洛基心服口服,他又打鐵趁熱製作了兩件寶物:一艘可摺疊並變換大小的斯基德普拉特尼神船(Skidbladnir);一把名為永恆之槍、可自動追擊敵人的長矛。洛基拿到三件寶物後,故意對圍觀人群說:「你們看,多精細的工藝啊!我敢打賭,這世上再沒有誰有這樣的巧手妙心了。」他之所以這樣說,是為了刺激人群中的布魯克(Brock),他的哥哥辛德里(Sindri)也是地下城中手藝數一數二的人。魯克聽後很不服氣,嚷道:「我願意用項上人頭打賭,我大哥辛德里能打造出比這些更神奇的寶物。」洛基聽完此言,隨即和布魯克一起來到辛德里面前發誓,等辛德里完工後,他們會將兩位工匠的作品拿到阿斯嘉特,讓諸神投票評選寶物。如果辛德里打造出超越杜瓦林的寶物,布魯克可帶走洛基的人頭;如果辛德里的寶物落選,洛基則可把布魯克的人頭留下。事關家族榮譽,辛德里看見弟弟跟外人打賭,當然一口答應下來,並馬上動工。辛德里把金塊投入火爐中,叮囑布魯克要不停拉動風箱,「為了保持爐溫,風箱千萬不能停,如果爐內溫度降低,打造出來的寶物就會變成次級品了。」布魯克滿口答應。聽著風箱匡噹作響,看著布魯克專注自信的神情,洛基不由得擔心他們真的會做出更好的寶物。於是找藉口溜出去,變成一隻巨型牛虻,飛到布魯克正在拉動風箱的手上叮咬。但布魯克謹記大哥的吩咐,忍著疼痛繼續拉著風箱。辛德里在外頭作法完畢後,從爐中取出了德羅普尼爾手環,每隔九天,就會自我複製、分裂出幾只金環。接著,辛德里把金塊和豬皮綁在一起投入爐中,同時叮囑弟弟,這次不僅不能在拉風箱時停手,還不能分神減緩速度,接著又走出去為寶物作法。辛德里剛出門,那隻牛虻又飛了過來,停在布魯克臉上使盡吃奶的勁叮咬。布魯克痛得減緩了速度,但卻沒有停手。等辛德里回來,打開爐門,裡面跳出了一隻碩大的野豬(Gullinbursti,又稱金鬃)。野豬身上帶著金鬃可以在空中和水裡飛速奔跑,是一頭絕佳的坐騎,但由於布魯克中途分神,讓金豬有個小缺陷:無法繁育。辛德里最後投入熔爐的是鐵塊,並叮囑弟弟這次絕對不能停手,也不能減緩速度:「這次爐中冶煉的不是之前的金塊,而是普通鐵塊,速度稍微緩下來,就會前功盡棄。千萬小心!」說完,他又走出去在月光下施法。  洛基心想:杜瓦林的神船能航海,而辛德里的金鬃可在水中和雲上馳騁,相較之下,金鬃更勝一籌;杜瓦林的神矛永恆之槍雖然可以鎖定追擊敵人,但只能一個人使用,而德羅普尼爾手環卻可無限再生,看起來,是辛德里又贏了一局。所以絕不能讓第三個寶物完美出爐,我必須讓寶物出現重大瑕疵。於是洛基飛到了布魯克的眼睛上,狠狠叮了他的眼皮。但布魯克不為所動,繼續以先前的姿勢拉動風箱。漸漸地,鮮血蒙住了布魯克的眼睛,模糊了視線,他只得伸手驅趕牛虻。等辛德里回來,打開爐子一看,慘叫,「完了,我只做了個半成品。」原來爐中冶煉的是一把巨型戰鎚,但由於爐溫不穩定,鎚柄短得幾乎無法雙手把握。 辛德里把三件寶物交給弟弟,又遞給他一個鎖子甲鐵手套叮囑道:「到時候,無論是我們的寶物,還是杜瓦林的寶物,都會被貪婪的諸神選用,你不如主動將這些寶物獻給眾神以賄賂他們。另外,這手套能夠彌補巨鎚的不足,你把它送給使用巨鎚的神,會為你增加贏面,到時候一定可以讓洛基履行諾言。」

