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設計–談旅店在地品牌化 蔡奕屏|林建宏

網上分享

 

 

請點>《地方設計》| 蔡奕屏 
《地方設計》作者。台日轉譯者:日本地方、設計觀察者。台北出生。台大社工系畢業,念過城鄉所,後來受民藝感召跳槽到台藝大工藝設計研究所,更因民藝之啟發而開始自學日文。目前暫居日本千葉,於千葉大學設計文化計畫研究室,進行地方設計觀察,以及地域活性化、地方關係人口等相關研究。

請點>Hostel Tomato | 林建宏

 

【Hostel Tomato】: 由 四木設計 規劃的礁溪在地化旅店品牌。 栽植了一座旅店,讓旅人從中ㄧ嚐礁溪的生活況味,就像品嚐了一顆土生土長的鮮美番茄,從中能感受到這片土地的風土四季。

【四木設計】:提供全方位的品牌規劃與平面視覺設計服務,同時以推廣設計美學精神為最大使命。

0談旅店品牌在地化0

《地方設計》| 蔡奕屏:

我自己對於建宏把設計基地從台北搬到宜蘭這個決定非常好奇。

《地方設計》裡也有許多設計師I-turn、U-turn的故事,因此想多問問建宏有關搬到宜蘭前後,那一段轉折的契機、故事、各種權衡考量、以及實際在宜蘭工作生活後的轉變,另外如果有在宜蘭

『深根』的各種計畫的話,也非常希望能夠多聽您分享。

另外,因為看了許多Hostel Tomato的資料,不禁讓人想跟建宏分享,最近日本的旅宿界有一個『地域密著型旅館』的類別出現。簡單來說就是跟地方非常緊密、非常貼近地方的旅宿,不管是旅館的理念、設計、服務等,都圍繞著地方為題。因此,也好奇,Hostel Tomato是否也有著類似的目標?或是有什麼特別的期待或是藍圖?

 

四木設計 | 林建宏:

其實在參與 Hostel Tomato 之前,從沒想過要到台北以外的地方工作生活,除了本身是土生土長的新北人,台北相較於其他縣市來說,設計產業與資源確實也是全台灣最蓬勃與豐厚的,所以這中間的心境轉換確實非常微妙,這樣的過程大致上可以分為旅店裝修期間與旅店正式營業後,而這中間讓我有所轉變最大的一個契機點,便是棲居在旅店中的八個月時間。

在規劃與裝修初期,其實抱持的心態非常簡單,就是以一位設計師的身份,到宜蘭參與一個旅店新品牌的形象規劃與空間的改造,但因為是自己與其他夥伴共同經營的旅店,當時已能預期參與深度會不同於以往的專案。儘管歷經了疲於奔命的一年多裝修期,但因為都是台北宜蘭兩地通勤的狀態,所以對於礁溪甚或宜蘭並未因此而深入了解更多,時至工程結束,並準備試營運的階段,事情開始有了一些變化。因為旅店營運初期需要許多磨合與摸索,與夥伴們討論後,我決定先暫停承接設計專案,在現場協助新聘顧的旅店員工們共同運營。但當時只覺得應該花費半年的時間,待旅店的運作順暢之後就可以北返,於是僅帶了非常簡便的行李,就棲居在旅店的其中一個背床位中。