>>>洛基和布魯克到了阿斯嘉特,各自拿出寶物讓奧丁、弗雷和索爾評判。洛基把永恆之槍送給了奧丁。索爾將金色假髮戴在希芙頭上,假髮立即在她頭皮上生根,甚至比原來的真髮更有光澤和彈性。最後,洛基把那艘神船送給了豐饒之神弗雷。洛基獻上寶物後,布魯克也將他的三件寶物呈現在眾神面前一一介紹。他先將臂環獻給奧丁,並介紹道:「我全知全能的主神啊,為您奉上的這只臂環,每到第九天的夜裡,會自行複製並分裂出八只同樣大小、重量和顏色的金環。這一週期會無限循環,您將會有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金環。」接著,布魯克將金鬃送給弗雷,「這隻金鬃野豬能上天入地,水火無阻,速度快過任何一匹快馬。」奧丁聽到居然有速度比八足神駒還快的坐騎,不滿地看了布魯克一眼。布魯克馬上解釋說:「弗雷是農墾之神,是農民的守護者,騎豬非常符合他的身分。這隻野豬可以入地潛行,身上金色鬃毛反射的霞光,能將地下照得如同白晝一般。」 最後,布魯克把戰鎚送給了雷神索爾,「無論什麼樣的神魔妖怪,哪怕是體型超過你數倍的霜巨人,都會被這把戰鎚砸為肉泥。只要把它丟出去,就會擊中你想對付的目標,無論飛多遠,都會回到你手中。美中不足的是握柄太短,不好把握。」說著,他又把鐵手套遞給索爾:「戴上手套不僅可以彌補握柄的短處,還能增加攻擊力。」

>>>最後,三位負責評判的神都認為戰鎚是最有用的寶物,不僅能增強索爾的法力,還能在對抗神族死敵霜巨人時發揮巨大作用,所以一致認定布魯克獲勝。洛基見自己輸了,慌忙表示願意獻出所有財寶給布魯克,好保住自己的頭顱。但布魯克哪肯答應,先前洛基的狂妄和蔑視已讓他怒火萬丈,後來又用卑劣手段破壞競賽的公平性,還讓他差點瞎了一隻眼,所以他一定要提洛基的頭回地下城。洛基見布魯克不答應,馬上耍賴,隱身飛走了。布魯克見狀破口大罵,「我看啊,野蠻的霜巨人都比你們神界言而有信。」索爾這種愛面子的神,既聽不慣別人貶低神界,也看不慣洛基公然在神聖的阿斯嘉特毀約。他用閃電般的速度追上洛基,帶回布魯克面前,並把洛基教他說的話在布魯克面前講了一遍,「按照誓約,你可以帶走洛基的頭,但不能傷到他的脖子。」原來,這種鑽漏洞的行為早已有之。布魯克沒察覺,一頭掉進了洛基設好的圈套。他想,也被允許帶走洛基的頭,但卻無法割下。布魯克氣急敗壞之下,持刀要將洛基這惹禍之口割成碎片,但那嘴唇竟刀切不動。布魯克又拿出附著了魔法的骨針和鐵絲,縫住了洛基的嘴,讓他無法搬弄是非。就這樣,黑侏儒和眾神間又多了一筆冤仇。 後來,洛基消除了鐵絲上的魔法,剪斷了鐵絲,又開始使用各種手段陷害其他人,想出許多壞點子餿主意。但帶有魔法的鐵絲卻讓他破了相,從此在洛基嘴邊留下了一圈疤痕。

北歐神話

漫遊者文化。3月出版

https://reurl.cc/V3nbEb

漫威Marvel(漫畫)--洛基圖

漫威Marvel(電影)--洛基圖

網上分享

你知道身上的一塊布料,地球需要消化多久嗎?

2021-03-24

無敵孕婦蔬食菜單--來自土地的營養

2021-03-24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