圖片來源:Hostel Tomato

起初除了空間內的軟裝與視覺設計,也協助運營細節的調整、服務流程的改善,另外更一面為旅店構想更多企劃,想讓更多有趣的事情在這發生,其實也是我們最初的目的。這八個月的寄居旅店生活中,除了讓旅店的運作更加順暢以外,也開始構思,若是把旅店作為一個生活的平台,可以讓大家看到礁溪甚或宜蘭的哪些樣貌?並且試想了展覽、商品、活動的各種可能性,也因為要協助旅店的社群文章撰寫,所以更加積極的去體驗礁溪的生活,想要找到不同以往觀光旅遊的切入點,並搜集各種生活體驗的素材,漸漸地不再以一個台北人的視角看待這塊土地,過程中慢慢喜歡上了宜蘭的步調,但也因為親身居住於此,所以也發現許多在地的觀光問題與困境。在當地居住了快半年後,隨著旅店逐步走上軌道,眼看著是時候思考下一步的規劃,我在心中給了當下的自己兩個選擇,其一是回到台北生活,並且遠端協助旅店的企劃與設計事務等;另一個便是繼續在這裡生活,感受更多當地的面向,並且深根於此,以旅店為基地,向外發散不同的想法與企劃,看看是否能夠逐漸讓當地產生化學效應,想當然爾,最後我選擇了後者。於是結束了寄居生活,找到了落腳的住處,並且也恢復了本來的設計業務,將自己過去的生活方式移植到了礁溪,也意外發現這樣在宜蘭做起設計並沒有更加困難,反而因為遠離了都會區,思緒更為沈澱並幫助了靈感與思考。

圖片來源:Hostel Tomato
圖片來源: Hostel Tomato

 

 

 

 

 

 

 

 

 

 

 

 

其實說到底,會有這樣的權衡並決定在宜蘭深根,一方面也是看到了礁溪這邊本來應有的魅力被埋沒而感到可惜,若是僅做好了旅店本身,只是完成了一個漂亮的作品,但並沒能碰撞出些火花,那其實對於地方來說只是又創造了一個好看但表面的事物,於是想嘗試如何能運用旅店與旅客的交集,創造並延伸出不同價值,另外也因為過程不斷發想了許多想要執行的企劃,但需要時間醞釀的,所以若是能長住下來,除了更多時間來規劃以外,更可以貼近當地找到足夠適合的切入點。目前旅店除了原本的住宿業務外,其實也有一些已執行與待規劃的項目,大致可分為:展覽、活動、商品、店舖與導覽。展覽在起初我們曾嘗試過以礁溪的各種樣貌為主題來策劃,但由於還在試水溫階段,目前也在評估我們預期要達到的效果,並作為後續調整的方向;活動則是在去年初,曾與嘎啦嘎啦市集合作過一檔小市集,是一次新奇的體驗,現在也陸續與不同品牌洽談快閃店,甚或提供常住計畫讓人進行深度體驗的可能性,其實對於各種有趣的嘗試都十分歡迎;商品開發則是已進行中的項目,與其說是周邊商品,其實更希望藉由各種器物與日常物件,慢慢創造出礁溪被認識的溝通符碼,想著在這個市場中丟入一顆石頭,看看是否會讓周遭商家也起些漣漪,若是能因此促成一些伴手禮包裝的設計改造,也會是我們所樂見的結果,而隨著商品項目的增加,也希望未來房內各種日常用品,都可直接可被旅人購買並把這份美好體驗外帶回各自的城市;店鋪則是我們還在努力中的一個部分,由於我們的地利之便(位在火車站旁),而旅店一樓的門面我們也預留下一塊空白作為彈性使用,目前雖僅作為展覽與販售商品的空間,但目標是希望這裡可以成為一個有別於旅店本身的店舖,也許是販售餐飲,如咖啡或一些利用在地食材的小點,以此補齊我們想給旅客的五感體驗中的味覺部分,一部分則留給商品販售的區塊,並且作為近在車站前方的店面,發揮提供關於旅遊資訊的功能(初步如景點介紹、店家精選、行程規劃、販售地方刊物等等),成為一個對來往礁溪旅客發聲的基地。

圖片來源:Hostel Tomato

不好意思,因為回顧了一路走來的種種,一不小心就寫了很多有點話嘮了,也謝謝奕屏提供的『地域密著型旅館』的資訊,讓我們對接下來的藍圖能有更多想像。

其實在看完書內提及的各個團隊與案例時,雖然知道回歸台灣來說現實總未必這麼美好,但相信在這麼多成功的背後,他們一定是經歷許多前人的嘗試與失敗經驗累積才能造就,因此也想問問奕屏,在與這麼多組團隊交流下來,對於地方設計的執行是否能成功,是否有觀察到其間有什麼關鍵的共通性?或者有哪些要素,是你覺得可能可提高地方設計被有效落實的機會呢?

 

《地方設計》| 蔡奕屏:

聽著那些思考與轉折的故事,感覺好像是回到當時為了《地方設計》而進行採訪、聽著日本設計師說著為什麼U-turn、I-turn的故事喔。

有種Hostel Tomato也即將成為台灣地方設計經典案例的預感!
在建宏的敘述當中,我對其中這段非常非常有感。“若是僅做好了旅店本身,只是完成了一個漂亮的作品,但並沒能碰撞出些火花,那其實對於地方來說只是又創造了一個好看但表面的事物”。想回應的是,這樣的概念讓我想起在選《地方設計》案例們的一個“指標”。如果只是漂亮、有設計感的作品,但是沒有更深根、更貼近地方的話,那麼就只是一個漂亮的作品,那就非常可惜。

但如果能在作品中看到與一個地方更深的牽連、攪動、願景的話,那就不單單只是一個漂亮的作品,而能成為一個更有深度、更有故事性的設計。我想這無疑就是『地方設計』非常重要的一個核心要素。

另外,有關建宏的提問,地方設計的關鍵共通性與重要要素,我想如果是要接近在Hostel Tomato的角度回答的話,我想是『傳達設計的極致:自家店鋪的經營』(這部分在書裡“寫在最後”有整理,p316~317)。

簡單來說,就是這些設計事務所多半都擁有自己的店舖,這樣一來,不僅透過店舖的這個作品,能夠更直接傳達自己的設計觀、世界觀,增加曝光度、也能夠創造許多BtoB以外的BtoC以外的機會,而這些BtoC又有可能發展成其他設計委託,回饋到BtoB的業務上。

而有趣的是,過去設計師們發展的店舖經營多以選物店、cafe為主,但近年開始有更多元發展,而旅宿就成了其中一個大家注目的業態,像是去年D&Department在韓國濟州島開幕的旅館,今年graf也把大阪的事務所改造成旅宿空間,而福岡的鰻魚的睡窩、福島的Helvetica Design的旅宿空間也正在籌備建置當中。

圖片來源:《地方設計》

上次提到的『地域密著型旅館』是旅館業界的新詞彙,這次回到日本設計界,看到設計師動態們的變化、一個個對旅宿業的躍躍欲試,以及再加上看到台灣Hostel Tomato,因此越來越相信旅宿業的開展,會是地方設計未來演變的一個重要方向。

建宏有提到Hostel Tomato除了住宿之外,還有五大項目:展覽、活動、商品、店舖、導覽。前四個上次都有滿詳細的介紹,唯獨導覽似乎被漏掉了,想再追問有關導覽的部分,不知道現在是不是已經有什麼想法了、而未來是不是有什麼規劃?

額外一提,覺得能把住宿與這五大元素同時並列提出,組成Hostel Tomato的六大項目,真的非常棒!不知道為什麼,令人想到書中TSUGI的四大軸心圖!就是會讓人看到那個概念圖就充滿滿滿的期待!

圖片來源:《地方設計》

四木設計 | 林建宏:

其實會提問到有什麼關鍵的共通性和要素,也是因為一路模索過來,雖然對於正在做的事情一直都有藍圖與規劃,但一面也兼顧著實際面的營運與獲利問題,所以時常還是會面臨理想面與實際面之間的拉扯與掙扎,我也一直在思考在這麼多的地方設計中,最後能長效並延續下來的,他們之間或許都是非刻意但因為具備某些要素,並達成一個微妙平衡,所以最終才能夠成為眾多案例中的典範吧。也謝謝奕屏的回答,讓我心中反覆思量的問題有了更鮮明的輪廓了,聽完你的分享的確也讓我們也更有信心,並且更加期待!

另外關於上一封信中獨漏的『導覽』部分,因為仍處於一個發散思考的階段,對於如何執行也尚未聚焦,所以只作為一個預計履行的目標在文中提及,目前僅有些很初步的構思,也趁著這次筆談的尾聲與你分享。

其實一直以來我們都明白,要讓地方設計這件事能夠被落實,如何與周遭不同性質的商家或團體串聯也是很重要的一環,畢竟單打獨鬥能做到的深度與廣度,定是比不上集眾人之力所產生的合作效益,長遠來看亦能促進地方自發性思考,這也是書中梅原真設計師提到的一個觀念。

 

而『導覽』這件事,我們構想並非只是旅遊行程的導覽,而是藉由挖掘探索並轉化說明,讓旅客與在地人都能『看到地方的光』(有感於graf 團隊的創意總監福部滋樹對於「觀光」的觀點)。

我們希望能作為基地與平台的角色,從己身發散一些計畫,這部分也會與自家店鋪的經營模式有緊密關聯,最初步或許是將店鋪也作為一個旅行導覽中心(畢竟是出車站後的第一家店鋪),除了餐飲與商品外,在店內提供散步地圖,並藉此規劃出不同於觀光踩點的宜蘭礁溪散步路線,也順勢可與理念相合的店家有更近一步的合作,又或者理想點來看,編輯一本屬於宜蘭的微型地方誌,以此作為採集地方文史或是生活樣貌的載體,讓旅人對於礁溪、乃至於宜蘭有更多層面的認識與體會。

這本地方誌可放置在我們的客房內供人取閱,或者成為途經店鋪的旅人們多家認識宜蘭礁溪的方式。與周邊商家串連後,期望可以依照商家的性質一起策劃各類活動,打開各自的場域進行不同類行的參與體驗。

此外,也許能夠與更多在地文史或其他地方創生團體串連,讓在地人與旅人,都能夠從不同面向再深挖礁溪與宜蘭的面貌,或許是各種體驗式行程、或許是史地的散步導覽,甚或是宜蘭的山海探索,有可能性與方式可以被嘗試。

以上是對於『導覽』的初步的想像,或許還很粗淺,想得也許不夠周全,但是我們期待能嘗試的一件事。期待將來奕屏準備撰寫台灣的地方設計時,我們也已經做一番成績,並能再將更完整的經驗心得與你分享。

圖片來源:Hostel Tomato
圖片來源:Hostel Tomato

 

 

 

 

 

 

 

 

 

 

 

 

《地方設計》| 蔡奕屏:

建宏提到『與周遭不同性質的商家或團體串聯』的部分,我想到的是書裡“寫在最後”的地方設計公約數(p316~317)的最後一項『多元的角色與多元的團體』,那裡想說的也就是這種加入大家、也把大家捲入的特點。我想這也是地方設計裡非常重要的重點之一。

另外,建宏提到『基地和平台的角色』,令我不禁想到的是D&Department的案例,這真的非常經典,橫跨許多業態,相信建宏看了應該也非常有感。

或許D&Department比較是全日本47都道府縣的層級,如果要縮小到一個縣級的話,我想首推的是上次也有提到的“鰻魚的睡窩”。

其實還有許多還想分享的,但就留待不久將來《地方設計》第二版的出版了^^(目前正在採訪當中~)

以及,最後的最後,

祝福Hostel Tomato!

請繼續源源不絕創造許多很棒的事物!非常期待!

 

 

網上分享

「7秒深蹲降血糖」編輯實測回饋

2021-03-04

男性生物,3分鐘從「理解不能」變成「理解無礙」!(上篇)

2021-03-04

發佈留言